终极

很难找到下家的底层写手,目前是ram rick受中心

扩列的话戳这里:1619785673

请不要再跟我说打不开了!!!!!


我特意说了很多遍这个只能微博内打开,因为我的系统已经几年没更新所以用起来很不方便,也有很多问题,我解决不了的。


只要在微博内打开!!!就可以!!如果没有微博就下载!!不用登录也可以看的!!实在不行看我置顶的微博地址!甚至不用下载!


真的,我每次一打开lofter就很多评论和我说链接的问题,这是我的错但是我又不能换个ipad什么的,我还是希望多一点对剧情和内容的评论啊😢

鸟笼【r18g】

#酒保morty x smooth rick/另一个坏脾气的rick

#这篇其实还好,但是有指交、暴力血腥描写请注意

#链接是要微博内打开,我不清楚电脑版能不能看,如果看不到可以试试点我置顶的微博链接

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358224638795188

因为换了新手机等等各种各样的原因lof发的同人会比较少比较慢,如果想吸rick还是请移步微博……。另外这个号其实也发原创,再提醒一下

p1到p4是zerover


zero rick不擅长拒绝别人


zero rick学会了拒绝别人

沉默的羔羊

#很雷很变态,r18g注意

#可以算em的故事但非常ooc

#有食人描写,别笑,真的


他盯着那件破破烂烂的白色大衣,做着最后的挣扎。他现在大可以把它扔掉,然后当一切都没发生过……




但最终他将脸埋在早已布满褶皱的大衣里面,深深吸了一口气———他嗅到了灰尘、土壤和呕吐物的气味,但都完全无法掩盖那甜腻的气味。他贪婪的嗅着那气味,就好像吸食毒品的瘾君子,于此同时,他也模糊地意识到,自己已经无法回头了。








morty已经多次在rick身上闻到那种诡异的甜味了,它刚开始还若有若无,淡的几乎让人注意不到,但从最近开始,它变得令人无法忽视了。甚至只要rick在附近,morty就能轻而易举的辨认出这种他已经熟悉的气味。它闻起来好像果酱、糖霜和黄油的混合物,甜腻的让人口干舌燥。morty不喜欢甜食,事实上,他甚至意识不到糖分对于他祖父的吸引力。这个年纪的男孩大都醉心于橄榄球、油腻的汉堡、啤酒、偷偷抽烟,精致的蛋糕不属于他们觊觎的范畴,如果某个男孩说他喜欢吃甜食,那他大概马上就会面临同学和朋友的排挤和冷眼。




如果不是rick亲口承认,morty也不会相信他竟然喜欢吃甜食,包括那些淋着厚厚的枫糖浆的薄饼和点缀着罐头水果的奶油蛋糕。没错,摆在香气扑鼻的面包店的橱窗里面,用哗啦作响的透明塑料袋和纸袋仔仔细细的包裹起来,一口就能吞下八个的那种小甜点。morty宁愿相信rick操过有八只眼睛的外星海盗也不会觉得他会喜欢这种和他毫无关系的贵族茶点。




但事实上rick的确喜欢吃甜点,他会拿着贩卖致幻剂得到的钱,穿着仿佛刚刚从《行尸走肉》里面偷出来的衣服走到柜台前,也许会和漂亮的女服务员调几句情,“是的,你像我过去的妻子一样漂亮”“我确定你的身材堪比尖叫皇后”,然后带着刚刚抢劫了玩具店的小孩一样的表情,抱着一大堆涂满奶油、香精、色素、防腐剂的甜点走出来




morty确信rick身上常年缠着的气味可不只威士忌和外星生物的血,如果他身上连一丝丝香味剂的味道都没有那倒是奇怪了。但这次他敢肯定,这种甜味绝不是来源于面包店里的精致甜品。那种气味如此的强烈,几乎像是从他的皮肤、骨髓、血液中渗透出来的。




morty也曾怀疑这又是什么稀奇古怪的发明,但rick什么都没有透露。他似乎根本意识不到那甜味源源不断的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停留在被他触碰的物体上、穿过的衣服上。它比融化的蓝胶更黏稠又比水还易逝,近乎存在于他待过的每一个角落。




当一种气味一直不间断的在你身边出现,大概最好的处理方式是无视它或习惯它,但morty发现自己哪样都做不到。这甜味像是一种诱饵,让他开始无法控制自己狂热的注视着那个狡狯灵敏的恶魔。




他带着某种不可名状的欲望注视rick苍白的手腕、脚踝、手指、颚骨……他无法认清这欲望的真实面目,然而他几乎是本能的恐惧着不断壮大的欲望,似乎有一个倒计时在不断的滴答作响,而倒计时的尽头是滔天的洪水,他盲目的寻找诺亚之舟,却连一根枯朽的浮木都无法找到。




他狂热的凝视着那近乎透明的皮肤下微微凸起的蓝色血管和像臃肿的树根一样突出的关节,他看到利刃一样的肋骨和微弯的脊柱如同被驱逐出伊甸园的蛇一样蜿蜒爬行,火焰一样燃烧的心脏不断流出糖浆一样黏稠的血液……




一切的起点不是甜食或气味,是rick。魔鬼的身边总伴随着硫磺的气味,这甜腻的气味就如硫磺一样使人涕泪横流,它钻入人类的肺叶和气管,使他们痛苦的窒息而死。大部分人不得已见魔鬼的真容,便愚蠢的将过错推给硫磺,但始作俑者却是坐在人骨,与秃鹫和蛆虫相伴的魔鬼。






他渴望的也并非硫磺,而是魔鬼。








morty发现自己开始很难找到理由和rick待在一起,他们安静的共处一室的时候很少,更多的时候总是rick在拽着他到处惹麻烦,再拽着他逃跑。即使他们没在疲于奔命,甚至只是以天气真好开头的闲聊,最后也总会以争吵结束。




morty不愿意承认自己的懦弱,但这是事实。他很少和别人发生争执,甚至连别人引起的争端也总是以他的妥协结束,但rick总有办法让他生气,让他大喊大叫甚至动用暴力,伤害他已没有多少残留的自尊心和正义感。因此他更愿意避开rick,虽然到最后他还是会和rick待在一起,这几乎像是个诅咒。




但当他发现自己不能离开rick时,这个莫名其妙的诅咒才真正开始生效。




那种甜味。他寻找着借口,将自己这种依赖归于那越来越浓重的甜味。他越来越不能忍受没有那种气味,他几乎像个痴迷于毒/品的人,一旦停止吸/毒便会变得脆弱易怒。




但他没办法整天的站在rick身旁,沉默的吸食那黏稠的甜味。rick会很快发现他的异常,然后嘲讽他,再把他从车间赶出去。




“rick,你、你之前有在别的宇宙生活过吗?”morty小心翼翼的问。他站在车间的门口,rick还在捣鼓他的机器,甚至没有回头看他一眼。




“来的正好morty,把锥子递给我。”rick头也不抬的回答。morty愣了一下,没有动手:“我只是想确-确定一下,这个宇宙是不是你原-原来的宇宙。”




rick不耐烦地看了他一眼:“是的。那现在你可以把锥子递给我了吗,morty?”morty还是没有动,他忽然想起了rick曾经说过无数次的话:他有无限个女儿、孙子和孙女,随时都可以丢下他自己制造的烂摊子跑去别的宇宙。




他知道rick在某些时候诚实的让人无话可说,但他也清楚自己不可能相信rick,rick是个毒贩、杀人犯,如果他想,没有什么是他干不出来的。但他会隐瞒这种事吗?不说出实情,仅仅是为了避免麻烦?




“…我不相信你说的,rick。也不是…但是你明白吗?我就是没办法相信。”morty盯着地板,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那种甜味似乎变了,虽然依旧甜腻,但掺杂了腐烂水果的糜烂气味,虽然外表还依旧诱人,但内里已经完全腐坏变质,已经能从发黑的皮肉中嗅到腐臭的味道了。




rick沉默了一会儿,嗤笑着说:“也许我确实抛弃过那么三五个宇宙…把那个宇宙的人当成汉堡肉吃掉或者用他们来种蘑菇?别傻了morty,我做了什么他妈的和你有什么关系?我随时可以去别的宇宙挑一个合适的助手,和你一样蠢,然后你就可以继续当你的八点档剧男主,在柜子里放Jessica的照片,每天穿一模一样的黄衬衫和蓝裤子,被同学霸凌、意淫AV里的女演员,活的跟你那个傻逼老爸一样。”




“…所以你就这样随便的把我们当-当成动物甚至食物?你-你真他妈是个人渣!”morty愤怒的向rick大叫起来,他无法忍受rick的态度,尽管他很清楚自己离不开rick和rick一贯对人的态度,但他仍旧忍不住对rick这种口吻发怒。他也隐约明白,rick根本不在乎他真正的态度和想法。




“别把自己当英雄,m-morty,你只不过是个废物。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想法吗?你在多重平行宇宙里面一分钟都活不下去,所以别他妈来指责我,你以为我在乎这个宇宙吗?你以为我在乎'家人'吗?你不会真的以为这样的人只有我吗?奴隶主靠着吃底下的废物生活,也有人靠着偷税来生活,人类靠吞噬彼此过活,而没有一个人会对此感到抱歉!”




他抓住morty的肩膀,把他推出门外:“去享受你那窝囊废的生活吧,你甚至连帮我拿个锥子都做不到!别总是怪我,morty,是你提出这些问题又不肯放下自己愚蠢的自尊心,而我要你做的只是递下锥子!”




morty绊了一跤,险些摔倒在门后,但他没有出言抱怨,只是直愣愣的看着rick,那种糜烂中带着甘甜的气味依旧缠绕在他的身边,他忽然意识到了那种不可名状的欲望是什么。




食欲。




他渴望的是折断那看似干瘦的四肢,剖开苍白凸起的胸膛和脊背,舔舐像糖浆一样黏稠温热的血液。那种附着在他身上的甜味越来越重,使他头晕目眩。morty踉踉跄跄的爬起来,冲向一旁的厕所。他不断的用冷水擦拭rick触碰过的地方,可那种甜味只是越发强烈,掺杂其中的腐臭味也越来越重,甚至像是沉重的石头压在他的肩膀上,morty膝盖一软,无力的跪在了洗手池前。




水顺着他的脸颊流下来,那种香气好像在撕扯他的大脑,他甚至能感受到有一把钝刀在不断的刮擦他的神经,刀子粗粝的边缘不断的划出带着血珠的伤口,过于用力以至崩坏的碎片落在他身边。从水龙头流出的水似乎变得黏稠了,他感觉到脸颊上一阵刺痛,像是被烙铁烫伤了一般———




他抬起头,镜子里并不是自己的脸,而是大笑的rick,他的嘴角一直裂到了耳边,下颚向下垂着,好像是脱臼了。血从他的口中和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渗出。rick的嘴在一张一合,从破碎的喉咙里发出嘶哑的气音。morty睁大了眼睛,感到胃部一阵收缩,遂即靠在洗手池的边上干呕起来。




当他再一次抬起头来,镜子里的rick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自己毫无血色的脸。




不知为何,morty知道rick想要说什么:“你离不开我。”




他无法反驳。










morty蜷缩在房间的角落,看着面前堆的到处都是的垃圾。这些都是他从自己房间的各种角落找到的。那些东西五花八门,基本上什么都有,但只有一个共同点———那是属于rick,或rick曾使用过的。




他甚至不清楚自己是从哪里找来的,有时在恍惚的状态下就会忽然惊觉自己正抱着一件沾满了灰尘的衣服、甚至正在撕咬一只衣袖。衣服上都是齿痕和被撕裂的口子,甚至还有肯定不属于自己的血迹。rick这样的衣服很多,因此虽然他藏起来的衣服不止一两件,但rick从来没发觉过。




也许已经发觉了,却没有说破。morty凝视着自己手中的衣服,不由自主地又开始啃咬起已经烂得看不出形状的衣领。他必须这样做,要不然根本无法让自己从恍惚的状态中脱身。


其实这都是徒劳的,morty意识到他不可能改变什么,但如果什么都不做,就这样等待着结果,他还是会崩溃。他和rick一起去过有其他morty存在的平行宇宙,他很确定自己和其他morty是不同的【或许仅仅是这样希望着】,但对rick来说这种细微差别根本和没有一样。对他而言谁是谁根本无所谓,他只是需要件防护服,或者能帮他递个扳手的跟班。




他会像大部分的morty一样坐以待毙,而rick会像个没事人一样,哪怕这一切都是因他而起。




morty第一次如此清楚自己的无力。










morty几乎以为rick不会再来找他了,他也许会像很久以前一样独来独往,反正他也不是非得有个帮手。事实上最近反而是他在躲着rick,而且还不仅仅是因为对自己“食欲”的恐惧。




他好像从来都没有了解过rick,他像个蹩脚的神明,随便的杀死不符他意愿的人,他不愿妥协,永远都是他在改变一切,更可怕的是他似乎从不出错,尽管morty知道rick是个邪恶的科学怪人,但他无法反驳他的行为,一切似乎荒谬又似乎没有任何误差。他像是一颗到处乱跑的小行星,但你又会觉得他有自己的轨道。




他鄙视权力,当他掌握权力的时候一切就会乱套,可他又不喜欢让其他“愚蠢的人”拥有权力。所以一切混乱只是因他而起,一切都是他的过错,他本身便是带来厄运的禁果。rick的一切都是那么模糊而诡异。他像个鬼魂,不属于任何地方。morty不认为家人真的能束缚住他或者怎么样,他从来不在乎任何人,而且以此感到自豪。




morty无法离开他,就像瘾君子从来拒绝不了大麻。但他不愿意再和rick扯上关系,他认清了rick和他这种扭曲的寄生关系,仅仅是这一点便能让他驻足不前了。




所以当rick突然闯进学校硬生生把他拽进传送门的时候,他着实吃了一惊,没有想到这么快rick就放下了上次的争吵。但这件事对于morty来说绝对算不上什么好事。再次嗅到那种糜烂的气味对他而言无异于是递给已经戒毒的人最强劲的毒/品。他之前所做的压制和让他恶心的事好像随时都要在rick面前败露。




他们坐在飞船中,周围可能有那么几十几百艘该死的外星战舰,可能有几百支黑洞洞的枪口指着他们,而且肯定比六七十年代糟糕透顶的弹簧枪要管用。如果是在平时可能他早就感到害怕了,可morty现在只能感到麻木。只有麻木,好像瘫痪者无可奈何的躺在病床上,等待着某个心怀不轨的家属扯掉最后的维生设施。




“有战争的地方总是很方便找我需要的东西,你-你在听吗?”rick往自己嘴里灌了一大口酒,但哪怕是最强烈的酒精味,也没办法掩盖他身上的气味。从骨髓、心脏、血液中渗透出来的腐败甜腻的气味。




morty呆呆的盯着自己放在膝盖上的手。




那只手。




他看到自己将rick触碰过的衣物和物品藏在床下、抽屉里。




那只手。




他撕咬着已经脆弱而肮脏的布料,咀嚼着其中逐渐消失的血液和汗水。




那只手。




他看到自己最深切的渴望。他看到自己用牙齿啃噬那苍白的指尖,舔舐光滑的骨节上浅浅的纹理。




morty看到被利刃割开的伤口,皮肤在逐步开裂,向两边延伸,它看起来像缓缓睁开的眼睛,或者正在逐渐绽放的花苞。他看到血迹、淤青、齿痕在rick的身上出现。




“你还-还在想平行宇宙那回事吗?我得说这种事一辈子也就能干三四次,就-就那么几次没人会在意,morty。如果你认为我是个人渣,那你可别忘记,我们都是一样的,我们是同谋。”rick讥讽的笑着说,“本质上也许你比我还残忍,你有时候打起架像个磕了药的齿轮人,虽然等到最后你不是把'功劳'推给别人就是吓得晕过去。”




morty麻木的听着,偶尔点一点头。他仿佛被浸在深水之中,那一个个单词如同被气泡包裹,在经过他身边时炸开,又被浪花和低低的水声卷起、掩埋。




“……战争………同谋…………”morty低着头,无意识的重复着。




那种隐约的甜味在逐渐唤起他的回忆,自从他和rick争吵过后,他似乎常常想不起来自己在做什么,压在衣柜最底下的破破烂烂的白色大衣、掉了毛的牙刷、没有盖子的酒瓶,有些时候直到他再次看到这些东西时,他才能勉强回想起一点当时的记忆。




———rick站在后院组装几个零件,也许又是个黄油机器人,morty不太清楚。某个没有打磨平的零件划破了他的手,或许是那个机器人做的……他骂骂咧咧的进屋找创口贴,回来的时候把沾着血的部件随便在地上擦了擦……




然后?然后他做了什么?是什么事让他肯定自己的挣扎是徒劳的?




“……而且如果宇宙真的有规则的话,那就是rick sandchez从来不在乎任何人。”rick说。morty听到了,他猛的清醒过来,抬起头看着rick。他直到这时才反应过来rick之前说了什么。




“战争。”morty几乎是无意识的吐出这个词。他意识到了什么事将要发生,而rick也有同样的感觉———他向morty扑过来,将他的脸按在发霉的座椅上:“不要动!他妈的别动,morty!”




“我们恐怕被盯上了,morty。这帮婊子养的……”他从大衣里掏出那把传送枪,morty还被他紧紧按在座位上,用余光看着他一边抓着方向盘,一边局促不安的把传送枪对着脚下。他能感受到那种浓烈的气味夹杂着rick手心的汗水向他蔓延过来,奇怪的是此时甜味似乎压倒了那种腐臭的气味,像是廉价面包店里加了糖粉的酸奶油味,莫名的让他平静下来。




接下来发生的一切仿佛像顺序播放的幻灯片,内容残缺模糊,但却坚决而残酷的映射在他的瞳孔中。硬生生的刻下了无法磨灭的伤痕。




一束激光打碎了飞船的屏障,径直穿过rick的太阳穴。他向前倒在了控制台上,手中的传送枪滑落下来。飞船失去了控制,摇晃着向前冲去,morty呆住了,他还保持着被按在座椅上时的动作,偏过眼睛死死的盯着rick倒下的地方,连血迹溅在了自己身上都没有意识到。




那种酸涩的腐臭味和甜腻的气味膨胀到了极点,从血液和破碎的肢体上不断的渗出。




———morty看到自己站在后院,看着那块已经干涸的血迹。他清楚的记得那时是半夜,他本应该已经睡着了,但总是会在恍惚中看到rick的手流着血的样子,和那块滴落在泥土上的血迹。在辗转反侧了几个小时后,他终于下定决心下楼去后院再看看。




院子中松软的土壤上残留着已经变成深棕色的血迹,几乎分辨不出哪里是泥土,哪里是血迹。




这就是你想看到的?赶紧上楼然后把这堆垃圾忘掉,不然你还在等着看什么?morty在心里自言自语道,但他没有动,一步都没有移开。




他忽然想起了rick在回答他时的眼神,几乎像是在看一个几岁的孩子,还正在把吐出的菠菜泥涂在墙上。不,那更像是在看沾着尘土的废物。




等到他意识过来时,他已经跪在了泥泞的地上,手里抓着沾着血迹的泥土。




morty呆滞的凝视着那片血迹,像是犹大看着因背叛而得到的金币。甜味开始从指缝中渗透出来,缠上了他,他愣了一会儿,忽然开始不顾一切的将腥涩的泥土塞进嘴里,费力的咀嚼着吞咽下去。蜗牛壳和破碎的骨头划破了舌头,他吮吸着自己的血和土壤中已经发散的rick的血液,那淡淡的甜味混杂着腐臭的肉味充斥着他的口腔。他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却没有办法让自己停下。




表层的泥土还算松软,但底下就开始变得又冷又硬,morty的指甲里都是泥土,他感到一丝丝刺痛从指尖传来,有几根指甲甚至折断在肉里,他丝毫不在意的把它们拔出来,像把植物拔出土壤。那种疼痛从血管递进到心脏,让他的全身都变得麻木。




泥土中混杂着恶臭的水分,但咽下去时依旧干涩,堵在食道中不上不下,他抠挖着嗓子,把裹着口水和胃酸的泥土吐出来,再咽进去。他甚至吃下了水泥地上抠出的泥片和血渣,混合着自己的欲望和难以实现的野心把这顿腐臭风干的美餐狠狠吞下。他不知道自己吞下了多少泥土,只是机械的重复着吞咽的步骤。




他不能再这样试探了,rick也许不会放在心上,可他知道自己根本就无法离开rick,这种若即若离的试探最终会让他崩溃。




rick也许并不算什么邪恶的魔鬼,但他的命运依旧和rick息息相关,离开他也许比直面他的本质还要困难。morty思考着,慢慢的站起来,带着满脸满手的血污摇摇晃晃的走向屋里。








“我没那么蠢,你也一样。”rick摆弄着手上的小玩意儿,“我只是不想给你做心理辅导,天,我可不是整天蹲办公室的所谓心理医生,如果你想找到自我认知之类的什么玩意儿最好去下水道找,如果你不想把这事弄严重了就别说出来,我不想知道你的想法。”




尽管这短暂的回忆中rick的声音很不清楚,但morty还是感到如坠冰窟。




他知道了?




他知道了。




他的脸出现在记忆当中,但却模糊的像被橡皮擦过的铅笔画,morty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答的,他只是感到一阵恶心,几乎就要吐出来。




四周突然出现了几堵高墙,变得狭隘起来,像是被血浸透的、红色的泥土从头顶被一捧一捧的丢下来……








morty缓缓坐起来,他发现自己躺在一片废墟中,周围都是金属和水泥碎片,刚醒来时的麻木已经彻底退去了,他逐渐清醒过来,感觉自己全身上下都在疼。




rick不在身边,但他没有急着去找。在原地发了一会儿呆,morty站起来,环视着四周,缓缓向前走去。




他早知道rick并不迟钝,自然会发现他的异样,但他似乎总在逃避正面对他说什么。因为那些不可估量的后果,他不会主动去了解morty或者对他生气,更不可能去解决问题。




但现在想这些还有什么用?要先找到rick,不管他是死是活……




morty有些惊讶的发现自己好像丝毫不在乎rick的情况,他在无意识的想象rick的死时甚至还有些莫名的兴奋。无论如何,最重要的是找到rick,他想。




周围都是各种各样的废弃物,有大型的船舱,也有瓶子什么的,甚至还有被随便丢弃的尸体,morty摆弄着僵硬的关节和疲惫的身体,一步步向前走去,不时撞到那些一人多高的垃圾堆,也顾不上躲避劈头盖脸掉下的金属碎块和灰尘。




他这样盲目的走走停停,忽然发现自己是在跟着那种熟悉的气味走,而那种甜味又一次变得浓郁的无法忽视了。




morty绕过几根歪七扭八的柱子,在一座已经塌了一半的建筑旁找到了rick,更准确的是,rick的尸体。




他的手臂弯曲成一个古怪的形状,断掉的骨头从皮肤中戳出来,小腿翻转过来,露出一道长长的伤口。腹部的衣服破了,一段肠子像是毛线一样挂在那里。




那种甜味现在更像是腐烂的水果了,那种甜味和腐臭味几乎像是缠斗在一起。但morty不再感到紧张不安,相反,他盯着那具支离破碎的尸体,感到一阵古怪的情绪。




rick死了。那个魔鬼死了,硫磺还残留在他的躯体上,但他死了。他的尸体暴露在凡间,逐渐腐烂变质,被蛆虫吞噬,像一个凡人。




morty大笑起来,他发出一阵古怪的、鸟叫一样的笑声,连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笑。他这样笑着,笑得直不起腰,几乎是爬到了rick的身边,直到看到rick的脸,他才停住了笑声。




rick也在笑。




他的下颚歪在一旁,脸颊两边被撕扯出了两道血淋淋的伤口,血一直流到他的胸口,已经变成了肮脏的深褐色。那两道伤口连着嘴唇,形成了一个诡异的笑容。




那种甜腻的气味又浓了几分,morty呆住了。他感到那种令他恐惧的欲望又卷土重来,一种强烈的饥饿感像虫子一样蚕食着他的理智,他笨拙的扑向rick,紧紧拽住了rick的衣领。




之前残留的笑容像被石膏固定在了他的脸上,他保持着一种古怪又僵硬的神情,撕扯着rick的衣服。那件白色的大衣已经破烂的看不出原先的颜色,他很轻松的就能把它扯成一堆破烂的布条。




他舔舐着rick身上已经干涸的血迹,像鬣犬舔着猎物的喉咙。




“人类靠吞噬彼此过活,而没有人为此感到抱歉。”他不知为何回忆起了那句话,却不记得是rick什么时候说的。




rick的身体僵硬而苍白,裸露在外面的一部分伤口甚至已经开始腐烂,morty顺着那些伤口撕扯着rick的皮肤和肌肉,他费劲的用牙齿撕咬,用还未长好的指甲拽那些呈条状的肌肉。很快他的手上就涂满了血,但他根本不在乎吞进去的是谁的血,只是凶狠的将所有的欲望都发泄在这具尸体上。




他的嘴里都是血,他的食物腥臭而苦涩,却散发着糜烂的香气。他捡起旁边的金属碎片,顺着腹部的伤口向上用力划过,那堆破烂的内脏露了出来,然而更多的却是已经生锈的机械部件,rick从来不是听之任之的人,尤其是对待自己的衰老,他抱有一种不易透露的恐惧。他用了这种方法来避免自己的衰老,然而却没办法逃避死亡,是的,也许他一直在逃避,但终归没有成功。




morty把那堆血污中的机械拿出来,但它们覆盖的地方太大,有些地方甚至链接着血管,他不得不用力拉扯,把连接处扯断。断裂的血管有气无力的喷出血液,溅在他的身上。他没有理会,继续拨弄着那堆肉块和机器。




满是血污的机器大多十分先进,那是有些人用一生的积蓄都无法换来的,然而morty随意的把它们扔到一边,就像对待普通的垃圾一样,他没有意识到,他现在已经和rick没有什么区别了。那堆机器被全部清理完之后,morty才意识到rick是有多么的衰弱。那堆剩下的器官大都已经萎缩了,显得rick瘦小的像一具小小的人偶,可以轻易的被损坏。他细长的四肢无力的摆在旁边,好像动一下便会折断,胸膛上凸出的肋骨也脆弱的像放置了几十年的瓷器,morty觉得此时rick不再是个近似神明的人,他是如此的老迈与弱小,甚至会让他感到怜悯。




morty盯着rick的脸,那张脸依旧保持着夸张的大笑,眼睛还睁着,虽然上面早已落了层灰,但依旧不能遮掩其中蓝色的光芒。morty厌恶的看着那下垂的下颚,伸手用力将它扳了回去,rick的脸扭曲的更加严重,但那个笑容消失了,他眼中那种若隐若现的狡狯的神情也随之消失了。




morty感到一种难以言喻的喜悦和满足,但这次他没有笑,只是将头埋下来,贴近那颗似乎还带着一丝温热的心脏,轻轻的撕咬着,舔舐那上面凸出的血管,直到自己的脸上布满了血污,像一只饱餐的秃鹫。




他抱着那具尸体,周围的血迹沿着地面的起伏而蔓延。










废墟中不分白天和夜晚,总是一样的灰暗,morty不知道自己和rick的尸体一起待了多久,只知道尸体已经彻底的腐烂,以至于morty无法再忍受下去,他早就找到了那把传送枪,也知道如何使用,现在他应该走了。




他没再看那具尸体,是的,那是rick,是他的祖父,一个疯狂的科学天才,可那又怎么样呢?它早已腐烂了,而且……




多重宇宙中有无数个rick。




他并不打算再回去。





















































是鱼。

有一张summer,她好帅哦

路人/rick 【r18】

双性、月经、枪管play,还有因为太着急写错的生殖器官避雷


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344802186500410

大家好,我又来污染tag了【


最后2p是空影老师家的美少女,她太可爱了我哭了

之前忘记发了……超模女装rick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