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

这儿cn阿终

是个关注的大大比自己粉丝多的小弱鸡。

lofter主全职、小英雄、阴阳师,盗笔哑舍淡圈。

杂食党,雷很少而且踩了也没关系【所以你为什么要说出来】雷all叶all耀。

开学周弧

花与鸟【童话梗】

花园里有许多灿烂夺目的花朵,像娇艳欲滴的玫瑰、太阳一样金灿灿的向日葵、纯白如雪的栀子花。
但是在花园的角落里,有一朵小小的、不引人注目的、淡蓝色的花,他只有一层软软的花瓣,每天,他都努力的张开花瓣,就算没有任何一朵花、一个人注意到他。他听说,花园外的河水很蓝很蓝,像他的花瓣,于是,他给自己取名叫蓝河。
花园里还有一只黄色的小鸟,他的翅膀是白色的,像天上的云朵一般纯净,小鸟的名字叫流云,是花园里的小太阳。
他每天都来到花园,同向日葵攀谈,与蔷薇一起舞蹈,他给这座花园带来了欢乐和阳光。
蓝河和花园里的花朵同样喜欢流云,只是,心里不知何时,生出有一点细细密密的仰慕,像久居黑暗的人们遇到冬日的阳光,急切的想要靠近,又害怕被光芒灼伤双眼。

蓝河每天躲在花园的角落里,默默地看着流云在花园里飞舞,悄悄的挪动着,把自己单薄的身体藏的深一些、再深一些。
他想,我要是能会飞该有多好!就算,只是离他近一些……
一次,只是唯一的一次,流云注意到了蓝河,他好奇地问:“呐,你为什么躲在这里?春日的阳光多么温暖,同我一起玩吧!”
蓝河愣住了,接着嗫嚅道:“我…………我是一朵花呀,没法离开这里,而且,我喜欢阴凉地方,没关系。”他撒谎了,花瓣软绵绵的垂下来,心虚的移开了视线。
流云没有疑心,挥动着翅膀离开了,他说:“下次,我再来找你!”

可是,流云已经很久没有来了,蓝河等了一天、一天、又是一天、直到过去了一个春天,他也再没有来到花园里。
蓝河坚信着流云不会忘记自己的承诺,还是每天早早地开放,努力张开浅蓝色的花瓣,将自己的身子渐渐伸向燃烧着的太阳。
流云没有等来,等到了几个顽皮的孩子,他们说:“啊,这朵蓝色的小花多么漂亮,为我们捉来的小鸟做个伴吧!”
说着,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挖出了蓝河的根茎,连带着底下的泥土。
蓝河被放进了笼子里,头晕目眩之后,他惊喜的发现,笼子里是他等候多时的流云。流云告诉他,他被捉到这里一个春天了,没有办法遵守承诺。
说这话时,流云闷闷的低着头,白色的翅膀蜷缩着,眼里的光彩一点点黯淡下去。
蓝河不知所措地望着失落的流云,竭力用自己细细的叶子拍了拍流云的脑袋,开口:“你看,我现在陪着你啊。”



渴。
这是流云和蓝河共同的想法,孩子们已经出去很久了,喜新厌旧的小孩子早已忘记了换水、添食,现在,正午的阳光照射着蓝河憔悴的茎干,窗外,一条清澈的河正淙淙流淌着,水声刺激着为了水分和食物绷紧的神经,成为了一种折磨。
流云望了望无精打采的蓝河,恍然大悟地说:“哦,我忘了,你不喜欢晒太阳的。”他伸出并不宽阔的双翼,替蓝河遮挡住强烈的阳光。
蓝河难过极了,看着流云天真地为他遮挡阳光,想了想,毅然开口说:“流云,你把嘴凑过来,吸取土壤里的水吧。”
流云疑惑的看了看蓝河,说:“这怎么可……”还未说完,蓝河打断了他,“没事,喝吧。”片刻,又补充道,“你看,我是一朵花,没有水也能坚持很久的。”
流云感激的用稚嫩的喙轻轻啄了下蓝河,然后将喙伸进已经有些干燥的泥土里,润了润干渴的喉咙。

又过了许久,孩子们还是没有回来,流云焦躁的在笼子里扇动着翅膀,铁笼被弄的左摇右晃。
蓝河低下头看了看自己干瘪的叶子,说:“流云,你把我的叶子吃掉吧。”他又这么说,“你看,一朵花没有叶子也可以活很久呀。”
流云歉意地望了蓝河一眼,哽咽着吞下了已经蔫了的叶子,蓝河忍着疼,向他笑了笑。

最终,还是没有等到孩子们回来,流云蔫蔫的,已经动都没有力气动了。
蓝河最后犹豫了一下,说:“流云,你把我吃掉吧……”流云没有反驳,只是笑着摇了摇头,用干涩的嗓子为蓝河唱了最后一支葬歌。

等孩子们回来时,发现了一朵枯萎的蓝色的花,一只死去的黄色的小鸟。
最小的女孩子流着眼泪,把已经死去的小鸟装在一只木盒子里,葬在了花园里,眼泪浸湿了棺木,最终渗入泥土,消失。
蓝色的花却被随便扔在路旁,再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他枯萎的花瓣,为他流一滴泪。


下一年春天,花园里长出了更多的蓝色花朵,没有人记得曾经藏在角落里的蓝河,但花园失去了一只黄色的小鸟,它唯一的太阳。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