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

这儿cn阿终

是个关注的大大比自己粉丝多的小弱鸡。

lofter主全职、小英雄、阴阳师,盗笔哑舍淡圈。

杂食党,雷很少而且踩了也没关系【所以你为什么要说出来】雷all叶all耀。

开学周弧

11:59的鬼

许博远觉得自己可能被一个鬼跟踪了。

向工作室请假去H市玩的这几天,一直都有一个青年跟随着自己,作为一个无神论者,开始以为是巧合,后来发现,不管怎么样,那个鬼都能跟在他身后,而且,除了他没有任何人可以看到那鬼魂。

晚上,和几位H市的旧友在饭局上待的久了,直到深夜才乘着公交车回宾馆。公交车里稀稀拉拉的几个人,那个鬼魂依旧站在身后不远处。

许博远有些烦躁,抬起手看了看手表,现在是11:59。传说,晚上十二点是恶灵和怪物出现的时候……许博远脑子里突然冒出这么个幼稚的想法,他甩了甩脑袋,把这个想法压下去。

这时,公交车停了下来。虽然离到许博远所下榻的宾馆还有一站,但他此时巴不得早点下车。他下车,准备自己步行回去。

但是他还是没有摆脱那个鬼魂的跟踪。直觉告诉他,他的身后肯定有人。许博远转过头,果然,青年还在他身后不远处不紧不慢地渡着步,他神经质地再次抬手看了看表,还是11:59,显然,表停了。

想着: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许博远一横心,开口道:“那个……鬼魂……先生,你跟着我很久了,有什么事情吗?”声音有些颤抖,不过他自己没有发现。

鬼魂有些惊讶,想是不知道许博远能看到他,片刻,他回答说:“那,你能和我一起去走走吗?”

许博远同意了,他不知道怎么拒绝这个鬼魂的请求。

鬼魂慢腾腾地在前面飘着,许博远跟在后面走,不知道走了多久,他有些累了,鬼魂却若有所失地开口说:“这里,有我的墓……”

许博远听了不由毛骨悚然,背后似乎传来一阵寒气。鬼魂没有发现他的异样,随意地接下去说:“对了,我叫苏沐秋。”

许博远犹犹豫豫地问:“那……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刚说完,他就后悔了,这么说,不是明显的戳人痛处么?还好,苏沐秋没有在意。他自顾自说:“车祸……我妹妹那个时候还很小,我带着她离开孤儿院不久……”话匣子打开了,苏沐秋东拉西扯讲了很多,他没什么讲故事的天赋,漏了很多,又拼凑起来,许博远勉强听懂了,都是他活着时的故事。

苏沐秋自己一个人说了很久,许博远知道了他有一个妹妹,他带着妹妹离开了孤儿院,又遇上一个志趣相投的好友,他们一起生活的平平淡淡,但很幸福。直到,他被一辆飞驰而来的车夺走了生命。

说到那时的一件趣事,苏沐秋猛然惊醒般,说:“好像很晚了……你该回去啦……谢谢你听我说话。”他这么说,拍了拍许博远的脑袋,透明的手却径直穿了过去。

他失落的看了看自己,朝许博远说了声再见,然后凭空消失了。

许博远感到一阵寒冷透过整个头骨,醒过神来,逃一般离开了墓地。

开始,许博远以为这件荒谬的事情结束了,可很快他就发现他错了。

苏沐秋开始每天来找他,向他讲述这些天看到的事情,自己以前的趣事。开始许博远有些不适应,但后来,他开始对苏沐秋有了好感,也会说一些自己生活中的事。

他们很快熟识起来,因为性格相似,相处的都很舒服,假期结束,苏沐秋也跟着许博远来到了G市。许博远开始习惯这样的生活,直到有一天。

苏沐秋没有来,许博远等了一整天,他还是没有来。在那一天以后,苏沐秋再没有来过。

许博远依旧进行着自己普普通通的生活,只是有时想起那个“鬼魂朋友”感觉像经历了一次长梦。

但是他不知道,在那天11:59,已经关机的电脑上出现了一行红色的字“阿远,我喜欢你”。那行字坚持了几分钟,但还是渐渐褪色,剥离,最后消失……

他也不知道,苏沐秋跟随了他更久,苏沐秋知道他认识叶修,但苏沐秋没有提起。

从那以后,许博远使用的所有卡的模型都会在头发上别上一把白色的小伞,那把伞很小很小,他没有注意到过。

这是苏沐秋留下的最后一件神级作品,也是最后一份私心。

评论(8)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