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

这儿cn阿终

是个关注的大大比自己粉丝多的小弱鸡。

lofter主全职、小英雄、阴阳师,盗笔哑舍淡圈。

杂食党,雷很少而且踩了也没关系【所以你为什么要说出来】雷all叶all耀。

开学周弧

从前有座山【叶蓝】

从前有座山,山里没有庙也没有和尚,只有一片郁郁葱葱的森林,一只老兔子在温暖的兔子洞里给一群小兔子讲睡前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只叫蓝河的兔子。为什么叫蓝河呢?因为他的耳朵尖是蓝色的,蓝的像森林深处那条小河。

蓝河一岁多,是普普通通的一只兔子,他自己一个人独来独往,从来没想到找一个伴。

直到有一天,他发现一只很小很小的狐狸,才刚刚断奶不久,藏在一堆叶子里奶声奶气的哭着。

蓝河本来应该离开,毕竟狐狸是兔子的天敌,多死了一只狐狸对他来说反而是好事。可是小狐狸那细细长长的哭声牵着他的耳朵,绊住了他的脚,他再怎么试也无法离开了。

蓝河心软了,想想这毕竟是个生命,就拖拽着小狐狸藏进了自己的洞穴里,感受到洞穴里柔软,温暖的泥土,小狐狸把本就细长的狐狸眼笑成了一条缝,蓝河看着小狐狸的样子,内心好像有一处抽动。

他有些气愤的想:明明是只狐狸还笑得那么好看!

不过还是惴惴不安的把小狐狸安顿在自己的家里了。

蓝河试着给小狐狸喂干草,胡萝卜,小狐狸看着他期待的眼神勉强咽下去,不过片刻又咳嗽着吐了出来。

蓝河有些失望,显然,食肉动物就是食肉动物,可是,他从哪里给小狐狸找吃的呢?兔子本身就是在食物链底端的啊,难道让他吃掉自己?蓝河抑制住这不靠谱的想法,看着小狐狸的眼神,他的心又软了。

于是蓝河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洞穴,决定碰碰运气给小狐狸找些吃的,说不定有鸟蛋之类的。

森林里危机四伏,蓝河躲躲藏藏走了一路,什么都没有遇到,中途还差点被野狗抓到吃掉,他只能垂头丧气的回到家里。

洞穴里没有小狐狸的身影,蓝河着了急,寻寻觅觅才在洞穴远处的一簇草丛中发现了嘴里叼着一张土拨鼠幼崽的小狐狸。

小狐狸显然没注意到草丛里的蓝河,贪婪的撕扯着嘴里的猎物,血溅了一脸都没有发觉。蓝河被眼前的情景吓了一跳,连连后退,却没注意脚边的树根,绊了一跤。

小狐狸发现了蓝河,放开嘴里的猎物跑向蓝河,蓝河吓得半死,只记得把自己蜷缩成一团抵御最后的攻击。心里不住的懊恼:就不该带一只狐狸回来!

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传来,相反,一阵温热凑上蓝河的耳朵。小狐狸仔细的舔着蓝河的耳朵,把脑袋上的血液蹭到了蓝河身上。

蓝河懵了,瞪着眼睛看着小狐狸把自己的毛发全部蹭上血液,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迅速的挣脱开,小狐狸无辜的看着他,歪了歪脑袋。

于是小狐狸就连滚带爬的把高他一头的蓝河拱回了兔子窝。

蓝河本来以为自己捡了只狐狸幼崽,养大了让他去自力更生就好,没想到狐狸已经有了自理能力,还赖在他的兔子窝里不走。狐狸长得挺快,过了一年多到了成年期,高高大大比蓝河高个两个头,还挤在小小的兔子窝里不肯走。

狐狸说自己没有名字,蓝河就给他取了个名字叫叶修,这是蓝河唯一算得上“养”了这只狐狸的地方。

“叶修你还赖在我窝里不走!?你都成年了不出去挖个洞打算一辈子窝兔子洞吗???”

淡灰色的兔子吵嚷着在红色狐狸的长尾巴蹦来蹦去,狐狸叼着片烟叶嚼着,乐呵呵的也不反驳。

叶修经常出去捕食,他答应了蓝河只吃些野鸡、牛蛙之类的。虽然每次回来叶修都把身上清理的干干净净,没有一丝血迹,完全看不出他吃了什么东西,可蓝河相信叶修不会撒谎。

好景不长。

冬季的饥荒来临了,一兔一狐已经一星期没吃到像样的东西了,饥饿蒙蔽了他们的感官,只是无目的的在雪地中行走。

但是叶修听出了点不同的东西,他听到了猎人和猎犬的脚步,如果他们一起跑开肯定有一个要牺牲,而且蓝河心软,如果他故意放水肯定会扑上来要和猎人同归于尽………

叶修看着前面慢慢移动的兔子,狠了狠心,露出狰狞的样子扑了上去。

蓝河从来没有想到叶修会真的攻击他,他能感受到狐狸的尖牙磨蹭着他脆弱的喉管。蓝河愣了片刻就反应过来,拼命挣扎,后腿蹬上叶修的肩膀,叶修的牙划破了蓝河的脸,不过他还是挣脱了。

他没有想到如果叶修不放水他怎么能挣脱。

蓝河没命的跑了很远,忽然听到身后一声枪响,看到浑身是血的狐狸被猎人拎走,瞬间明白过来。

他最后看到叶修留恋的看了他一眼。

蓝河拼命的跑拼命的跑,可是到达那里时叶修已经被猎人带走了,只剩下一摊血迹,已经被雪掩埋的差不多了…………”

大部分的小兔子已经不解风情的睡着了,只有一只最小的兔子好奇的问耳朵尖有一抹蓝的老兔子:“蓝团长,后来怎么样了?”

蓝河疲惫的笑了笑,用前爪拍了拍小兔子的头回答:

“后来?后来他们再也没有相见………”

评论(24)

热度(51)

  1. 殇影终极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