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

这儿cn阿终

是个关注的大大比自己粉丝多的小弱鸡。

lofter主全职、小英雄、阴阳师,盗笔哑舍淡圈。

杂食党,雷很少而且踩了也没关系【所以你为什么要说出来】雷all叶all耀。

开学周弧

文手挑战。

挑战人:终极
原作:全职高手
角色:蓝河【第一人称注意】【卡拟】



自己原有的文风:
挑眉露出不解神色,踏足下石质梯阶,一抹蓝色如淡墨于雪白画卷晕开,如微风迅速移到那人面前。

指尖抚上发梢,轻轻捻动疑惑看向面前人,看那人受惊转即露出一抹了然微笑,光剑抹上人面庞划开,一抹血珠滚落出于温阳中折射血色光芒,似是威胁。抬眸扫一眼那人惊恐神色,轻抿薄唇,音色温润如玉却是吐出悚然话语:

“谁告诉你蓝溪阁的人可以随意践踏?”



黑暗文风:
掖了掖身上破旧斗笠,握紧藏在斗笠下的刀子。

一步步走近小巷,鞋子慢慢敲打着地面,不紧不慢的发出声音在狭窄而空旷的小巷中回荡。

猎物。

看到前方依稀人影嘴角划出诡异的弧度,迅即冲上前去,斗笠在风中散开,发梢泛着白色的蓝色发丝松散开,微笑着听风声在耳边。

看那人疑惑回头,摇摇晃晃举起手中利刃直接刺向他的心脏,一瞬间,空气仿佛凝固了。

黑色蔓延过整个视角,好像无声的劣质黑白碟片。

过了几秒,血液汹涌自心脏溅出,他死死捂着胸口,耳边传来他无声的尖叫,浑浑噩噩再次在他胸口上用力补上一刀。愣愣看着他挣扎几下倒在了地上,望向半空的脸上凝聚着不甘和仇恨。

可是已经晚了。

血液溅在面颊,听得懂鬼魂磔磔的笑声和悲戚的嚎哭,神志逐步恢复清醒。

血、血………到处都是血……………




KUSO:
安静抿了一口手里的茶,听着周围小茶馆里嘈杂的讨论声烦躁的甩了甩脑袋。

直接一脚蹬在木质桌子上把茶杯甩旁边npc脸上,再一剑插桌子上。

“君莫笑君莫笑他怎么不上天呢?!?怎么不和太阳肩并肩呢???”



翻译腔:

少有的神采奕奕,看着几位十区会长那好像看到上帝被AK47扫射了一样的表情调侃道:

“哦亲爱的伙计们,你们看上去像吃了三年的仰望星空!”




【妈耶……写不好这个】





评论(3)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