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

这儿cn阿终

是个关注的大大比自己粉丝多的小弱鸡。

lofter主全职、小英雄、阴阳师,盗笔哑舍淡圈。

杂食党,雷很少而且踩了也没关系【所以你为什么要说出来】雷all叶all耀。

开学周弧

文字【医生喻x病人蓝】【上】

长发的医生温和的笑了笑,在局促不安的许博远面前坐下。

女孩子………?啊,精神科有女医生还是相当少见的呢………

医生伸手挽了挽长发,过长的白色外套悉悉索索的在椅子旁边散开,一缕金色的阳光洒在她的脸上,许博远看的有些发愣。

“您的病状?”直到喻文州开口问他,他才反应过来。

等等,这声音,是男的?许博远甩甩头让自己冷静下来,开始陈述自己的症状。

“………您知道我是一名作家,最近我开始出现了一种很严重的症状,看到一段文字后会自然的想象出那种幻象,如果看到普普通通的名字也会想出一种幻象………”

“而且,真的太逼真了!我现在整晚都睡不着,梦里交杂着白天看到的景象……”

喻文州又是笑了笑,在随身的笔记本上记录下些什么,回答他:

“很多作家都会出现这种症状,可能是对于自己的作品或对文学本身的执念太深产生了幻想。”

“您可以试试适当的休息一下,不用每时每刻扑在自己的写作上。”

许博远皱了皱眉,这种回答他听到过太多的医生说过了,他深吸一口气,局促的绞了绞手,开口:“我试过,不管用。”

喻文州认真的看了看他,随后伸手向他递过一张名片:“我个人认为,这种“疾病”还是很了不起的,接下来你先当我是在和你闲聊。”

“你看看我的名字?”

许博远如释重负的接过卡片,看了看,他不过愣了一下,随即马上就做出了反应:“你的名字……是在黑夜里,一片黑色的湖倒映出夜里的明月,月光慢慢洒下,好像渗透了整个湖;湖里有几条鲤鱼,不时跳跃着,它们是银色的………湖旁有一片小树林,风吹过树叶发出轻微的飒飒声………”

许博远微微阖着眼睛,好像沉浸在一个梦中,喻文州一手把自己的脑袋撑着,听许博远把整个景象描摹出来。

许博远讲述完了,猛的睁开眼睛,一下子清醒过来。

喻文州一副了然的表情,眯着眼睛伸长胳膊隔着书桌拍了拍许博远的脑袋。

“首先我想告诉你,你真的是个很厉害的作家;然后,我大致知道你的病因了。”

“我看过你的档案,你没比我小个几岁,年轻人嘛,不用总是一副压抑的样子。”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