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

这儿cn阿终

是个关注的大大比自己粉丝多的小弱鸡。

lofter主全职、小英雄、阴阳师,盗笔哑舍淡圈。

杂食党,雷很少而且踩了也没关系【所以你为什么要说出来】雷all叶all耀。

开学周弧

文字【下】

许博远愣愣的看着喻文州,脸上忽然漫上红色,他匆匆忙忙把自己的脸埋在衣领中,不敢再抬头看喻文州。

清秀的青年缩着脖子,想把整个人埋起来的动作看起来像只小鸵鸟。

喻文州看他这幅样子,忍不住笑出声来,把自己手里的本子递给他,轻描淡写的说:“照着这上面做,你很快就能好起来。”

许博远疑惑的接过来,却发现上面只写了一行字,医生的字意外的好看,那行字迹说的是:“参加一些活动,享受享受生活。”

喻文州看他疑惑不解,开口解释:“你对于你的作品执念真的太大,彻底进入这个境界。如果只是休息你还是每时每刻都在构思,必须得主动加入社会。”

他微微偏头思考了一下,长长的头发从肩膀上滑落几丝………他再度开口说:“以你的严重程度,短时间还是不能完全融入,约定个时间,下次我带你去“治疗”。”



下周日。

许博远尴尬的看着自己和喻文州握在一起的手,转头问他:“所以………为什么要去游乐园啊……”

喻文州剪了短发,显得没医院里那么朦胧了,他眯着眼睛看看许博远,紧了紧握着许博远手的左手:“这就是治疗,你别想逃避啊。”他们并肩坐在游乐园旁边供人休息的长椅上,看着前面熙熙攘攘的人群。

许博远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过那么多的人了,周围的人群有约会的小情侣、也有合家来的,就他和喻文州两个男人在这温馨的环境中显得格格不入。

喧嚣的声音不断透过耳膜传来,许博远又进入了一片混乱的环境,汗的气味、爆米花过度的甜味、游乐设施的金属味混合起来,他恍惚间好像看到一个巨人小丑向他走来,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他想逃离………

忽然手上一疼,许博远一下子清醒了不少,偏头看看喻文州,他少见的严肃起来,口中重复着“别去想……”

许博远面前的小丑慢慢慢慢淡下来,最后消失了。他清醒过来,发现自己紧紧捂着头,还试图蜷缩起来;他慌忙坐直,这下坐姿端正的像个小学生。

喻文州松了口气,伸手拍了拍他的头,勉强笑了笑。许博远缩了缩脖子,想,这人比自己大多少?怎么总是一副长辈的姿态……

“对了,你怎么把头发剪短了?”许博远想起自己前面的窘迫,红了红脸想拐开话题。喻文州捻了捻自己额边一撮短发,回答:“转换下心情而已。”

他不知从哪掏出一把奶糖递给许博远:“吃吗?刚刚在小卖铺买的。”“我不是小孩子………”虽然嘴里这么说,许博远还是老老实实剥开一颗丢进嘴里。

许博远嚼着嘴里甜的过分的廉价奶糖,看着身旁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把玩起一支钢笔的喻文州,又抬头,凝视游乐场上方好像比平常更干净的天空。

他默默的觉得,其实这种病晚点好也可以啊。

评论(10)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