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

很难找到下家的底层写手,目前是ram rick受中心

扩列的话戳这里:1619785673

鬼与盗墓者【伞瓶邪教注意】



盗墓者自失忆以后一直在墓里浑浑噩噩的找寻着自己的身世。

他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能做的就是紧跟着那些细碎的线索妄图找到自己的身世。他什么都不记得了,只知道自己姓张,要寻找自己的身世。

他到了很多地方,都只能找到一点点的痕迹,像雨后被阳光晒干的雨迹,但是仔细一看又找不到了。他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存在过,或许仅仅是个虚影。

盗墓者开始累了。

夜晚,他睡在一处公园里的长椅上,勉强的蜷缩起来,像一只猫。

半梦半醒间,他看到一个身影散发着柔和的白光走向他,盗墓者一向很警觉,他手一撑长椅一下子坐起来看向那个身影。

那个少年模样倒是清秀,样子不过十六七岁,可明显是漂浮在空中,身体是半透明的。他看到自己被发现明显的愣了下,随即开口:“你…………看得到我?”

盗墓者仍旧警觉的看着少年,少年有些尴尬的笑了:“对了。我………是个鬼。”他在空中慢悠悠的转了个圈:“这儿很少有人来,我看到你在长椅上睡着了,好奇就来看看。”盗墓者遇到的奇事不少,鬼魂也不是第一次见,就是从没看到过这般温和的鬼魂。

那少年接着说:“睡吧,我………不会伤害你的。”盗墓者看着眼前少年的笑容,不知为何平静下来,再看了看他,便抱着臂在长椅上坐着睡着了。

第二天盗墓者醒来,发现少年还守在他身边,一直漂浮在原地的位置。盗墓者有些诧异,那少年飘到他身边,也坐到长椅上,他蜷缩着身子,双臂紧紧抱着腿,他说死了挺久,没人能看到他,鬼也是会寂寞的。他问能不能跟着盗墓者一起走,盗墓者看着他落寞的神情,默许了。

从此这鬼魂就一直跟着他,就连在墓里也始终在他身边。盗墓者没觉得这和平时有什么不同,不过是身旁多了个说话的鬼。

听鬼魂自己说,他是车祸死掉的。盗墓者还发现他莫名对杭州有些留恋,就想着带他一起去杭州。

盗墓者一生见过的人不少,没有几个真心对他好的,这个鬼对他好,他就会全心报答他。毕竟,谁的心不是肉长的?

鬼魂听到他这极少见的主动提议,犹豫了下还是同意了。鬼魂在路上告诉盗墓者,其实他那时候有些害怕回去,害怕看到一切物是人非。

在杭州盗墓者很意外的找到了自己身份的线索,还有………鬼魂的墓。他看到了这一直都笑着的鬼魂难得冷下了脸,失神的盯着公墓里朴素的石碑,上面简单的写了三个字“苏沐秋”。

他看到了一个漂亮的女孩来扫墓,带来一束束不同的鲜花,鬼魂在女孩身前飘着,一句一句回答女孩的话,就算她看不到他。然后他看着鬼魂守着墓前的花,直到所有的花苞盛开,所有的花朵枯萎。

有一天盗墓者找到了一个有关自己身世的墓,他来到鬼魂的墓前问他这次要不要和他一起去,鬼魂第一次拒绝了。

盗墓者就自己离开了,回来的时候背着一把刀,和以前一样在墓中弄的伤痕累累,这一次那墓碑前再没了鬼魂的身影。

盗墓者没再看到那个鬼魂,善于观察的他却不知道,他从一开始就没看到鬼魂每一秒都在渐渐苍白、渐渐模糊。

直到消失。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