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

这儿cn阿终

是个关注的大大比自己粉丝多的小弱鸡。

lofter主全职、小英雄、阴阳师,盗笔哑舍淡圈。

杂食党,雷很少而且踩了也没关系【所以你为什么要说出来】雷all叶all耀。

开学周弧

瓷偶

#傀儡症,患者的身体会逐渐瓷器化,如果不吞噬心爱之人的血肉就会慢慢转变傀儡,吃掉心爱之人一部分的血肉能够缓解,但是只有杀死心爱之人然后彻底吃掉他/她才能痊愈。

疼。

大天狗现在只能感受到刺骨的疼痛,从指尖慢慢的升上来,病态的白色包裹住了温热的手掌,细微的声音从被狩衣长袖遮盖的手中传来。手指逐渐变得尖利,已经刺破了手掌中紧握的狩衣袖子。

“咔嗒。”

冷汗从额边流下,大天狗紧紧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呻吟出声。他的手颤抖着,已经抓不住手中纯白的狩衣。

他能感受到自己羽翼的尖端已经瓷器化了,冰冷继续延伸着,他好像沉浸在一片冰凉的虚空中。肮脏的角落里散发着各种糜烂的气息,他仍旧只能蜷缩着,希望这症状快点消褪。

“大天狗。”

黑晴明大人?!大天狗猛的一惊,条件反射站起来望向面前,翅膀划开糜烂的空气掀起一阵风,大天狗失去平衡差点摔倒,刚抬头就看到了一双黑色的眼睛。黑晴明冷冷的站在那里看着他。

“过来。”

黑晴明顾不上大天狗的意愿,直接拽过他的手腕,让尖利的瓷装手指狠狠的刺了下去,划破了颈处,鲜血浸湿了深紫色的衣服。

黑晴明轻甩手腕打开扇子半掩住脸,不知是厌恶还是麻木;大天狗怔怔地将染了血色的手收回,垂在身边,他能感受到自己嗜血的冲动越来越强烈了。

黑晴明缓缓开口:“吃吧。”大天狗的瞳孔猛然缩紧,他屈膝跪下面对着黑晴明:“属下不敢!”黑晴明不耐烦的皱了皱眉,直接将大天狗摁在自己肩膀上,大天狗被血腥味呛了一下,随即感受到了嗜血的冲动疯狂的充斥了整个身体。

他撕扯着黑晴明的血肉再吞下去,全身弥漫着一种奇异的快感,羽翼和指尖的瓷器化渐渐消褪,他忽然恢复了理智。

大天狗跌跌撞撞地跪坐在了地上,黑晴明冷漠的看着他说:“我了解你现在的情况,”他用折扇挑起了大天狗的下巴,“作为我计划的棋子之一,你还不能死。”

说罢,他转身毫不留恋的离开。大天狗摸了摸嘴边的鲜血,有些失神。

原来吾不过一介棋子么………也罢。


大天狗开始有意无意躲开黑晴明,他不愿回忆起空荡的小巷中黑晴明的眼神。瓷化越来越严重,但他仍不愿吞噬黑晴明哪怕一丝的血肉。

直到那一日。

最终,他们还是失败了,八歧大蛇还是被封印了,他们什么也没有改变。大天狗看着黑晴明面无表情的站在阴影中,竭力把完全瓷化的手在衣袖中攥成了拳。

黑晴明忽然转身,伸手拥住了大天狗,他说:“吃掉我吧。”大天狗局促不安的站着,任由黑晴明拥着。

“你还不明白吗?我现在活着的意义没有了,吃掉我活下去吧。”黑晴明轻笑起来,自嘲的对大天狗说。大天狗知道自己无法阻止,只能垂下眼帘,麻木的看着黑晴明将自己的手刺入他的心脏,血溅出滴落在大天狗的脸上。

黑晴明倒下的那一刻,大天狗觉得自己的心里好像被抽走了什么东西。他跪在那尸体旁,看着他慢慢僵硬、冰冷。他开始盲目地吞吃起黑晴明的血肉,划开黑晴明的皮肤,吞噬里面的内脏。

他感受到瓷器化渐渐消失,动作越来越吃力,直到最后,接触到黑晴明的心脏。他吃力的吞下那已经停止跳动了的心脏。

眼泪落下来,落在残躯上。大天狗任由眼泪落下,再虔诚地擦去,好像教徒对待自己最尊敬的神像。

最后黑晴明只剩下了骇人的骨骼,大天狗忽然笑了起来,他闭上眼睛,在骨架的额头落下一吻:

“您………希望吾活下来吧,黑晴明大人。”

“您也知道,吾心悦您………”

评论(3)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