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

很难找到下家的底层写手,目前是ram rick受中心

扩列的话戳这里:1619785673


蓝溪阁的小姑娘都喜欢抹点胭脂涂些白粉,毕竟姑娘到底都是爱美的。

为了图个稀奇,几个姑娘买了新的胭脂水粉拉了蓝河来化妆,说是帮忙,其实就是让蓝河做个模特。这几位都是和蓝河关系好的,他看她们期待神情不忍拒绝,刚答应就被拉了坐在红木梳妆台前。蓝河看着镜子,身后几位姑娘以袖掩口吃吃笑着,面上各有几分韵味,看着这几位古灵精怪的姑娘,蓝河心中却隐隐有些不安。

知月小心地沾了水粉就往蓝河脸上轻拍,蓝河本来肤色偏白,这一抹更是白的透明,似乎看得到底下的血管,水粉渐渐晕开也没有开始那么不自然,旁边两个姑娘一人一手拈了些胭脂托在掌心,抹匀了沾些拍一点在蓝河脸颊边上。

蓝河半阖着眼睛望镜子里瞥,只能说姑娘的确是有点功底,看上去比平常多了些许轻快,倒遮了眉眼间捩气。姑娘拿眉笔描了眉,蓝河眉本来淡,现在被描的深了又是细长,底下刚刚巧巧望下一弯,的确是好看。眼角被画了淡淡的水红色,透露出些媚态。

这样子乍一看是好看,只是很有些女子气。蓝河只当姑娘们胡闹,干脆闭了眼睛眼不见心不烦,任姑娘在脸上画。恍惚中似乎感觉到为首的姑娘挽起了自己的长发,只是希望她别再使什么坏了。

蓝河睡醒后才知觉自己身边已没有其他人,王不留行倒是站在身旁,轻声问:“醒了?”

他立刻发觉了镜子里自己挽着长发插着簪子,还画着女子的妆容,也没惊讶,挑眉啧了一声,懒懒望旁边一依,享受魔术师的拥吻:“又是计划好的?”

王不留行没回答,只是揉乱了他挽起的一头长发:“你什么样子都好看。”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