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

这儿cn阿终

是个关注的大大比自己粉丝多的小弱鸡。

lofter主全职、小英雄、阴阳师,盗笔哑舍淡圈。

杂食党,雷很少而且踩了也没关系【所以你为什么要说出来】雷all叶all耀。

开学周弧

七日蝉【原创】

Day 1

我是只蝉。

所以注定生在一片喧嚣中。


那片树林很大很大,我不喝任何一滴树脂,不眠不休,也是一辈子都走不完。当然,我只能活七天。

那里的每一棵树上都有无数的同类,他们聚集在一起,用自己肚子上的发声器官不停的发出单调的声音,妄图吸引异性。我听不到声音,我尚未钻出泥土时自然也看不见东西,可我能感受到那些喧嚣所造成的颤动,有规律的从我身边的四面八方传来。

我从一颗卵开始孵化,那时我还不知道我生在一片林子里,只知道周围的一切都被温柔湿润的泥土包裹,温热的泥土就是我几年来唯一的住处,在泥土之中有几棵植物,它们嫩白的根茎会滋生出甜蜜的水,这是我的食物,我所吮吸的乳汁。我用细长的吸管吸取它的白色汁液,这支持我活了很久。

我不知道我的父母是谁,他们只是这些来来往往的生物中普通的一员,活着当然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

我在深深的泥土下埋藏了好多年,不断的成长,终于有一天能离开我居住了许久的地方。我用锤状的脑袋不断地敲打着上方湿润的泥土,用细细的腿脚抓住身旁的软泥,不停的向上钻,有时遇到坚硬的石块或植物的根茎,我就试图绕开,甚至把较小的石块扒到一旁,移开这些障碍物。然后,继续进行我枯燥乏味的工作。我这样麻木的向前爬,忽然,我的触须感受到了前方湿润的空气,我终于打开了一处可以通过的洞口。

我从满是腥味的泥土中爬出来,艰难的爬上边缘的一片坚硬的高地。我浑身都是湿透的,粘着某种黏稠的液体,这黏糊糊的感觉让我肚子上的整片骨头都不太舒服。毕竟,我的骨头长在身体的外面。

我在不时吹过的强风和同类带来的轻微颤动中颤抖着,这种颤动比我在地下感受到的更强。我感觉周围的东西都那么巨大,而我这么渺小,像一颗沙子在茫茫的沙漠中。

周围的热风仍旧不停的吹着,我烦躁的摩擦着八条细长的腿,试图动动我的两根触须探查周围的环境。

我感受到身体最外部的皮肤开始起皱,硬化,逐渐变得僵硬、燥热。我不安的挪了挪身子,感觉到自己开始呼吸困难,闷热的有些难受。

我想从这囚禁我的躯壳中逃出来。

我勉勉强强把腿往壳中收了收,其中一条腿却还卡在壳中,我更加用力的把那条腿拔了出来,颤了颤身后的翅膀。硬壳似乎有点撬动,我更加着急的把身子一点点向后撑,用力把翅膀展开,同时用腿竭力向后蹬。

壳裂开了一条缝隙,我欣喜的往后撑,挥舞着皱巴巴的翅膀想要钻出去,那条卡住的腿却又出了岔子,我的身体半悬在空中,那一条前腿却卡在壳内死活出不来。

我努力一挣,从壳内退了出来,摔在了地上,背上的骨骼很好的保护了我,我没有摔伤。

周围的景象果然像我想象中的一样,我的壳还留在那节台阶上。周围都是高大的树,风很大,慢慢拂过我的翅膀,皱巴巴的。薄薄的一层皮在风中发抖,还沾着壳内的液体。

我支棱起软软的腿脚,慢慢展开稚嫩的翅膀,升向微风,升向阳光。

温暖开始渐渐充满了我身体的每一个角落,照亮了我两只黑色的眼睛。先是从翅尖,再从细小的足尖,温暖的风拥抱着我,我觉得自己好像在飞舞。

对,飞。

皱巴巴的翅膀上早已不再湿润,每一个褶皱都开始平整,我仿佛听到了花蕾裂开的声音。最终翅膀在温暖的风中彻底展开、平整,它们颤动着,渴望升向空中。

一种奇异的本能驱使着我慢慢展开双翼,缓缓扇动起来。翅膀扇动的幅度逐渐变大,已经看不到翅膀的全形了,只有白色的模糊影子依稀可见,我渐渐腾升起来…………

我就是诞生在这个普通的夏天里的。

评论(1)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