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

这儿cn阿终

是个关注的大大比自己粉丝多的小弱鸡。

lofter主全职、小英雄、阴阳师,盗笔哑舍淡圈。

杂食党,雷很少而且踩了也没关系【所以你为什么要说出来】雷all叶all耀。

开学周弧

星星

#想要摘取星星的盲人画师梗
#大久x若欧注意避雷

八木是颗星星,哦,现在他是颗落下的流星。

他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出现在星空中的,不过他总是执着的闪烁的,就算他那么小那么黯淡,在一大片璀璨的星空中那么不起眼

虽然星空中有很多星星,也都发着光亮,但八木觉得星空中很冷。明亮的星星们总是很高傲,他们看不起这颗小小的星星,甚至不愿意和八木说一句话。

有一天他看着星空下灯火通明的世界,忽然想到:他为什么不下去看看呢?说不定下面的世间不像天上那样寒冷。

有了这样的想法,八木从星空中坠落下去,从一颗小小的星星变成一颗小小的流星,落到了灯火通明的世间。

他落在一片废墟里,周围只有泥沙和破碎的木头,这些乱糟糟的东西划破了八木的身体,他第一次发现原来底下的那个世界也没有那么漂亮————至少没有星空那么纯粹的干净。

他勉强站起来,绕着这堆乱七八糟的东西转了一圈,却发现在这些东西的角落有一个小棚子。那个棚子是被树枝和帆布胡乱支起来的,有种意外的荒凉感。

他好奇的翻动了棚子里一团一团的帆布,无意中翻出了一幅被帆布包住的画。

画的是星空。

很漂亮。八木不知道这是种什么感觉,但是当看到这幅画的一瞬间,感觉自己还在星空中。

每颗星星都离的很远,但是又像磁铁一样互相牵引,天空是深蓝色的,颜料似乎还没有完全干透,像仲夏湿漉漉的雨夜。

很温暖。

他又翻出了其他的几幅画,画的全部都是星空。有冬日里稀疏的几点星光努力的闪烁着、春天星星里掺着的一丝丝薄荷味、还有秋天,那蓝色的颜料像是随意泼洒上去的。

忽然身后传来了响动,八木回头看到了一个青年———应该是这些画的主人。

那青年没有惊讶于陌生人的到来,只是摸索着回到了棚子的最深处,抓出了一大把刷子,拿着脏兮兮的颜料瓶开始在支起的画布上涂抹。

他涂抹的毫无规律可言,只看到纷乱的颜料像雨点一般大颗大颗落在画布上,可渐渐的,八木看到了一个轮廓———是一颗很小的星星。

画师一次次避过那个轮廓,直到蓝色布满了画布他才开始为那颗星星添加颜色………画师画的很认真,浅黄和白色拉拽着星星一圈圈旋转,这样周而复始,直到那颗星星变成了画面的中心。

只是颗星星,却能像太阳一样耀眼。八木看着这些纷乱的颜料着了迷,他仰起头问那个画师:“先生,我很喜欢这幅画,你可以把它送给我吗?”

画师左右环视了一圈,然后笑着朝八木的方向点了点头:“你喜欢我的画………真好。”八木这时候才发现天已经破晓,他看到画师的眼睛无神的盯着前方——那是双盲人的眼睛。

八木至此以后就跟着画师。画师叫绿谷,目前是八木唯一认识的人。

绿谷有时候教八木画画,可八木总画不下几笔,画师无奈的叹口气,由着他去了。有时侯绿谷会带八木去集市,两个人都穿着破破烂烂的坐在小摊上卖画;用些零散的硬币换衣物和食物。

八木刚开始觉得很新奇,集市上有拿着塔罗牌的占卜师、有留着奇异发型的吟游诗人、还有各种各样有趣的小东西。

但是他很快就发现很少有人会注意坐在角落里的盲人画师,也很少有人注意到那些画。

真奇怪………明明是那么好看的画。八木这么想。

绿谷对此好像已经习惯了,他不管有没有把画卖出去,还是会每天用零钱买两个白面包,和八木一起吃完。

他们的生活实在太过单调,但是他们都没有提出怨言。每天出去卖完画,一起在燃起的篝火前聊天的时候是他们最快乐的时间,为了这短暂的快乐,任何苦痛都会被忘记。

绿谷告诉过八木,他不是生来就是盲人,因为看过那么美丽的星空,所以才会有遗憾,所以才会想画出当初看到的星空。

他说,他一直都想摘一颗星星。

八木开始没有多想过,直到他看到路上的一家店铺,柜台上出现了“星星”。

那是一颗水晶球,透明的液体里面漂浮着一颗发着光的“星星”。很像画师曾经画过的那颗星星。

八木帮卖面包的人打下手、帮卖各种装饰品的人搬箱子,一点点存住了足够买那颗星星的硬币。

那天下着很大的雨,绿谷和八木蜷缩在小棚子里,八木紧紧攥着手里的硬币,纠结了很久,最后下定决心顶着雨跑了出去,甩下绿谷的劝阻。

还是来晚了。那家的店主嘟囔着,说那个水晶球已经卖出去了,你来晚了。八木愣愣的站在门口,外面的雨声淅淅沥沥的,吵的让人心烦意乱。

店主的女儿好心地塞给他一把金色的幸运星,他神情恍惚的接过,回到了那个棚子里。

八木闷闷不乐的把那把星星放进担忧的画师手中,画师捧着被雨水浸湿的幸运星,低下头无声的笑了。

绿谷摸索着,小心地抱住内疚的八木,在他耳边轻声说:“你看,我已经抱住我的星星了。”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