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

这儿cn阿终

是个关注的大大比自己粉丝多的小弱鸡。

lofter主全职、小英雄、阴阳师,盗笔哑舍淡圈。

杂食党,雷很少而且踩了也没关系【所以你为什么要说出来】雷all叶all耀。

开学周弧

人鱼【通环】

#王子通x人鱼王子环



今天的天喰环也是在被催婚。

一众人鱼公主都甩着尾巴围在他周围,努力想引起这年轻的人鱼王子的注意力,天喰为难的看着周围的一圈莺莺燕燕,试图找个什么空子溜回去。

不过一会儿,国王挥舞着手中的权杖游了过来,那群公主瞬间刷啦一下散开,转而围着国王去了。天喰如释重负,忙找了个角落把自己藏起来:“想回家………”

他歪着头默默思考了一下,摘下身上所有带着闪光的装饰品,披上黑色的斗篷,游向宫殿一处幽暗的隧道———那儿通向宫殿的外面。

在狭窄的隧道中撞到了好几次头,鱼尾巴被碎石子摩擦的伤痕累累后,天喰终于找到了隧道的尽头,他蜷了蜷身子,自言自语道:“所以说我不喜欢走隧道………”

他缓缓的扒着隧道的边缘,掀起那带着华丽流苏的挂帘,游出了洞口。正在沏茶的海女巫这时就看到她家挂帘的下面游出了一大团漆黑的布料。海女巫的屋子乱七八糟,到处都是奇怪的道具,甚至还有不会被水浸湿的塔罗牌。

“哦,哦,天喰你又来啦!为什么要披上黑色的斗篷?你每次都这样!我差点以为你是那些无趣的同类………”

名为波动的海女巫喋喋不休的说着,完全没顾得上照顾灰头土脸的人鱼。

等波动终于注意到天喰后,她安静下来,把沏茶用的铜壶的尖嘴上插入一个透明的方形茶包,看着里面的茶叶一点点被导入茶壶。

她端起壶,摇晃了几下给自己面前那个看上去不堪一击的气泡上插上壶嘴,把琥珀色的茶倒了进去。性急的女巫直接把泡泡扔进嘴里,随即烫的直吐舌头:“哦老天!海底真是麻烦!”

她又晃了几下那个壶,拿起旁边一个气泡把茶水灌进去,甩甩手把气泡丢给天喰:“喝吧!应该不烫了,不过或许这该称之为吃……你又是来“逃婚”的?”

天喰手忙脚乱的将气泡拈过来捧在手上,偏头小声嗯了一声。

波动毫无形象的趴在有着奇怪花纹的桌子上,慢慢吮吸着嘴里的气泡,含糊不清的说:“哦,那我帮不上忙,勉强让你躲个几天还行……但是拜托等你真需要我帮忙了再找我,我这儿可被国王的卫兵弄塌好几次了!”

天喰点了点头,低声说:“抱歉。”他瞥了几眼波动的屋子,想找到除了回去以外的隧道,但以失败告终。

波动一口咬破了气泡,吞下了溢出的茶水,指了指一个发着光芒的头骨:“那边有个暗门,通向很远的海面……我的暗道可都要被你用光了老友!”她朝天喰挥挥手:“都是朋友,没什么抱歉不抱歉的,快走吧!”

天喰勉强钻入暗门,又是一通磕磕碰碰,基本是伤痕累累的浮出了海面。这时已经很晚了,他下意识的朝着一片朦胧的光游去…………

等他清醒过来的时候,他已经睡在了一艘巨轮的甲板上。有几个穿着破烂的人好奇的翻动着他的尾巴,见他醒了也没有停下。

天喰听见那几个人说:“献给国王吧……”

“这可是相当宝贵的物种………”

“会伤人吗?”

“不知道……”

那几个人丝毫没有把他当同类看,甚至觉得他像一个“东西”,而不是和人类一样的生物。天喰有些害怕,想要挣脱却发现他已经被麻绳捆上了,破旧的黑色斗笠被撕扯的更烂了,贴在身上湿漉漉的,让人感到不快。

忽然一个金发的家伙大大咧咧的拍上为首的人的肩膀:“放了吧!”那人一回头,吓的结巴了:“王、王子殿下??!”旁边的人忙散开,就差没跪下了。

那个人就上前把天喰身上的绳子解了,一打横把天喰抱起来,徒步下船,把他小心的放回了水里。天喰开始时险险吓的叫起来,却发现这大个头的人倒是很温柔,这几下连一片鳞片都没有碰掉。

那家伙咧着嘴朝天喰挥挥手:“我叫通形百万!下次有机会没准儿能见到!”天喰还是留着对那艘船的恐惧,没等到他说完,一头扎进了水里。



“我说……你想上岸?就为了找一个人?”

波动惊讶的看着天喰,不安的摇晃着勺子,搅拌着手里气泡中的药剂。天喰低垂着头,小声嗯了一声。

波动叹了口气,问他:“你真的百分之百确定?不会反悔?”天喰揪着自己的手背,仿佛在这一瞬下定了决心,使劲点了点头。

波动狠狠闭上眼,再睁开,然后起身从屋子里挑出一个小瓶子递给他:“在日出的海边喝完就可以了。”她看着天喰的表情有几分怜悯:“你一上岸就会变成人,但如果触碰大量的水就会变回人鱼。而且变化的过程还是很疼的。”

天喰抬头感激的说:“谢谢。”波动眯了眯眼睛,观察着他脸上的神色,忽然换成了一副调侃的样子:“看来你找到真爱了啊……”

天喰浑身一颤,脸上瞬间染上红色,摇着手慌忙拒绝:“没有…………我只是去找他报恩!”

不过他内心回想着通形帮助他的时候,那时候太过恐惧,以至于内心没能感觉到一点触动,但他真的没有对那个人出现的一瞬心动吗?

像太阳一样……但又不会被灼伤。

波动起身冲他挥挥手:“明天见,不对,以后见啦!”

天喰披上一件新的黑色斗篷,顺着波动那曲折的隧道到了海岸边。

此时刚好是日出,周围还是有很多轮船,他挪动着爬到最近的一块礁石旁坐下,也顾不上会不会再次被捉到。

天喰一口吞下了那瓶药水。没过多久,他就感觉到了钻心的疼痛,那疼痛自尾巴尖部蔓延上来,一点点缠住他的全身,好像鳞片和皮肤被一层层剥去,露出底下的血肉。

他没有坚持住,只好任疼痛将意识一层层剥离,直至最后昏倒在了海边。

等他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通形抱在怀里,身上裹着一件白色的衣服。那个上次救助过他的人还是大大咧咧的笑着,问他:“你醒了?”

天喰的脸瞬间烧了起来,他往后蠕动想要离通形远点,却被绊了一下,他往下一看,发现他真的有了两条人类的腿。

通形说:“好巧!我刚巧看到你晕倒在附近………我好像说过我们会有机会再见吧?”他呲牙笑着,像天上漏出的一缕阳光。天喰低头试图掩饰脸上的红云,他迷迷糊糊的想:

果然还是……太丢脸了啊。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