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

同人淡圈,只吃不产,原创亲妈。

扩列的话戳这里:1619785673

故事

#吴邪没有完全忘记以前的事情,只是忘记了谁是谁
#想了想还是算无差

“小哥,你又来了?”吴邪咧了咧嘴,朝门口的人笑。张起灵点了点头算是回答,走过来帮吴邪搬动他手中那把沉重的藤椅。

吴邪静养的村子很冷清,年轻人都走的七七八八,留下的只是些念旧的老人,常年闷在家里的。院子里很安静,只不时传来些鸟类的叫声,这些叫声往往持续不了多久,想来它们也觉得自娱自乐无趣了。

院子里有一张桌子、两把藤椅,都旧的看不出原本的颜色,摇摇晃晃的都撑不下一个人的体重。吴邪倒不在意,靠在椅背上只等个机会开口————这么多年张起灵没变,包括不会主动挑起话题这点。

“上次讲到哪里了……”吴邪轻叹了一口气,“老了,记性不好。”他闭上眼睛,努力回忆了一下才开口。

“西冷印社总隔很久才来一次客人………”这个开头张起灵不知道听过了几次,吴邪总不记得讲到哪里,干脆重新开始,于是这个尚未结尾的故事一直都停留在开头。自吴邪失忆,变成这个样子之后,张起灵就天天来,听这个故事的开头。

吴邪为什么变成现在这样,疑团一直很多。

胖子死的早,和许多干这行的一样,死前还扒了几碗饭,一觉就睡过去了,他一生没留遗憾,没有要记挂着的东西。吴邪自己一个人去替胖子扫了趟墓,回来就这个样了。

问的人也多,都找不出什么毛病,也就这样了。

张起灵想这件事的时候还是那副波澜不惊的样子,吴邪不清楚他有没有听,也不想去在意,絮絮叨叨的接着讲下去。

说到那时候一件趣事,吴邪弓起背干笑了几声,又自顾自被呛的咳嗽起来。张起灵从桌子上斟了些茶水递过去,吴邪把水灌下去压了压,咳嗽好歹是停下来了。

天色渐渐暗下去,老人幽灵般干涩的声音还在叙述着那时已经陈旧的故事………

静养的日子一天天一年年过下去,张起灵和吴邪都不知道究竟过去了多久,只是慢慢养成了习惯。张起灵知道总会有个人等着给他讲故事,吴邪知道有个人要听他的故事。

后来又断断续续过了几年平静日子,吴邪去世了。

张起灵去了他的葬礼。没有来多少人,祠堂里很安静,安静的让人心慌。站在后头的几个人窃窃私语着,他们并不认识吴邪,只是为了长辈的面子被硬拉过来的。

那一天是夏天,吴邪穿着一身厚重的旧式中山装入土,张起灵想吴邪肯定会觉得热。

黑色的棺材里,吴邪看上去真的格外苍老,皱纹像倔强的爬山虎爬了满脸,头发白的并不彻底,还掺杂着几根稀疏的黑发。张起灵曾经看过许多这样的老人,如沉寂的古董被掩埋在墓道深处。

但张起灵第一次看着一个人加葬,只有一个想法固执的占据他心里的每一个角落————以后他真的没有家了,没有人会等他回家了。

故事的开头还没有讲述完,却已经到达了结尾。

评论(1)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