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

同人淡圈,只吃不产,原创亲妈。

扩列的话戳这里:1619785673

小孩子

#一个非常有病的梗,通环同居设
#源于自己的图


1.

当通形和天喰赶到的时候,医院的休息室里已经围了一圈人。

绿谷看到他们两个来了,一脸的如释重负:“通形前辈,天喰前辈,这次发生的事解释起来有点麻烦………”

绿谷解释说,波动没有受很严重的伤,但是那个敌人的个性是让人变回小孩子,而波动刚好中了这个个性。

通形心急,还没听绿谷讲完就推着天喰一块走入了病房,和他们一起出现在病房里的是波动的声音:“爸!!!妈!!!”声音变得有些稚气,但听得出是波动。

        通形一愣,拉着被他推的差点摔进去的天喰迅速的退出病房把门摔上,他有点懵:“什么情况?”绿谷的神色有些古怪:“中了这个个性的人,会把自己第一眼看到的人当场母亲,第二个看到的人当成父亲………”

听到病房里已经开始传来抽抽嗒嗒的哭声,绿谷尴尬的补上一句:“而且离不开被自己认作父亲和母亲的人。”

“那么按照现在的情况,波动前辈就拜托两位照顾了!”绿谷说完就匆匆的走掉了,毕竟这次的行动伤员很多,根本来不及照顾。

休息室里的人陆陆续续都去探望别的伤员了,只留下通形和天喰面面相觑。

天喰被这一事实冲的晕头转向,思考了好久才能说出话来:“………先把她带回去吧。”通形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毕竟,这也是现在唯一妥帖的决定了。

2.

虽然说带是带回来了,不过两个人都不知道怎么带小孩子。

波动坐在床上揪着被子玩,大概因为平时就天真的像个小孩子,看起来也没有多大的违和感。

通形看了看波动身上明显很旧的衣服,下定决心:“总之先帮她买几身衣服吧!”

于是这个头脑一时发热的家伙拽着其他两个到了附近的一家商场买衣服。

这家商场很大,要是走岔了一时半会回不来,一开始两个人还有点担心波动走丢,时不时回头看看她,还好她一直都跟在后面,没有走开过,他们也就放心了。

天喰是很少出来的,通形购物的时候也很少,绕了好半天还没有找到卖童装的,两个人对着路标牌出了一头的汗,努力研究着又绕了几圈。

走了半天,在经过玩具柜台的时候,波动忽然叫了起来:“爸!!!妈!!!我可以买这个吗!”走在前面的天喰突然听到波动的声音,吓了一跳,无意中拽了一下通形的袖子,用力过猛,差点把通形的袖子拽下来。

通形也被惊到了,猛一回头,看见波动把一个脏兮兮的海绵宝宝玩偶举的很高,那个玩偶破破烂烂的,看上去就像是从垃圾堆里捡出来的。

通形和天喰很久以前就知道这位朋友的固执程度,光靠劝肯定劝不动。通形倒是很奇怪波动怎么选中这么旧的玩偶:“你从哪拿过来的啊?”

波动抱着那个玩偶不肯撒手,眼睛亮晶晶的盯着通形和天喰,也不回答,也不愿意离开那个玩具柜台,这样坚持了几分钟后,他们毕竟赶时间,还是妥协了,拎着那个玩偶去柜台前结了帐。

那个售货员一直以一种奇怪的目光看着这三人组合,天喰好几次想把自己埋到角落里,终于还是忍住了。

接下来在童装区随便买了点合身的衣服让波动换上,通形和天喰就急匆匆的拉着波动回去了————毕竟路上可能遇到认识的人,解释起来非常麻烦。

逃过了购物,接下来又是地狱一样的喂饭,中午通形和波动都不敢出去买吃的,家里随便做了些吃的,波动却怎么样都不愿意吃青椒,哭闹着把饭桌糟蹋的一塌糊涂。

还是天喰使用了个性,把手指变成了几片青椒,好说歹说才哄着让波动把青椒吃下去了。

折腾了很久,终于把这个“熊孩子”哄回了自己家里,不再黏着两个人不放了。

通形气喘吁吁的回到了家里,把自己埋在沙发上喘气,天喰却已经靠着通形的肩膀打瞌睡了。

他本来困性就大,带着波动玩了这么久,当然就累了。

通形凝视着天喰看了一会,打横把他抱起来,带回卧室。

他给天喰随便裹上了被子,揉了揉天喰本来就乱糟糟的头发:“好梦!”








后续:波动变回来以后很奇怪自己放了几十册《十万个为什么》的书架上有个很旧的海绵宝宝玩偶。

“应该是以前朋友送的我忘记了?”

评论(1)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