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

这儿cn阿终

是个关注的大大比自己粉丝多的小弱鸡。

lofter主全职、小英雄、阴阳师,盗笔哑舍淡圈。

杂食党,雷很少而且踩了也没关系【所以你为什么要说出来】雷all叶all耀。

开学周弧

花魁【半古代paro】

1.

“听说叶将军包了思乡阁那花魁一年哪………”

“哎,这将军也是不心疼,思乡阁那花魁一晚上可就够我们干一辈子活!”

“可别说,我在那花魁出游时瞥了一眼,啧啧,那脸!我要是有机会和她睡上一觉,干一辈子活也不后悔!”

“真的?”

“当然…………”

披着面纱的男人听到路旁几个小厮不三不四的言语,动作僵了僵,不自然的将脸上的面纱裹紧了一圈,随即快步走进了旁边一家小酒楼。

酒楼里早是空出了一间房间,白色的纱布蒙了门框只是,隐隐约约透出个人影。叶修懒懒的倚在竹椅的靠背上,嘴里叼着根烟斗吞云吐雾着。

蓝河蹑手蹑脚的钻进了房间,气喘吁吁的拉开把椅子坐下。叶修取下烟斗放手上托着,抬眼笑着问蓝河:“哟,怎么了?”

蓝河一把拽下了面纱摔向叶修脸上,恶狠狠的瞪向了叶修:“还不是你?宣扬着包什么“花魁”,现在我出门都得裹三层衣服!”

现在正值夏末,热潮张牙舞爪的展示着最后的嘶吼,蓝河又是为了伪装多裹了几层衣服,早是出了一身的汗,染的全身湿漉漉的。他心里急手上又滑,叶修轻易挡了那层轻飘飘的面纱,掷了一旁,腆着脸给他倒了杯茶:“行行行,怪我,你热就喝杯茶缓缓?”

蓝河拿起茶杯一饮而尽,继续诉苦:“蓝溪阁那边还有事…………”他忽然想起了什么事情,一下子住了口。

对了,他就是来谈这件事的。

“蓝溪阁那边我肯定是回不去了,就先不说这个………暗杀你嫁祸嘉世这台“戏”演完了,现在你也正式和嘉世脱了关系,不用再当那傀儡皇帝了,不过,你真的打算带你那支草根队伍打下去?”

“嗯。”叶修敷衍的抬头瞥向烟斗吐出的烟雾,避开了蓝河的视线。

蓝河将长衣的领子提了提,厚领子堵了嘴,他勉强含糊不清的回答:“那我就走了。”叶修抬头,疑惑问他:“不吃点东西?”

蓝河转身拉开帘子,留下一句轻飘飘的话:“来就是和你说这件事,话带到了,那我就走了。”

叶修听着这话笑了,是了,话带到就走,的确是蓝河的风格。

他深深吸了一口烟斗,任自己回想起以往相处的任何一个细节。

叶修自十五岁即位以来就是个傀儡皇帝。

他那时候唯一的兴趣就是去打仗,其余时候全部由底下的大臣“代劳”。叶修那时候还小,不明事理,觉得自己带兵打仗打的开心就成,不必去管政事。他确实擅长这事,还在民间得了个“斗神”称号。

但那时候背叛的种子早埋下了,宫中真正拥护他的大臣只有几个年轻人,叶修以前有个陪读,叫苏沐秋,是唯一一个坚决拥护他的,只是苏沐秋在他还没有即位时就已经死了,只留下一个妹妹苏沐橙陪着叶修。现在想来,那也必然是大臣里几个老奸巨猾的搞的鬼。

后来年龄渐渐增长,觉得这被约束的感觉很憋屈,于是开始反抗;只是多少年没碰过这朝中的事,昔日低眉顺眼的大臣们把他软禁在宫中,决心悄悄弄死叶修后报个暴病而毙。

幸好叶修机灵,提前和邻国蓝雨的王做了笔交易,不然他怕是真的得死在深宫里了。

先前的几年叶修也知道了政治上的你死我活,他的天赋倒是很高。关在深宫中,他只靠着苏沐橙传递些食物勉强维生,于是,那个后史中赫赫有名的“暗杀计划”也就开始了。

说是计划,其实也只是装作暗杀叶修,然后嫁祸给嘉世;有了这种理由,叶修想出去避避风头,顺便组织起之前在民间遇到的几支杂散的队伍也是情有可原。

那天晚上,小剑客一身黑衣翻进叶修的屋子里,轻巧的跃下压在他身上,一双亮晶晶的眸子就此撞进叶修心里:“蓝溪阁蓝河,幸会。”

那天两个人逃出去却弄得很狼狈,蓝河跑的太急,头绳被树枝勾走了,一头蓝色的长发乱七八糟的散开着,衣服也被勾破了好几处;叶修身上被他自己故意划伤了好几道,留了血迹在自己的房中,伤口还没完全愈合,一抽一抽的疼。

他们气喘吁吁的跑到了掩藏的一处酒家,翻窗入了早预备着用的房间。

那天阴沉沉的,房间中低落的血迹被映射出了绛紫色。蓝河瘫坐在酒家的竹椅上喘着气,忽然抬起头朝从窗户那边直接摔下来的叶修笑了一下:“我还是第一次客串杀手,看起来果然不够职业啊!”

叶修怔怔地看着蓝河出神,潜意识中忽而想起了一次与蓝雨的联合,那个蓝发的将军戴着面具,回眸那一刹那,叶修却看到了那双湛蓝的眼睛。

叶修从回忆中回过神,丢了烟斗直接打开旁边的纸窗跳下去:“该走了。”他本来就没打算留多久,蓝河走了,他也没必要留在这里。

2.

第二次见面已经是很久以后了,蓝河那时正对着镜子往脸上涂胭脂,叶修从窗户翻进来,从蓝河的视角看到就是一大团黑影跳了进来。

他手一歪,在脸上涂了一道红痕,还没有抹去就猛转头看向叶修:“你就不能从正门走吗???”

叶修挠了挠头发,说:“没办法,现在要是被人发现我出来闲逛,后果很严重啊。

他这话是真的。

最近兴欣已经立国了,虽然在大国面前还没什么权威,连话都说不上几句,但好歹也已经是个国了。

嘉世终于开始紧张了。

毕竟叶修也是“斗神”,虽然近几年没有干过什么大事,但光是从软禁中逃出来这一点,就已经表明了叶修的实力。

兴欣这个小国兜兜转转,也避开了大部分的战争,这也是叶修的功劳。

嘉世的新王却并不紧张,相反,他很期待。这一代的新王也是个傀儡皇帝,却期望自己干出一番事业,这是个讽刺的事实。

新王布置了大量的通缉令,盼着自己这个新王能看着把叶修处死,万一有人发现了叶修现在这个时段出来闲逛,的确也是很危险。

叶修拐开了话题,他紧赶几步走到蓝河旁边:“话说回来………你化妆还挺漂亮啊小蓝。”他伸手擦了擦蓝河脸上的那道红痕,却只是让那道痕迹更加狰狞。

蓝河拍开他的手,回了个白眼:“你以为我想这样?”他拿起镜子旁水盆的毛巾狠狠的擦了把脸,把那道痕迹洗下去。

“是这青楼的规矩,要不我得给赶出去。”蓝河现在的身份比较尴尬,哪儿都去不了,只能藏在民间混混日子,要是被青楼赶出去就没地方呆了。

所以他现在一边愤愤不平,一边拿着胭脂水粉往脸上搽,不得不说他在这些天学的很快,一个妆容的雏型很快就呈现出来了。

叶修饶有兴趣地看着镜子里的蓝河,忽然开了口:“我要走了。”蓝河手上的动作一顿,心里瞬间乱成一团,但他很快平静下来,接着上脸上的妆:“那………”他避开叶修的目光,深吸一口气,一副毅然决然的样子问叶修:“你什么时候回来?”

叶修摊了摊手,答非所问道:“我会回来的。”

蓝河愣了好一会,只是机械的重复着手上的动作,等他回过神,叶修已经走了。

蓝河对着镜子看了好一会,忽然笑了。

他说要回来,就一定会回来的。

之后的几年里,蓝河一直用这句话来打发青楼的老板。

过了好几年了,叶修还是没有回来,这几年战乱,叶修一直都在北方征战,什么消息都没有传来,蓝河也不敢贸然问其他地方来的人,也就什么都不知道了。青楼的老板很快就开始催着蓝河接客,但蓝河一直都是婉言谢绝,最后甚至表示他去当小厮也可以,只是不愿接客。

他还是在等叶修回来。

那晚蓝河被下达了最后通牒,要么赎身去当跑腿的,要么就去接客,蓝河选择了前者。

那最后一天,蓝河坐在镜子前化妆———几年以来,他早养成了习惯。

他心里有种隐隐约约的直觉,叶修也许就在今天回来。可是当他上最后一层胭脂的时候,叶修还是没有出现。

蓝河的心一点点沉下去、沉下去,他抹去了脸上的妆,正要转身离开的时候,他听到那个声音传来。

“哟小蓝,我回来了。”



3.

兴欣新帝叶修登基,号君莫笑。

次日,新帝封民间一妓为后。

天下惊之。

评论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