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

这儿cn阿终

是个关注的大大比自己粉丝多的小弱鸡。

lofter主全职、小英雄、阴阳师,盗笔哑舍淡圈。

杂食党,雷很少而且踩了也没关系【所以你为什么要说出来】雷all叶all耀。

开学周弧

螺蛳



“你没有办法把他拉开吗?”治疗女士皱着眉看着面前两人。

“没办法………他不肯松手。”通形耸了耸肩,这在天喰的“钳制”下显得有些困难,天喰紧紧环绕着通形的手向下滑了一点,他马上又勒得更紧了,咕哝出一句:“通形。”

通形被勒得倒抽了一口冷气,无奈的看向此时各外任性的恋人。

这次追查的任务是去带回一箱违禁药品,天喰因为在速度上的优势紧紧跟着转移药物的那个逃犯,没想到中途被灌输了药品的子弹击中,不得不停止追查。

“是让个性失控的药物………因为这次变成的是算是低等动物的螺蛳,所以性格也变成这样了吗………”治疗女士翻了翻桌子上的资料,顺手端过茶杯喝了口茶。

她从椅子上跳下来,抬头看了看紧紧黏在通形身上的天喰:“大概一天以后就会恢复,之前就先拜托你照顾了。”


光是带天喰回去已经很费力了。

天喰目前的状态连自己走路都不行,只能靠通形背着。

如果只是负天喰一人的重量还可以,但是通形只要一站起来,天喰手上就会勒得很紧,怕被摔下去。在这种情况下,通形就只能走的歪歪扭扭,时不时靠路边让天喰松下手,他好休息一下。

通形在休息了一会儿后站起来,只是天喰这次没有反应过来,差点被颠下去,他吓了一跳,猛然掐紧了通形的胳膊。

通形又是疼的抽了口冷气,天喰却放松了手,在背后把自己埋在通形肩膀上:“通形通形通形通形………”

在个性失控后,天喰好像就只会说这两个字了。通形一愣,咧嘴笑了笑伸手揉乱了天喰一头黑色的短发,背着他接着向前走。

其实天喰很轻,但是因为也是怕他一直紧紧抓着自己累到,通形一路上走走停停,总算是回家了。这时候已经是傍晚,夕阳渐渐沉下去了。

天喰的手松了很多,但还是把整个人挂在通形身上。通形转头看了眼天喰,这次行动过来他们都没有时间去清洗,现在身上都是泥沙,还黏着些树叶。

他想起身去浴室放水,却发现自己仍然被天喰紧拥着,非常不方便,通形想了想天喰现在的状态,任命的抱着天喰去浴室洗澡。

他们家里的浴室只是一个很小的房间,一个人还可以,两人就略显拥挤了。

通形帮黏在他身上的天喰把衣服扒下来,天喰疑惑的看了看他,干脆低头玩起了自己的头发。

通形拧开喷头试了试水温,现在大约因为是夏天的缘故,水温偏高,不过通形没有在意,直接淋了些水在天喰身上。

哪知道天喰一碰到水就打了个激灵,短促的叫了一声,一下子钻进通形怀里,颤抖着不住的重复自己唯一会说的两个字:“通形通形通形通形………”

通形被天喰的样子吓到了,不明所以地抬手轻轻揉了揉天喰的头发,问他:“怎么了?”天喰抬头盯了通形一会儿,又把头埋到通形怀里:“通形………”

通形发现天喰的眼角已经染上了些红色,这才意识到螺蛳应该接受不了比较热的水,天喰这个样子应该是烫到了。

他扯扯嘴角笑着安慰天喰:“没事………”一边调低了喷头的温度,慢慢的给天喰清理身上的泥沙。

因为天喰已经挨过一次烫,就一直蜷缩在通形怀里发抖,把通形身上的衬衫弄湿的一塌糊涂。这个洗澡的过程持续了一个多小时,终于以天喰不肯洗头发,只是清洗了身体为终。

通形把天喰抱进卧室又是折腾了一番,天喰还处于戒备的状态,紧紧缩起来不肯放松。通形给天喰大概擦干了身体,换了衣服,就一下子倒在了床上。

通形拍了拍和他面对面,还紧缩着身体的天喰,哼起了一支他很久以前听过的摇篮曲。曲子的旋律模糊不清,但天喰听着熟悉的声音,慢慢放松下来,睡着了。

天喰睡着的样子很好看,因为刚刚洗过澡的缘故,脸颊还带着些红晕。通形咧咧嘴笑了一下,给天喰垫了个枕头,转身四仰八叉的在床上一摊。

他已经很累了,都没有顾得上身上湿透的衬衫就睡着了。

那天月色很美,透过窗帘,洒在两人熟睡的脸颊上。

评论(4)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