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

很难找到下家的底层写手,目前是ram rick受中心

扩列的话戳这里:1619785673

守护

#绿谷成年设

欧鲁迈特又出事了。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绿谷刚好执行任务回来,正带出来几名地震中的伤员,一个在附近实习的学生气喘吁吁的跑过来通知了这个消息。

那个学生显得很慌张,只是支支吾吾的比划着,形容不出来当时的状况。

绿谷在听到那个学生的第一句话之后,内心就只有一片空白,他的心跳本来因为剧烈的运动快速跳动着,但在那一瞬好像被冻结了,悬在空中迟迟不肯落下来。

他打断了那个学生拙劣的描述,匆匆把剩下的几名伤员安顿好,直奔向八木所在的医院。

他做的所有决定都是下意识的,都没有经过思考,因为那个时候心里只盘旋着一句话:欧鲁迈特又出事了。

八木所在的医院距离绿谷执行任务的地方不算近,绿谷没有顾得上伪装,直接奔了过去。

他一路上都被恐惧紧紧缠住,不受控制的想象着每一种结果,每一种结果都让他如同坠入深渊,心脏跳动的很快,甚至有些疼痛,绿谷使劲摇了摇头使自己清醒过来,接着奋力奔跑。

当他到达医院的时候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了,绿谷甚至没有理会医院里护士的警告,直接闯入了八木所在的病房。

瘦弱的男人背对着他,乱糟糟的金发被束起了一部分,看上去有些滑稽。八木显然听到了门口的响动,茫然的转过身低声念叨出一句话:“绿谷少年…………?”

八木的额头上包扎上了白色的纱布,但其他地方没有伤痕,绿谷上上下下把八木打量了一番,然后松了口气,上前拥住了他脆弱的身躯:“抱歉,来晚了。”

绿谷的身体在抑制不住的颤抖,但他尽力不表达出自己的恐惧………他不愿意让八木担心。

当天晚上八木就出院了,他只是额头磕伤了,没什么大碍。

他们是坐火车回去的,一路上谁都不敢说话,只是诡异的沉默着,最终回到家中的时候,绿谷还是忍不住去问了八木受伤的原因。

八木没有隐瞒———也是隐瞒不了,干脆自己交待了。他是被水泥砖块砸到的,当时八木发现了一个小女孩跑到废墟的深处玩,楼层顶部的砖块已经有些松动,而小女孩正在那些碎砖的正下方。

来不及把小女孩带走,八木就直接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那些碎砖。还好,只是略略擦过了头皮,没有直接砸中。

这在以前会是微不足道的小事,现在却足以致命。

绿谷站在家门前静静地听八木讲完,沉默了很久,最后勉强的牵起嘴角笑了笑,说:“没事就好。”

八木有些诧异,毕竟以往在这些事情上,他身边的人通常总是劝说他退出,告诉他他已经不是以前“和平的支柱”了。

虽然很残忍,但这是事实。

没有等到八木去问,绿谷自己先解释起来了:“因为,“想要去帮助别人”这种想法已经很深的烙印在欧鲁迈特你的心里了吧?”八木愣住了,他之前一直没有这种想法,但的确,“去帮助别人”已经是一种自然而然的行为,很难改变。

绿谷解释着,局促的露出一个傻乎乎的笑,伸出手揉了揉八木一头的乱发:“如果想要改掉一定非常痛苦,所以你不必要去强求啊。”

绿谷又重复了一遍那句句子,他的声音很轻,但神色很坚定:“欧鲁迈特,你不用强求,因为以后我会竭尽所能守护你。”

他的身体微微颤抖着,这次却并非只因为恐惧:“以后,绝对不会再让你受伤了。”

青年立在灯光下宣誓,温暖的光映照在他脸上,那坚定的神色像是多年以前那个在沙滩上咆哮的少年,但又似乎多了些什么东西。

他真的能说出那句“已经没事了”啊。八木有些恍惚的想。

评论(3)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