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

同人淡圈,只吃不产,原创亲妈。

扩列的话戳这里:1619785673

精灵

#黑金乐队和小学生
#接龙,前半部分@Requiem. 后半部分@终极 【lof能@自己好好玩喔】

1.

“那个,你是精灵吗?”

天喰环手一滑,才吃了一小半的卷饼掉下去一大截,险些落进脚边的泥水坑里。他抬起头,嘴角的千岛酱还没擦净。

他觉得现在的自己一定难堪到爆炸。乱糟糟的头发,汗水浸湿的t恤还有已经花掉的眼妆,一个人,一个琴盒,在凌晨的,刚下过雨的小公园里啃便利店食品。

还是冷的。

也真为难对面这位叫他精灵了。

他看过去,看起来超不过十岁的孩子,眼睛黑黑亮亮的,穿着傻气的英雄漫画T,笑容倒是很好看。

他大概是不适合和小孩子打交道的类型,平时同他有交集的都是在酒吧街度日的,叫大多人避之不及的角色,又或是地下练习室厮混到通宵的同僚。而即使是对待这些人,他也不过是尽量冷淡地避免交谈罢了。他真正放得开的不过就是在舞台上的那几分钟,他会走到舞台最中央的聚光灯底下,一只脚踏在音响上,对着满堂的人弹他的solo,在强光下看着汗水和指尖磨掉的皮屑一起翻飞,最后以一声嘶吼结束。和他同乐队的人说“天喰在舞台上那就是另外的人了”,但从没提过他在下了台之后,躲进厕所隔间里,因为一个拖得不够长的颤音消沉一个小时。

所以说,他是人们能想到的,最不善于交往的那一类,却偏偏想要走表演艺术这条少不了曝光率的路,又偏要把自己变得出类拔萃才肯罢休。

他看着面前的孩子,路灯暖黄的光下,他从那孩子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的,黑色眼影糊成一团的憔悴的脸,还有刺刺的一头乱发,唯一像是精灵的尖耳朵上还挂满了银饰。

这到底是怎么看出精灵来的?

他腹诽,倒是没有说出声。相反地他把手肘撑在膝盖上,让视线和对面人的持平。他们就好像两个世界的人一样,一个看上去那么阳光开朗,而他又是那么的阴沉可怕,但是偏偏的在这个万籁俱寂的地方碰上了,也真是奇怪。

这么小的孩子为什么在这种时候出门?

“啊那个,我叫通形百万。”又沉默了一会儿之后那孩子讲,“你难道真的是精灵吗?”

他咬住了嘴唇,把视线撇开又看过去,用尽了全身力量似的,扯出个自认为最温柔最好看的笑来。

“是真的啊,为什么这么晚了还不回家去呢?”

2.

通形愣了一下,咧咧嘴开口:“我现在没有地方回去啊。”他挠了挠头发,自来熟的在天喰身边坐下。

通形捡起旁边一支细树枝在地上随意的乱画着,似乎是自言自语的说:“爸爸和妈妈又吵架了,家里很乱,好多东西都被扔出来了。”

天喰没想到这个看上去很开朗的孩子的家里会是这样,一时间竟不知道什么好。他看着通形在沙土上画出三个滑稽的火柴人和一座歪歪扭扭的房子,火柴人在笑,但是用树枝画出来的东西模模糊糊,看不清楚细节。

通形戳破了路边的一个蜘蛛网,接着说下去:“爸爸妈妈总是吵架,家里每一次都会被弄的很乱,我只能自己跑出来。”

这时候,通形的肚子有气无力的叫了一声,他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释道:“我还没吃晚饭就跑出来了……”

天喰忽然想起来些什么,在自己身后的包里胡乱的翻了翻,找出来一个被压瘪的面包,那是他早上剩下来的。他把面包递给通形,尽自己的可能用最平静的语气问:“你自己跑出来,父母不会担心吗?”

其实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紧张的直冒冷汗,但还是得装出一个温文尔雅的形象———虽然这显然不符合他现在的着装打扮。

他是不擅长与人攀谈的,这个孩子的情况却也不容他想不想了。

“谢谢!”通形看到天喰递过来的面包,眼睛亮了一下,到底还是小孩子,他丢了树枝,毫不设防的接过去吃了起来,嚼着面包含含糊糊道“刚开始还会担心啊,可是后来他们每一次吵架我都跑出去,他们就习惯了。”

“…………我想啊,”通形一口咽下了嘴里的面包,把包装袋揉成团扔掉。他低下了头,天喰看不见他的表情。他踢着脚底下的沙石小心翼翼的问,“精灵先生,你有办法让别人不再吵架吗?”

天喰失笑,他哪里是什么精灵,怎么能满足通形这种不切实际的愿望呢?但他不免也心疼这个孩子,正思索着怎样回答不会伤他的心时,通形匆匆站了起来。

他说:“到这个时候爸爸妈妈应该不吵架了,我也该回去了!”

天喰看着周围的环境,这边的路灯坏了几个,闪闪烁烁的看着不太清楚,谁知道在这样的环境下有什么危险。况且,通形还是一个小孩子。

他不由得问:“……你一个人走夜路不怕吗?”通形偏了偏头,回答:“不会啊,我几乎每天都晚上出去呢………”他好像忽然明白了什么,叫了起来:“啊!莫非精灵先生你怕黑?和我一起走就不会怕了吧!”

通形根本没有给天喰解释的机会,直接拉着他就走了起来,完全不顾及天喰可能和他不同路:“我们家附近很亮的,到了那边你就不会怕了………”

天喰没有提醒他,只看着那个小小的身影拉着他一直向前走,记忆中好像真的很少遇到什么人愿意和他这个孤僻的家伙攀谈,愿意帮助他———虽然可能帮了倒忙。

通形的家离他们离开的地方不远,通形领着他到了一个岔路口,这边的确亮了很多,能看清楚通形乱七八糟的金发中落了几片枯叶。

通形咧开嘴笑了一下,挥手向天喰告别:“精灵先生再见!我要回家了!”

天喰留在原地,看着那个小小的影子慢慢埋没到灯光里,想着他最后离开时候的那个笑容。

这是一次很偶然的相遇,不过天喰记了很久。

评论(5)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