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

这儿cn阿终

是个关注的大大比自己粉丝多的小弱鸡。

lofter主全职、小英雄、阴阳师,盗笔哑舍淡圈。

杂食党,雷很少而且踩了也没关系【所以你为什么要说出来】雷all叶all耀。

开学周弧

章鱼烧【通环】

#学生通形x章鱼烧店老板天喰
#两个吃货的日常

“百万!你又来啦!”波动隔着很远就朝着门口的通形摆起了手,她一边整理着桌布一边问通形:“还是吃章鱼烧吗!天喰最近会做冰沙了喔也可以试试………”

啊………一晃眼已经到夏天了。

通形已经是这家拉面店的常客了,自从他一天晚上饿的受不了,在小食街晃悠的时候找到了这家店以后就天天来了。

虽然说是拉面店,但这家店最有名的还是章鱼烧,价廉物美,在附近的食客中深受欢迎。

通形后来也常常在论文写不出来的情况下,来拉面店里买点章鱼烧————说是来吃饭,倒不如说是借着吃饭的名义和天喰聊天。

天喰是这家店的老板,常年闷在厨房里,平常都是靠波动接待客人,往往实在忙不过来的时候才出来帮忙。

通形第一次遇到他的的那天是在一个冬日的深夜,拉面店已经快要打烊了,没有客人,天喰就坐在外面的桌子上发呆,波动捧着几只千纸鹤在研究折法。

通形刚刚赶完导师布置的作业和论文,饿的实在受不了,随便裹了条围巾就出门了,完全没有顾得上门外寒冷的天气。

所以当天喰和波动看到他的时候,差点以为再不给他吃东西,他就会饿死在门前也不是没有理由的。

因为快要打烊了,店里也没有多少食材了,天喰勉勉强强用剩下的食材做了点章鱼烧,通形才得以解决温饱。

外面冷的厉害,通形也出不去,干脆就留在店里和天喰攀谈。

天喰刚开始还很拘束,他本来就不善言谈;而通行却意外的发现天喰和他很聊得来,在看法上也有很多相同的地方。

他们一直聊到了凌晨,而彻夜聊天的后果就是第二天通形瞌睡了一整天,天喰好几次险些把糖当成盐。

缘分大约是从这开始的。

回忆结束,通形坐在靠厨房最近的座位上————当然很热,不过毕竟这个座位离天喰近一点。波动看着通形的位置,若有所思的笑笑,对通形眨了下眼睛:“打算和天喰聊天啊?待会我保证给你们私人空间————”

她拖长了声音,调侃的着重了最后四个字。

通形还没有回答她,她就又去忙碌了, 今天客人格外的多,光靠两个人根本解决不了。

通形看着他们慌慌张张的应付,叹了口气朝厨房里喊:“我能帮上忙吗?”天喰根本顾不上回答他,半天也没有声音。

通形就只能坐在这个位置上看着他们两个忙碌,只是今天客人来来往往,天喰和波动连个搭话的时间都没有了。

于是通形站起来,似乎是下意识的走向厨房的窗口,接过天喰递出来的一小碗生豆腐:“这个,要送到哪桌来着?”

天喰头也不抬的回答:“4桌。”然后继续揭起蒸锅盖子去处理茶果子。

等等?!刚才那个声音是百万?天喰刚刚反应过来,错愕的猛抬起头,却不注意被蒸锅中升起的蒸汽烫到了手。

结局就是今天拉面店暂时关门一天。

“啊………抱歉,我只是想看看有什么能帮忙的。”通形拿着绷带给天喰一层层裹上,愧疚的说。天喰低头看着那只烫伤的左手发呆:“没事………你能帮忙我也很感谢,烫到是我自己不小心。”

波动已经先回家去了,她说今天家里还有事,就让通形帮天喰包扎了。现在店里的人都已经走光了,快到傍晚,拉面店里几盏小灯努力的发着光,但环境还是暗了很多。

“我以后常来帮忙吧。”通形盯着自己手里剩下的绷带,说道。

“你不是还没毕业吗………会有时间吗?”天喰撇过头用余光瞄了眼通形,掩饰住自己内心的期待。

“在这儿帮忙挺开心的……毕竟你在啊。”天喰发现自己脸上有些发烫,通形倒是毫无自觉。

事实证明通形并不擅长包扎,天喰的手在之后好几天都完全动弹不得。

不过他没有把绷带拆掉。

评论(3)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