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

这儿cn阿终

是个关注的大大比自己粉丝多的小弱鸡。

lofter主全职、小英雄、阴阳师,盗笔哑舍淡圈。

杂食党,雷很少而且踩了也没关系【所以你为什么要说出来】雷all叶all耀。

开学周弧

秋田与猫

布偶猫的名字叫蓝河,刚来到家里的时候还是很小很小的一团。

主人小心翼翼的把它捧在手里带回了家,蓝河蜷缩在主人的手中,不时含糊不清的嘟囔出几声细细的呻吟。

秋田叫叶修,已经十二岁了,在犬类中算个老人家。

他比蓝河高上好几倍,光是蹭一下就能把蓝河蹭个跟头。

主人把小小软软的蓝河放在客厅的地板上,叶修懒懒的踏着碎步跑过来,用鼻子拱了拱蓝河,又舔了几下,这代表他已经认可了蓝河。

叶修说:“以后你就在我们家了,小………蓝。”他说起话的时候嘴咧开来,像是在笑。蓝河刚被蹭了一番,不知所措的抬头看着这个大家伙,没有回答。

刚开始蓝河还很害怕这个高大的家伙,但是到后来,都可以自然而然的蜷缩在叶修怀里睡觉。不过,那都是以后的事情了。

叶修作为“导游”相当尽职,蓝河刚来的那天下午就叼着蓝河的后颈去后面的花园逛。蓝河不情愿的被他叼到草坪上,刚触及到地面就趴在地上装死。

叶修歪着脑袋看了看趴在地上的蓝河,跑开几步自己走开了。

蓝河刚刚想松一口气,叶修却叼着一只灰色的兔子来了,他把灰兔子放在蓝河面前,拱了拱蓝河的身体:“………学会狩猎是很重要的。”

狩猎个头啊。蓝河崩溃的看着那只比他还大的灰兔子,那只灰兔子漫不经心的吱了一声,蹦了两下挑衅的望向蓝河。

叶修叼起兔子再把他丢到蓝河面前,一脸期待的望着他。

蓝河战战兢兢的爬上去咬住了灰兔子的后颈,使劲仰头往后退,灰兔子个儿太大叼不起来,蓝河就变扭的保持着这个姿势。

叶修咧开嘴舔了舔蓝河的毛:“这不是做的很好?”

口水粘在毛发上的感觉并不好,蓝河甩了甩脑袋,想:这个大家伙也没有那么可怕嘛。

虽然蓝河并不喜欢“狩猎”这项运动,但因为叶修,这成为了他以后每天的必修课。

还有的时候,主人不工作的时候会带他们去公园玩。

公园很大,蓝河没跑完一圈已经气喘吁吁了,干脆耷拉着耳朵在长椅上晒太阳。叶修总是不放心蓝河自己一个待在那里,于是他的活动范围也就围绕着蓝河缩小了一圈。

叶修年纪挺大的,往往在公园捡捡树枝,喝几口水,就和一群狗子聚在一块儿聊天了。那群狗子有和蓝河一样大的约克夏梗犬、有走起路来一蹦一跳的博美、还有和比蓝河最喜欢的那只纸箱子还大的金毛犬,可是他们无一不已叶修为中心。

蓝河很奇怪,于是常常缠着叶修去问这个问题,叶修摇了摇尾巴,并不回答他。

后来还是那只经常和叶修待在一起的老灰兔子告诉蓝河,叶修年轻的时候,整个公园里的狗子都打不过他,那个时候,几乎没有哪只狗子不崇拜他的。

蓝河半信半疑的甩了甩耳朵,之后也不再缠着叶修去问了。

蓝河讨厌水,但是叶修总喜欢在公园的人工河游泳,然后蹭的蓝河一身水。蓝河渐渐的也习惯了,只会在这时候象征性的咕哝几声,由着叶修去。

就这样在咕哝声和青草的气味中过去了两年。

蓝河还是不相信叶修以前的事情,只是觉得老兔子在哄他。

他学会了自己溜出去玩,也有了公园里一些同样是猫的朋友,但他不知道有一天会为了自己溜出来这件事追悔莫及。

那天蓝河自己跑出来晒太阳,却遇到一只寻食的流浪狗。

他只有两岁,又是娇生惯养的家养猫,根本不能应付这常年风吹日晒造就的流浪狗。没有多久他的尾巴就被咬了一口,后腿也被流浪狗撕下来一块肉。

他拼命跑,终于跑到了叶修平时常常在的草地。

其实他那个时候并没有指望叶修能救他,只是觉得能多拖延点时间,说不定能等到什么邻居帮忙。

但叶修真的迎上去了。

他从来没有见过叶修这么失态,整张脸都被愤怒撕扯的变形。叶修让蓝河离开,蓝河被恐惧震住,没有反抗,他在之后的日子里为了这一次的胆怯后悔了上千次。

叶修回来的时候浑身是血,分不清哪些是他的,哪些是那条流浪狗的。

他轻轻舔了舔蓝河的脑袋:“没事了…………小蓝。”

他实在太累了,在蓝河身边睡着了,血污污染了蓝河的毛,但是掩盖不了他的内疚。那天蓝河很慢很慢的把叶修的毛一点点舔干净了,看上去还是以前的样子。

可是他再也没有醒过来了。

第二天,叶修的身体已经变冷了,蓝河用脑袋抵着叶修,推了他好多遍,他还是没有醒过来。

主人把叶修埋在了花园里,那天蓝河坐在她身旁,她的眼睛里冒出了很多很多的水,掉在了泥土上,慢慢消失了。

很久以后蓝河才知道,那是眼泪。

评论(1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