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

这儿cn阿终

是个关注的大大比自己粉丝多的小弱鸡。

lofter主全职、小英雄、阴阳师,盗笔哑舍淡圈。

杂食党,雷很少而且踩了也没关系【所以你为什么要说出来】雷all叶all耀。

开学周弧

未来

#部分私设注意
#ooc注意
#糖里掺刀刀里掺糖注意
#路人视角注意


1.

“噬日者”,我所在实习的事务所中的英雄,天喰环前辈,是个很神秘的人。

脸上常年戴着面具,披着长斗篷,就算是结束了行动也不过只摘下斗篷,那黑色的面具遮住了一整张脸,再加上他本人沉默寡言,看上去大有几分鬼魅的恐怖感。

就算偶尔因为戴着面具不方便,也会戴上遮住大半张脸的口罩,基本没有几个人见过他的正脸,所以就有人造谣说,天喰前辈丑陋到无法见人的程度,当然也有人辟谣,但慢慢的随着天喰前辈万年不变的习惯,大家都接受了这个说法。

天喰前辈所在的事务所险少发出实习邀请,我之所以被邀请,也只可能是因为我比较特殊。

我的综合成绩的确靠前,但在我之前更优秀的学生也没有接到过邀请。

一部分原因可能是我的个性。

我的个性是穿透,可以在短时间内将身边的东西变成半透明状态,在这样的状态下,可以无障碍的穿过任何东西。

听说和天喰前辈以前的一位故人很像,只是我再去打听,那位故人的事情却是寻察不到结果。职业英雄本身的风险一直很耐人寻味,但资料被抹去还是头一回。

于是我便收手了,打破砂锅问到底不是我的风格;虽然还是很好奇,但显然有人不愿意让别人看到这位故人的结局。

我仍旧十分珍惜这次实习的机会。天喰前辈的力量自然是不用说的,我意外的发现他私底下对人其实相当温柔,只是不善于表达罢了。

但是更令我意外的,我的“特殊性”在这次实习中进一步提升了。

我成为了唯一一个看到天喰前辈面具下真面目的实习生。

那一次我们要应付的那个恐怖分子一次劫持了三个孩子为人质,他的能力十分强悍,个性是“瞬间移动”,如果是在平时,单单凭我一人连时间都拖延不了多久。

幸而他负伤了,个性在狭隘的空间内也并不能施展完全,我得以勉强应付。

天喰前辈靠着我拼尽全力才抢出来的一点点时间转移了藏在废墟中的两名儿童,只剩下一个四岁的小女孩。

他或许是在救助女孩儿的时候也松懈了,当敌人忽然逼近时只顾得上护住了怀里的女孩儿,敌人的刀擦过他的脸,那张黑色的面具被钉在了身后的墙上。

他的脸露出来了。

我在那一刹那也被他吓住了。天喰前辈的右半脸是清秀,但左脸破破烂烂的,满是伤痕,缝伤口的针脚并不清晰,但仔细一看,仍让人从心底发寒。这诡异的左半脸甚至压倒了右半边脸的清秀。

我后来才听说到造成这些伤痕的战争有多惨烈。

当时,那年幼的女孩儿盯着天喰前辈的脸许久,突然哇的一声的哭了起来。

其他事务所的英雄最终制服了这难缠的家伙,可任务结束后天喰前辈消沉了很久。

他把面具捡回来了,那个黑色的面具已经破了一个角,挂在他脸上像另一张破碎的脸。

我实在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慰他了,只能语无伦次的重复着“没事”这两个字。

在那之后又过了几天,没有什么大的起伏,我的实习就这么结束了。

再次见到天喰前辈是几个月以后,他的行踪本来就不容易被追查到,以至于当时我在卖甜品的店铺里看到他,还以为我一定是中了什么奇怪的个性。

他那天戴着口罩穿着兜帽衫,捂得很严实,不过我还是认出来了。

“天喰………前辈?”我那时候看着他拿着一盒抹茶蛋糕好像很犹豫的样子,想起来,他好像在仅有的一次采访中说过,自己并不喜欢甜品。

天喰前辈看到我在这里似乎吓了一跳,我能看到他的肩膀猛然颤抖了一下。

“前辈来这边是有事吗?”我经常来的这家甜品店是建在很偏僻的地方的,附近似乎只有一座很小的疗养院,那儿的门总是锁着,又遍布着爬山虎的藤蔓和铁锈,看起来应该是荒废了。

“……………只是去看望一个朋友。”天喰前辈犹豫了很久才回答。可我记得附近除了那家疗养院绝对没有别的人家,难道疗养院没有荒废?里面还有人?

“我可以一起吗?”话刚说出口我就后悔了,这是他的私事,我因为好奇去打扰他是不是太过分了………

但是天喰前辈答应了。

我们是走着过去的,几十分钟里面我都在胡思乱想,甚至差点被路上的石子绊到平地摔。

当我站在疗养院门口的时候,甚至有点害怕它会突然变成什么奇怪的东西把我吞进去。

但是前辈只是敲了敲门,一个穿着全黑的衣服的老人冒出头看了眼我们,疑问的看向天喰前辈,前辈简单的回了一句:“实习生。”

那个老人叹了口气,回到了门里面,过了几分钟,那扇生锈的门打开了。

出乎意料的,疗养院里面很干净,并不像尘封很久的样子。但是地方很小,只有一横排的房间。

天喰前辈直接走向了拐角最里面的房间,我呆立在原地愣了一下,然后追了上去。

在奔跑的途中,我发现其他的房间都是紧闭着门,只有尽头的那间房间的门是敞开的,我奔跑的速度太快,在冲进去的时候,用力过猛以至于差点扭到脚。

房间里除了天喰前辈还有另外一个人,我摔进房间里的时候只是匆匆瞄了一眼,但还是认出来了————就是和天喰前辈同期、资料在后期被人为消除的那位通形前辈!

毕竟我曾经大量搜集过一切可能的资料———个性相似这种事件让我很好奇。


2.
“…………总之,这边的环境是为了不让普通市民发现这种药物的存在,引起恐慌而设置的。”

天喰前辈向我解释的世界观在我看来完全是陌生的,我愣愣的问出了口:“个性…………能够被长期消除?”

“是。”天喰前辈点了点头,“而且恢复正常的速度非常缓慢。”通形前辈却在一旁说:“政府做的太过头了,这样几乎连院子都出不去。”

他盘着手靠在墙边,毫无形象可言的咬着天喰前辈带的食物,含糊不清的说:“这种程度的“保护”接近于隔离,被消除个性的人也没多少。”

似乎是担心我接受不了这个事实,让我有时间缓冲,他们之后没有再和我攀谈,只是自顾自的聊起了一些日常的话题。

我在震惊中也顾不上什么了,混乱的思维根本无法进行思考,干脆就发起了呆,任思绪飘远………这个事实对我确实非常有冲击力。

其实我也不知道天喰前辈为什么告诉我这种事实。我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头疼的厉害,于是终于放弃。

思绪突然跳散开,我记得在我之前空闲时搜集的资料中,通形前辈和天喰前辈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关系很好。

失去个性这么大的打击…………天喰前辈的阴郁,也许也有一部分源于通形前辈的状况。

我猛然惊醒一般,伸手扶着额头拼命的思考着应该怎么打开话题,毕竟我还是实习生中很少见的知道这个真相的,在这样的环境下我一言不发似乎是太过分了。但一回首,瞥见他们在谈话的状态,忽然就释然了。

天喰前辈在进入房间后就把口罩摘下来了,兜帽也放了下来,虽然我注意到他也无意识的掩饰着那些伤口,但比上一次意外的露出伤口已经自然了很多。

通形前辈似乎聊的很开心,天喰前辈也少见的没有那么拘谨了。

是的,他们自己都没有那么在意,我也没有必要再次有意提到这个。

忽然通形前辈把手放在了天喰前辈头上,我看到他的手变得透明,然后就这样穿了过去,他咧着嘴解释道:“…………已经恢复到这样的程度了。”

天喰前辈似乎是愣了一下,然后有些局促的笑了:“是吗…………那就好。”

天喰前辈笑了。

此时已经没有词语能形容我的惊讶了。天喰前辈平时总是戴着面具,连真颜都没有见过几次,记忆里他似乎也根本没有笑过,而现在他在笑。

那天天气也不好,在昏暗的房间里我甚至不能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

但此时此刻那两人就是房间的中心,他们就是太阳。

我在那一瞬间意识到了什么:他们的关系绝对比朋友更加复杂。

我不懂那是什么,但不得不承认,在那一瞬间我被打动了。




3.

我在假期刚开始时选择了来疗养院探望通形前辈。

我凑巧的再一次遇到了天喰前辈。他那天带来了一束花,看起来是那种随处可见、廉价的淡金色满天星。

但他很喜欢。这束花是那个曾经被吓哭的小女孩送给他的。

而天喰前辈决定把那束花再转送给通形前辈。

因为如果不是他,就不会有现在的我啊。—————天喰前辈说这句话的时候,是笑着的。

评论(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