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

我,终极,刀子。

是个关注的人比自己粉丝还多的小垃圾。

lofter主小英雄出欧,偶尔瞎写点其他的。

请务必考虑好了再关注我,关注了请尽力不要取关,我的老心受不了掉粉不断。

杂食党,虽然我吃的杂但是我产的一点都不杂【有什么好骄傲的

平时都是周更。

扩列的话戳这里:1619785673

【百日出欧/day25】闹鬼的城堡

#万圣节贺文
#有刀子注意

八木曾经是守护着这国家的勇士。

那时他总是展露笑容,不惧任何危险,城市中的人们敬爱他,不会有任何一个人不敬佩这样的英雄。

可是即使是英雄也无法抵御时间,他逐渐老去了,终于在邻国的一次侵入中因体力不支倒下了。

战场上的刀剑相交,英雄的尸骨腐去,埋没在沙场的泥土中。

英雄的身躯已经连血肉都不剩下一丝,而他却被坚定的信念再一次唤醒,余下的枯骨化为屏障,笼罩住了整座城市。

他将身躯献于这座国家;任何的箭矢无法穿过这看似庞大而又笨拙的骷髅;炙热的火焰在触碰到神圣的白骨时熄灭;

………终于,敌人放弃了,他们仓皇逃窜,如一盘散沙。

但本该受到敬仰的英雄却因为已经变得可惧的外表,被驱逐出境,再也不能进入那片曾经被他守护的土地。

他远远的躲藏在城市外的一座阴森的城堡,仍希望能守护住这座国家。

已经化为骷髅的英雄将自己伪装成人形,他不希望哪怕恐吓到任何一个来这里的人。

但没有人有胆量来到这座阴森的城堡,传闻这里聚集着鬼魂,于是上百年来这儿仍旧静谧,八木在无尽的寂寞中痛苦的挣扎,但却始终不肯离去。

直到他和那第一个敢于走进这儿的孩子相遇。

“咚、咚………”

城堡的门很厚,小孩子用拳头敲打出来的声音几乎听不清楚,但八木实在安静了太久,以至于连这样细微的声音都能够听清楚。

他几乎条件反射的从阁楼的木椅子上跃起来,焦躁的整了整衣服的领带—————太久没有人来过这儿,他都不记得该怎么和人相处了。

八木在门前深吸一口气,努力扯出一个微笑,把门打开了。

说实话他真的没有想到是这么小的一个孩子,拖着过长的白色衣服费力的把手里南瓜状的小篮子举起来:“不给糖就捣蛋,先生!”

他并不惧怕八木即使化为人形也仍旧枯朽的外表,只是天真的举着那篮子重复着“不给糖就捣蛋!”

已经是万圣节了啊。

八木以前总在这个日子在家中存储一些糖果送给来的孩子,可他现在因为怕自己的外貌吓到别人只偶尔在集市上买过一些小蛋糕,家中并没有糖果。

于是他蹲下来很认真的问那个孩子:“抱歉,没有糖果可以给你,你介意和我一起喝下午茶吗?”

小孩子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篮子,点了点头。

八木即使在黑暗中也能看清楚东西,但他按照自己以前的习惯备了很多油灯,现在一点起来,整个客厅都被照的亮堂堂的,虽然仍旧没有几个人,但显得温暖多了。

高大的城堡中只有一些零散的桌椅,他们在客厅的中央摆上桌子喝下午茶。

那个孩子叫绿谷出久,刚开始在陌生的环境里还有些拘谨,但逐渐也放松下来了。

他告诉八木,因为别人都没有去八木的城堡里要糖果,他觉得八木自己一个人住在这里一定会寂寞,就不顾父母的劝阻独自一个人跑过来了。

他告诉八木一切外面的事,努力让八木知道城堡外面的世界。

他描述初春的阳光,清晨的露珠………

八木已经很久没有出过城堡了,绿谷说的故事他都有很多不清楚,于是只能微笑着,时不时回应绿谷几句。

他叫那么小的绿谷少年,或许能称之为昵称。

绿谷说,他想要成为像“欧鲁迈特”那样的英雄,虽然欧鲁迈特已经被人淡忘,但他还会记得。八木忘不掉他说那句话时候坚定的眼神。

他并不知道八木就是“欧鲁迈特”。

谈话间,绿谷忽然兀自冒出来一句:“他们都说您是怪物,可我不觉得啊。”

“先生很温柔,哪怕真的是怪物我都不会害怕的。”

已经很久没有人对八木说过这种话了。

他们聊着聊着,城堡古老的钟挣扎着敲了第七下、第八下、第九下,长长的钟声回荡在客厅里。

当第九声钟声响起时已经很晚了,绿谷听到时还愣了愣,好像不知道过了那么长时间,他跳下椅子,险些被白色长袍绊倒,他笑着向八木说:“下次再见!”

然后,下次再见是七年后了。

对于八木来说或许不长,但毕竟是七年。

这一次,穿着战服的勇士迈着大步神采奕奕的敲开了城堡的门,这次没有惊讶,只有相视一笑和两句简短的话:

“你来了啊,绿谷………少年。”

“嗯。”

绿谷在这些年里不断的练习和成长,然后真正成为了一名勇士。他急切的想要做出一番贡献。

刚巧,这座国家正在被侵略,而绿谷决定作为一名士兵去出征。

这次的谈话在城堡的顶层进行,简短的几乎不能被记录。绿谷比以前话少了,眼神也更加坚毅了;而八木并无变化。

绿谷向八木倾诉了他的理想和未来,他依旧坚定;八木聆听着,相信这位少年,却仍隐隐为绿谷担忧。

在谈话的最后,绿谷佩上八木赠送给他的剑,第一次踏上征途。

之后的几年,绿谷零零碎碎的来过城堡几次,有时风尘仆仆;有时兴高采烈。

他告诉八木他一路上的成就,八木为他感到高兴;有时也会失败,但他向来不会气馁,八木也会给予他忠告。

然而忽然有一年,绿谷没有来。

就像五彩缤纷的油画上突然的空白,八木有过隐约的预感,但不愿意去面对。

随之又过了许久,绿谷还是没有来过,城堡再次变得空空荡荡,没有一丝生气。

八木觉得自己也应该相信这事了。

绿谷不会再来了。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或许是在战争中丧命,或许已经忘记了城堡中这具孤单的骷髅。

八木试着把自己埋葬在黑暗里,不去想这些事情,可是他做不到。

于是一边想着绿谷为什么不再过来,一边继续期待有人过来,继续过着城堡里阴暗的生活。

当他逐渐开始习惯这样的生活时,绿谷回来了。

这次他还是披着一身白色的长袍,像初次来到这座城堡,但是这次,走路时不再有脚步声。

他径直穿过了大门,飘到了客厅里。

八木惊愕的得知,绿谷在几年前已经在战争死去,但却化为了幽灵。

这时的绿谷早已变为了青年的相貌,他抱歉的笑着,说他在战场间流离,终于找到了回到这边的路。

绿谷不再离开,留在了城堡里。

他们经常会在下午喝一杯茶,不再聊关于战争的话题,更多的是有一搭没一搭的谈话。

这个时候,城堡才真正像家。

两人都在战争中受尽了苦痛,或许这样也算是一种解脱。

附近的人们相传…………

在高大的城堡中聚集了鬼魂,常常能听到他们窃窃私语的声音。

评论(5)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