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

同人淡圈,只吃不产,原创亲妈。

扩列的话戳这里:1619785673

三个愿望

#应该算波动视角,【】是波动自己的吐槽
#hp世界观

你相信世界上有精灵吗?

如果是在“麻瓜”的世界,似乎精灵这种生物永远不可能出现;即使是在巫师的世界,精灵也是很少见的东西………

但此刻我要讲述的,就是一个巫师和他的精灵的故事。

巫师的名字叫通形百万,曾在霍格沃茨就读,而这个故事就是他,或者他和他的精灵告诉我的。

【嘿………这只羽毛笔怎么没水了……】

据他自己回忆说,通形和那位名叫天喰环的精灵初遇是在九年前,他刚刚进入霍格沃茨的那一周。————那个时候我还不认识他,不知道还有这么回事。

他那个时候还不能稳妥的控制自己的能力,当然,我毫不怀疑他现在是位伟大的巫师。但小时候险些把花园里的爬山虎变成杀人柳这个污点,他自己说出来了。

【好像不能再啰嗦下去了啊。】

那个时候,因为不擅长变形课,始终不能把老鼠变成茶壶,通形独自一人待在图书馆里,一遍遍的看那一两本基础咒术的书。

单单是在学习新的咒语方面,通形的天赋低的可怜,就算是恶补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学会,于是他在又挣扎了一会以后就放弃了,干脆开始在图书馆里随便找几本书看看。

很通俗的剧情,他在图书馆的角落里发现了一本完全空白的书,封面是很老旧的牛皮纸,通形翻来覆去了半天也没找到什么特殊的地方,正准备放下的时候,突然灵感一闪,想对着这本书练习变性术————这也不能怪他破坏公物,毕竟图书馆大部分的书都被施加了咒语,不可能破损。

那本书在他的咒术下只是翻滚了几下,连一页纸都没有变化。通形在尝试了几次,其中差点用魔杖尖端冒出的火花把书烧着,在来回折腾了几次以后,他终于决定把那本书放回去了。

但那本书忽然剧烈的晃起来,然后一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少年从书里面钻了出来,对,钻了出来。少年的动作慢吞吞的,到腰部的时候还卡了一下,还是通形好心把他拽出来的。

少年半漂浮在空中,身后还有一对白色的翅膀,不断掉着白粉,通形好奇的盯着他的翅膀看了许久,还是没弄明白他到底是什么。

霍格沃茨的图书馆总有些奇怪的东西,但这么奇怪的还是第一次见。

少年的头发乱蓬蓬的,好像很久没有梳理过了,他局促的抹了抹身上已经歪掉的斗篷,努力做出从容不迫的样子:“我叫天喰,既然你把我从书里召唤出来,按照精灵一族的惯例………我需要满足第一个召唤我的人三个愿望。”

通形从小就好像常常经历这类事件,比如用的扫帚成了精,花园里突然冒出个地精家族什么的,他在这方面运气出乎意料的好,所以也不诧异。

通形仔细想了想,问天喰:“你可以让我的变形术准确点吗?”天喰点了点头,凑上前在通形的脸上亲了一口。

通形觉得自己有点懵。他愣愣的问天喰:“必须得亲一口才能实现愿望吗?”天喰擦了擦嘴,没有说话,沉痛的用力点头。

通形低着头,决定先试试自己能不能成功使用变形术了。

他顺手用魔杖对着那本无字书点了下,那本无字书又打了个滚,变成了一只棕黄色的猫,猫懒懒的伸了个懒腰,在桌子上躺下来了。

终于成功了。他没注意到天喰的神色突然凝重起来了。

于是通形没有多想,说:“我觉得我还没有想好另外两个愿望。”他紧接着说:“你现在可以过去了……吗?”

天喰默默的把桌子上的那只猫揪起来,搂在怀里,说:“你的魔力好像比我想象中还要难控制,现在这样…………我回不去了。”

他淡淡的说:“反正还有两个愿望的时间,我再在书外面多待一会儿吧。”

天喰有办法把自己变得除通形以外的人都看不到,所以其实通形在之后的几年里都是和天喰一起度过的。

…………甚至包括吃饭、洗漱和睡觉。

【嘿,我以前怎么没发现这家伙这么有gay的潜质】

在周术的方面,天喰帮助了通形很多,于是他们渐渐熟路起来了,我那个时候仍旧很疑惑通形为什么老对着空气说话。

通形在好几次把原本该变成茶壶的白鼠变成蝙蝠之后,也总算是进步了,在短时间内成长了很多,甚至还成为了格兰芬多的级长。

后来,霍格沃茨出现了一名转校生,这在巫师的世界里实在是很少见的。其实就是天喰,他是精灵和巫师的混血,严格来说也可以来学习咒术————尽管他的天赋高的不像样。

天喰身上总有着莫名的熟悉感(他和我们一块待了一年多,虽然看不见,但不熟悉也怪了),所以我们很快就成为了相当好的朋友。

通形和天喰那个时候就有点不对劲了,但我还没有在意。

比如说是在吃饭的时候无意识的互相交换食物、假期的时候一块出去还不说去哪………我还以为是正常的情况就没有很在意。

但是之后的事情连他们自己都记得不是很清楚了,所以就暂且短暂叙述下。

通形毕业后要去很远的地方驯龙,大多数巫师在这种方面都毫无经验,包括通形。他完全是凭着直觉和一腔热血过去的。

天喰因为精灵的某些契约也不能离开通形多远,也跟着通形去了。

当时居住着龙类的森林很多,通形刚开始还能驯化一两只幼小的龙,可毕竟龙类是很强大的,他回忆自己那个时候应该是想要去驯化一只中国火球龙,但能力不够,刚好被火焰喷中了。

这种附带魔法的火焰很难熄灭,他们去的地方很偏远,也没有专门的巫师处理。

其实按当时通形的状态,天喰已经是可以离开了。

但是天喰自作主张的使用了一个愿望,帮通形勉强恢复了。

等他们回来的时候我倒是没看出来什么异样,但天喰似乎是恢复人身自由了。那本他寄宿的书倒是不用了,一直以巫师的身份待在通形身边。

据通形说那是最后一个愿望的原因。

之后他们好像更加亲密了,我也经常觉得能被两个男人闪瞎。

啊,对了,最后一个愿望是希望天喰能留在他身边。

其实这种愿望根本就不算愿望,天喰完全是可以拒绝的。

………哎,谁知道呢。

评论(1)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