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

很难找到下家的底层写手,目前是ram rick受中心

扩列的话戳这里:1619785673

联盟众人的学生时代

#回忆向
#巨雷,ooc,我不知道我在写什么系列
#tag懒得打全就让它随风去吧

叶修/叶秋篇

叶修在小学的时候还是和叶秋一个学校的。

但是在屡次不带红领巾还每次都记叶秋的名字这一系列行为后,成功的被教导主任叫了家长。

叶秋从那个时候就开始担心他哥还会捅下什么篓子。要知道他俩脸和出生年月日都是一样的。

于是,只有九岁大的叶秋在那一天半夜起来,把所有自己的东西都用黑色水笔写上了名字,而且在睡着的叶修脸上写上了大大的叶修两个字。

在某些方面,这对兄弟还真是很相似。

果然,叶修初中以后依然不改,在初三快毕业的那一年,偷了叶秋的身份证和行李离家出走了。

叶秋恶狠狠的啃着他哥特意给他留的煎饼果子,决定等叶修回来那天一定要第一个骂他一顿。

但真等到那一天他突然发现,虽然他哥把职业届搅的天翻地覆还在外面待了好几年才回家,但他骂不出口了。

算了算了,回来就好。

《愿天下人都能有个好弟弟》



许博远篇

许博远远在小学的时候是远近闻名的老好人。

抄作业他绝对是最优人选,要是要去打点酱油、买点吃的他也经常是最常被拜托的,一段时间里他甚至做到了背锅侠的程度。

因为身上常常扛着一堆事儿,他常常匆匆忙忙的,身上磕到的口子东一道西一道,最后终于被他母亲发现了。

许博远的母亲在公司里算个女强人,她在发现了许博远在学校里的日常生活有多窝囊以后,当即大发雷霆,喝令许博远马上就改掉自己老好人的习惯:“再有人要求你做这做那就直接打他一顿!咱们不怕叫家长!”

许博远也很懵逼啊,他觉得自己这样没什么不好的,无奈母亲逼迫,慢慢的也没有以前那种老好人性格了。

但是习惯就是习惯,在工作以后时不时会复发一下。

同事还好,总都是朋友,但他没想到还真能再遇上那么无耻的人,还是以前尊为大神的人。

在叶修的淫威下不知不觉做了五天保姆还贡献了不少公会贡献值的许博远泪流满面:妈,儿子不孝,我打不过他啊。

《老好人是种病,绝症》


黄少天篇

黄少天就算是在以前也相当啰嗦,以至于老师不知道把他的座位调到哪里。

就算是在最后面自己一个人坐也能自言自语很久的黄少天同学。

周旋三四个学期以后这位班主任很无奈的告诉黄少天:“要是有能听你把话说完的人,那绝对就是真爱了。”

多年以后的黄少天,想起这句话忽然觉得有哪里不对。


《虽然是有人听他说话了,但都是男的啊。》


周泽楷篇

周泽楷在第十二次被认为是女孩子并被告白之后,终于下定决定去剪短发。

他很无奈的看着桌上的一堆情书,不知道怎么处理。

去理发店的时候新来的小伙计盯着他差点摔了一跤崴到脚:“不是,美女你也太高了吧???”

周泽楷沉默的愣住了,沉默的不知道怎么解释,最后开口只吐出两个字:“剪短发。”

………喔不对,是三个字。

次日理了短发的周泽楷来到学校,总觉得女生们看他的目光有些不对,男生的目光则多了一丝蛋疼。

第二天,书桌里的情书多了两倍,还多了很多巧克力。

顺便一提,周泽楷当时所就读的学校男女比例是1:3。

《辛苦了,枪王大大》


王杰希篇

王杰希十一岁时曾经被巷口一个算命先生拉住,说:“哎呦,您这眼睛可是难得!算来一定将来是会大吉大利的!”

王杰希那个时候还不信这些,冷漠的拍开了他的手准备走开,忽然,算命先生指了指旁边一条狗:“它眼底有锉黑毛,定是今日有血光之灾!”

话音刚落,那条狗就摔了一跤。王杰希大为惊异,当即拜那先生为师。

你以为这样就完了吗?不你错了。

隔天算命先生就跑路了,据说是狗的主人觉得他家的狗摔断了腿是他乌鸦嘴。

王杰希忽然觉得还是不要泄露天命比较好,会遭报应的。

《封建迷信不可信啊,王队》

包荣兴篇

包子以前还是个偶尔打打架、收收保护费的小混混。

那一天他正在看星座运势,有个人来砸场子,他习惯性抄起板砖想冲上去,忽然福至心灵问了那个人一句:“你什么星座的?”

那个人愣住了,同时包子的板砖一下子砸到了他脸上:“天秤座……我靠不带偷袭的……?!”

包子冲上去就把他的手反剪到了身后:“我只是问问,又没叫你回答。”他再敲了一板砖在那人脑壳上:“而且流氓什么时候说话算话过了?”

那一天以后,再也没有人敢去砸场子了。

那一天以后,包子就把星座当成了格言。


《星座玄学,没毛病》


楚云秀篇

楚云秀第一次接触荣耀是一个暗恋她的同学介绍给她玩的。

那时候还没什么具体攻略,大家都是各玩各的,自己在游戏中摸爬滚打,那个同学虽然自己游戏技术也不高,但还是想逞逞威风,在楚云秀面前露一手。

但是楚云秀出乎意料的很有天赋,没玩几次就上手了,反而是那个同学经常被围困,让楚云秀来替他解围。

一解就是好几年,于是这位同学非常感激,最终和楚云秀拜了把子。

拜了把子。

了把子。

把子。

子。

《似乎明白了什么》


苏沐橙篇

苏沐橙小时候最大的愿望就是有一座姜饼房。

她很少能吃到糖,所以很希望能一次吃个够。

但是叶修和苏沐秋的钱只能堪堪维持生计,还要给她交学费,根本不够买这些其他的东西。

所以每年圣诞节苏沐橙都会盯着橱窗里的姜饼房很久很久,解解眼馋。

苏沐秋心疼妹妹,每次都说等得了冠军拿到了奖金,第一个给她买一座很大很大的姜饼房。

但是还没有等到他们拿到冠军,苏沐秋就走了,叶修又是向来记不清楚这些事的,的确给苏沐橙买了一个蛋糕尝尝,但不是姜饼房。

后来苏沐橙自己买了一个很大的姜饼房,带到了苏沐秋的墓前面。

她对着叶修的目光坦然的说:“别把扫墓看得太严重嘛,就是我们来看看他,他来看看我们。”

“其实哥哥当年也很想要这种姜饼屋,我看到过他也经常盯着看呢。”

“哥哥也是小孩子啊,只是我那个时候还没有发现而已,再给他一次当小孩子的机会吧。”

她在墓前笑的很开心,好像真的又看到苏沐秋了。

评论(5)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