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

我,终极,刀子。

是个关注的人比自己粉丝还多的小垃圾。

lofter主小英雄出欧,偶尔瞎写点其他的。

请务必考虑好了再关注我,关注了请尽力不要取关,我的老心受不了掉粉不断。

杂食党,虽然我吃的杂但是我产的一点都不杂【有什么好骄傲的

平时都是周更。

扩列的话戳这里:1619785673

1.

巷角中传出一声巨响,绿谷脚下一滑,从起跳点摔下来,狠狠的撞到了墙上,墙面很粗糙,他擦破了一点额头,血迹慢慢渗透出来,顺着脸颊流下来,绿谷舔了舔嘴角,尝到了一丝丝带着铁锈味儿的甜腥。

他的脚扭到了,不得已撑着墙壁跌跌撞撞的爬起来,忽然又被自己的鞋带绊到了,险些又磕到脑袋,绿谷叹了口气,靠着墙边坐了下来,放弃了再一次尝试。

还是失败了。

绿谷无力的瘫坐在墙边,盯着自己遍布着伤痕的手呆。

他已经可以把one for all掌握到25%了,但仍旧只是四分之一,如果再加强就会又一次变成只能一次性使用的个性。

绿谷在这个瓶颈期一次又一次的尝试再次提高,可结果不过是误入房中的黄蜂一般,徒劳的撞击着紧闭的窗户,将自己伤的体无完肤却依旧不肯停步。

他知道自己不能停下,而且如果停下来,他会彻底崩溃的。

他一直都不是有什么天赋的人,自小就因为无个性被人嘲笑,大概唯一的一次幸运,就是被八木选中,成为了one for all的继承人。

但是………八木本来可以选中更有天赋、比他更合适的人的。通形前辈愈或者是其他人,都比他这个无个性了十五年的人要合适的多。

他忽然开始感到恐惧了。

间连不断的训练一直给他一种感觉,那就是他在积累,他能够继续下去。

但如果这是种错觉呢?

每次进步都是通过积累以及一次顿悟而跳上的阶梯,可如果只能停滞于此,不再进步了怎么办?!

内心忽然一阵刺痛,绿谷想到了eri空洞的眼神以及其他被黑暗伤害的人。

那………他们会怎么样?答案其实他很早就知道了,只是他一直都没有仔细去想。

无边的恐惧淹没了他,绿谷无助的捂住了脑袋,第一次为自己以及这个世界的未来感到迷茫。

十五年来那些人看他的眼神似乎仍旧停留在他的身上,无法除去,十五年来积累的自卑在一瞬间爆发了,他在一片黑暗的环境中忽然有了想要大叫大嚷、把自己撕裂掉的想法。

绿谷低下头,努力擦掉脸上的泪水。他死死咬住了下唇,试图让自己从这种想法当中清醒过来。

可是他没有成功。


2.

还有三周就要体能测试了,其他人倒是没有很在意的样子,依旧该玩玩该笑笑,绿谷却非常紧张,毕竟这是一次能够看出来他进步的机会。

但是他不能让自己放空下来,这几天他脑子里都很乱,塞满了初中时期那些同学对他的轻视和嘲笑。

八木应该是看出来了他的想法,不然不会平白无故的叫他出来散心。

绿谷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局促的听着八木有一搭没一搭的和他聊天。

八木没有问什么尖锐的问题,就只是问他对最近的一些英雄事件的看法。

因为“欧鲁迈特”的隐退,英雄界出现了人手不足的情况,毕竟能力有限,甚至有些时候不得不用实习生来遏制黑暗的扩张。

绿谷勉强回答了几句,这个话题他之前有研究过,可是目前唯一的办法在他身上,而他也没有到能够真正解决这个问题的能力。

八木很担心绿谷现在的状况,但现在他似乎也没有办法把绿谷从这种状态中解脱。

八木想了想,转换了话题:“听说过七年蝉吗?”

绿谷一怔:“………听说过………?”八木伸出手揉了揉绿谷一头乱蓬蓬的头发,继续说:“蝉仅仅只有七天的时间可以去歌唱,可它们却得在黑暗的泥土当中待上七年。”

“当它们从泥土当中钻出来的时候,第一件事就是把自己曾经经历的黑暗和痛苦尽数化为歌声,所谓英雄,也就是这样的人。”

八木笑了笑,垂下眼帘:“也许听到的歌声并不响,但那就是蝉用尽一生去唱出的歌,你能够理解痛苦,然后把他们转化成光明和希望,这就是我选中你的原因之一。”

“不只是因为你是无个性、能够理解别人的思想、你很努力………也因为你是你啊,绿谷少年。”

“……但是如果我做不到………”绿谷低下头,犹豫的问。

“少年,在真正尽力的之前,我希望你别问这种问题。”八木摊了摊手,“现在你只需要尽力去做就行了。”

他俯下身和绿谷对了下鼻子,咧嘴笑了。


3.

体能测试最后的结果,绿谷勉强挤入了前几位。

他的确进步了,也没有因为进步不大而再沮丧了。

绿谷开始觉得自己从来没有那么幸运过。有了成为英雄的机会、朋友、自始至终支持自己的人。

所以说这个故事讲述的,是他成为最棒的英雄的故事。

评论(1)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