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

同人淡圈,只吃不产,原创亲妈。

扩列的话戳这里:1619785673

第一千一万遍的喜欢

没有回应、没有人接听、甚至没有挂掉电话的举动。

八木盯着手机屏幕上早已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用户名,漆黑一片的屏幕上只浮现着这几个字以及两个拇指大小的按钮,空灵的女声机械的重复着:“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他不安的抓了抓许久未经梳理的金发,金色的发丝被八木抓的东一撮西一撮,看上去更像个稻草窝了。

他再次盯着屏幕暗暗倒数了五秒,最后还是叹了一口气,按掉了电话。

从绿谷失去联系开始已经过了好几天了,他甚至没有给八木留下一句话。八木一开始只是觉得有点不对劲,后来才开始感到焦急,担心和忧虑像是石头一样把他的心情压的沉甸甸的。

他找过了任何一个绿谷经常去的地方,都没有人,甚至于问了别人也只得到一个答案———他去别的城市实习了。

至于在哪里,就没有人说的上来了。八木知道现在最好的方法就是等待,等绿谷回来或者等他自己说出原委,但八木仍旧感到担心,他无法让自己不去想这件事。

其实按理来说这个时段绿谷去干什么他是管不到的,毕竟现在已经是假期了。

但八木直觉有些反常………说不上为什么的反常。

他不能解释自己这种不安的感觉,只能归于第六感。

总之先出去随便走走吧,也许能遇到什么转机……八木想着,戴上了口罩,又用围巾把自己的脸严严实实的裹了起来。

现在已经不同于以往,即使不处于变身状态也很可能被狂热的粉丝认出来,所以出门不遮掩一下基本上就会被围堵。

最近的天气暖和了一些,现在八木穿的就显得有些多了,厚重的风衣隔绝了任何一丝微风,闷热感让八木有些烦躁,他扯了扯围巾,顺着自己最熟悉的那条通往公园的路慢慢走下去。

路并不长,但是八木一步步慢慢走着,将心里的一点点期待延长着,仿佛这条路的尽头真的能看到转机一样的。

……我在想些什么啊。八木自嘲,明明没有任何理由,为什么自己却如此急迫的想看到他?

心脏一下一下撞击着瘦弱的胸膛,八木说不清楚心里莫名的情绪是什么,但是直觉告诉他,最终的答案就在路的尽头。

那就走下去吧。八木暗暗想。

路上最接近的是一条河,占地倒是不大,但是按观赏的角度来看是足够了。

去年,夏天的时候这里还是一片繁茂,八木还曾在树下一把长椅上乘过凉。

现在河面上光秃秃的,只有河边一棵树还坚持着站在那里,但上面几片叶子也掉的差不多了。

八木最不喜欢的季节应该说就是现在这个阶段,天气闷的让人心烦,那些熬过了冬天的植物,老的枝叶已经尽数枯萎,新的枝桠还没有露头。只有一些顽固的旧枝还残留在树干上,既不美观也影响树的生长,它们已经失去了生命力,但却还坚持着,有着几乎可以称之为令人厌恶的执念。

八木有时候觉得现在的自己就像这种枝条,过了开花的时候,也早就留下了果实,却还留恋着不肯枯萎。

但他依稀记得自己以前和少年提过这种想法,他的回应是什么……?

一片模糊的雾气忽然散开了些,八木想起来了些什么。

记忆中少年背光的脸颊突然看的清楚了,绿谷那个时候没有笑,很认真的告诉他:“如果没有老旧的枝条的话,新的枝叶也不可能长出,”他似乎有些羞涩的顿了顿,“……而且,你的存在并非没有意义………至少我需要你。”

八木在黑暗中待了太久,所以格外贪恋这一点他人给予的光———说起来可笑,明明他应该就是光本身的。

少年的侧影,被夕阳染上一丝丝金色的睫毛和发丝,被打上黑色阴影的半张脸上那种坚毅的神情逐渐清晰,好像这件事还发生在昨天。

一种情愫忽然在八木心中攒动了起来。

但那种淡淡的情感,并非完全是感激,有些熟悉,但似乎已很久没有触碰。八木觉得心口有些隐隐作痛,他深吸了一口气,接着走了下去。

路上遇到了一些开的早的花,不过大部分也还是花骨朵,八木随意摘了点编了一个很小的花环团在手里。

他绕开了捷道,走进了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路。

然后是一个很隐秘的角落,没有任何华丽的建筑,是一个土丘上插着一根木签,原本还有的一个花环已经彻底枯萎,不知道被谁踩到泥土里去了。

木签上有两个写的歪歪扭扭的字“藤子”,绿谷说那是他小时候养的鱼死了,那个时候还很伤心,特意埋了还立了碑。

绿谷有时候会看着这个小土丘突然冒出一两句关于小时候的事,他说小时候要是有伤心事就喜欢来这里给那条叫藤子的鱼摘点花、自言自语一会儿………听的久了,八木觉得这个“墓”仿佛就代表了绿谷一部分的童年。

那个回忆童年的绿谷是笑着的,哪怕他讲述的是曾经让他那么痛苦的事情。他没有任何的不忿,只是静静的微笑着,讲述着,好像在说另外一个人的生活、一个故事。

八木觉得心脏又抽痛了一下。他拿出那个有些蔫蔫的花环,小心的挂在了那只木签上。

几乎他们所有的回忆都在这条普通的路上重现,八木的脑海中不断闪现有关于绿谷的记忆,倔强的绿谷、微笑的绿谷、悲伤的绿谷、愤怒的绿谷………

那双漂亮的眼睛和他嘴角弯过的弧度、柔软的发丝、被遮盖的颈部线条、脸颊边的几点雀斑还有很多很多的细节都清清楚楚的重现着,八木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对于绿谷的印象这么清晰。

但是那种朦胧的感觉到底是什么?八木觉得自己像是被埋进了水中,想要呼吸,但四周全部都是冰冷的水。他烦躁的踢掉了路边的一颗石子,索性向前快走了几步,跑了起来。

他不知道路的终点是什么,但好像到达,一切都会有结果。

小路的尽头已经能够看到了,公园已经要到了。

八木忽然停了下来,他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在此刻漏跳了一拍。

少年就在公园的秋千上坐着,若有所思的盯着脚尖,夕阳的余晖给他的发丝渡上了一层金色。

软弱的少年、坚强的少年、善良的少年、有些让他不能理解的少年………

名为喜欢的情绪肆意增长,如伊甸园的毒蛇诱导他吃下那颗带来甜蜜和痛苦的智慧果。

八木有些踉踉跄跄的走上前,绿谷回头,看到了他,显得有些诧异:“欧鲁……迈特?”

“……我提前回来了,这次忘记告诉你我去哪里了,对不起……”少年笑,嘴角牵起歉意的弧度。

八木努力压制住自己狂跳的心脏,干巴巴的吐出一声没事。

“喜欢”无论如何都无法说出,甚至失去了勇气讨要一个拥抱。他也小心的笑了一下,努力掩藏起自己的心思,然后想要退远,不显露任何一丝痕迹。

他像失去了刺的刺猬,哪怕丢盔弃甲也要努力掩藏最后的一个秘密。

然而一切几乎在下一刻分崩离析。

“走吧?”绿谷挠了挠头发,局促道。

“去哪……?”八木有些奇怪。

绿谷的目光不着痕迹的看了眼自己藏在口袋里的手机,又不安的笑了下:“嗯………随便吧。”

“找一个能看到回忆的地方?”

已经黑屏的手机在关机前曾经差一点发出一条信息,那行字仍旧躺在信息栏中,忠诚的等待什么时候被发出去。

联系人:欧鲁迈特。

“我喜欢你。”

喜欢是世界上最容易也是最难说出的语言,也许就在下一刻,漫溢心房的喜欢就会冲破最后一点阻碍,脱口而出。

默默在心里说了一千一万遍的喜欢其实只要用一句话就能表达。

一个能看到回忆的地方。

双方都心照不宣的告白。


评论(4)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