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

很难找到下家的底层写手,目前是ram rick受中心

扩列的话戳这里:1619785673

最后一根稻草

似乎所有人都以为英雄是一个活着的丰碑,毁灭了所有黑暗,屹立于光明之中,挥起的拳头让世间所有的恶心惊胆战,但是却永远都不会感到孤独或疲惫。

曾经的绿谷出久也如此认为,那时尚年幼的他一次又一次看着视频中“欧鲁迈特”的身姿,渴望着成为那样的英雄。

绿谷逐渐成长,才骇然发现其实真正的英雄接触的黑暗比任何人、甚至比黑暗本身都要多,但他依旧要扬起笑颜,屹立于任何一场战争之中。

不会流泪的英雄脸上的微笑早已凝结了兀自挂在脸上的面具,所以才能在任何的情况下依旧保持笑颜。

但是这张面具在时间的侵蚀下早已千疮百孔,直到遇到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最终那张面具四分五裂了,那颗伤痕累累的心也就露了出来………

绿谷记得他们的第一个吻是发生在同居后的一个夜晚,那一夜,英雄终于露出了心底最脆弱的一面,他才得以真正的接近了他。

那最后一根稻草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谁都可能遇到的生活琐事,可偏偏是在因为同居而受到非议的那个时期,再加上“Deku”刚刚出道不久,不堪重负的心脏中积压在一起的压力终于在一件小事上爆发。

那天晚上雾很大,没有星星和月亮,可城市里五彩斑斓的灯光、使用工具传来的嗡嗡声也足以让八木失眠。

绿谷最近总是很累,刚刚沾上枕头就睡过去了,但八木熟知他的睡眠一向浅,仍旧是小心翼翼的从被子里爬出来,生怕一个不小心绿谷就醒过来了。

在他慢慢从被子里爬出来的过程中,绿谷翻了个身,从口中吐出几句小声的梦呓,虽然让八木吓了一跳,但绿谷还是没有醒。

八木好不容易从被窝里爬出来,轻手轻脚的套了件衣服就出门了。现在的天气转暖,他并不把那一丝初春最后的冷放在心上,但是很快他就后悔了。

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即使是漫无目的的游荡也很消耗体力,运动带来的虚幻的热量只是苟延残喘,很快就消散了,取而代之的是被汗水浸透的衣服所带来的加倍的寒冷。

忽然脚踝处一阵刺痛,八木反应过来自己是扭到脚了,不得不一瘸一拐的走了回去,一路上非常艰难,他甚至差点把另一只脚也扭伤。

走到门口,八木忽然发现自己没有带钥匙就出门了,愣了很久也没想到办法,于是只能在自己家的门口等着。在这里大喊大叫除了吵醒邻居没有任何意义,隔着一层厚厚的墙壁,他再大声喊都是做无用功。

………希望少年能及时发现他出来了。

收回前言,初春的天还是很冷的,丝丝寒气透过薄薄的一层毛衣传递过来,八木抱着胳膊在门口坐下来,竭力把自己缩成一团,抵御一阵阵袭来的寒流。

“咔哒”

八木能听到什么地方的薄冰裂开的声音,春天像张开了尖嘴的毛虫,一点点吞噬着冬天的尾声。树木生长的声音、昆虫鸣叫的身影、还有不知道从哪里传过来的水声刺激着他的耳膜。

夜好像是深了,大部分灯光都已经消失了,机械声和断断续续的歌声也已经没有了,此时的城市寂静的不真实,好像处于一个巨大的肥皂泡当中,虽然五彩缤纷,在光下发出绚烂的光,但只要一触碰就会化为乌有,单留下破碎的那一刻的一声巨响。

八木忽然觉得鼻子一酸,眼睛有些湿润了。他揉了揉眼睛,试图把自己忽然在一瞬间崩溃的精神收拢回来,像对着被摔坏的瓷器手无足措的孩子。

刚开始他确实成功了,那些破碎的情绪碎片被他捏起来,虽然已经布满裂痕,但仍旧在顽强的维持着稳定。

他收紧了手臂,像是要把自己缩成一粒不会被人看到的灰尘。

与此同时的是,处于半梦半醒状态的出久忽然发现了异样,在发现自己身边人忽然不见后立刻清醒过来,几下套上衣服直接从楼上一路奔下来,顾不得自己糟糕的形象。

然后当他打开门时,两人的目光蓦然撞在了一起。

八木觉得自己的眼泪一下子止不住了。他自我麻醉的一切举动都不管用了,刚刚小心翼翼收好的情绪突然又裂为了碎片。

他一切的脆弱都在这一刻显现了,在他最信任的人面前。

绿谷有些不知所措,手忙脚乱的替八木套上衣服,再轻轻的拍抚八木的后背,努力安抚他这位坚强了太久的英雄。

此刻他看上去就像清晨的露珠一样脆弱不堪,仿佛稍加触碰就会碎裂、消失。

八木轻声抽噎着,抹去脸上的泪痕,忽然自嘲的笑了一下:“………真丢脸啊。”

“……我不这么认为,如果欧鲁迈特真的很累的话,至少还有我。”绿谷停顿了一下,盯着八木这么说。

八木能感受到自己的脸颊发烫,他扭过了头,避过了那个让自己感到喜悦和纠结的根源。

“现在就好好休息吧……”绿谷看了一眼八木的脚踝,小心的抱起八木,走进了屋子里———两人的样子都很狼狈,如果被人看到大概能作为一生的黑历史了。

虽然现在绿谷个头还是不及八木,但是如果要抱起来还是容易了很多的。八木仅仅愣了一下,就安然躺在绿谷怀中,轻轻阖上了眼睛。

是的,两人现在都狼狈的可笑,可是八木的确觉得很有安全感,绿谷曾说过八木是他的英雄,可八木始终觉得两人之间的关系最确切的形容应该是———他们是彼此的英雄。

两颗心脏跳动的频率逐渐靠近,最终合二为一。

等到八木被绿谷抱上床的时候,他已经睡着了,这是他最近睡的最安稳的一次,甚至都没有感到绿谷轻轻在他嘴唇上印下的那个神圣的吻。

他们是彼此的英雄,是彼此世界中的支柱。

评论(4)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