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

同人淡圈,只吃不产,原创亲妈。

扩列的话戳这里:1619785673

触摸向问卷

#我对于问卷的执念可是没有结束喔。
#色气向,猎奇性癖注意。





他的恋人有一双蓝色的眼睛,瞳孔蓝的像是孔雀石的颜色。

他见过许许多多蓝色眼睛的人,但是都不能与八木的眼睛相比。眼神的空洞似乎是那些人共同的问题,也许是因为蓝色眼睛注定的有些单薄和缥缈,但八木的眼睛却总是流露着神采。

虽说因为干瘦的躯体,那对漂亮的眼睛总是深陷在眼窝中,只是乍一看的话,人们多数是会被八木干瘦且高的离谱的身躯吸引目光,却漏过那双眼睛和流光溢彩的瞳孔,但绿谷不会忽略。

在无数个日夜中,他对于八木的每一个细节都早已清楚。

对于绿谷来说,那双眼睛和八木本身,无论如何都是非常好看的,在每一个时刻都很吸引他。
平时清冽的眼睛,像是星空掉入了海洋一般的湛蓝;清晨刚刚醒来时蒙着一层薄雾的目光,懵懵懂懂像是孩子尚未被世俗束缚的眼睛;又或是情动时带着水汽的目光………

令他无法逃脱的陷于其中。





八木的脖子很细,血管和突出的青筋都依稀可见。

他不怎么穿高领的衣服,所以总是把细长的脖颈暴露在目光中,当然注意到这点的只有绿谷。
莫名的占有欲让他在严肃的警告过八木这样容易受凉之后,又在那天夜里在八木的脖颈处吮吸、舔吻,弄出了很多暧昧的红痕,于是导致第二天八木就换上了高领的毛衣。

他并没有真的生气,绿谷看的出来。

无论是在性事上偶尔的放纵,还是因为学业繁忙的冷落,他从来就没有生气过,至多无奈时瞪他一眼。

八木总是宠溺着他,不单单是对一个单门弟子的宠溺,那种眼神里莫名的温暖总是让绿谷有种心惊胆战的感觉,是不甘于放开的患得患失,也是害怕失去了那种宠溺的他会怎样。

如果说八木对他是对于少年青春活力的一种自然而然的被吸引,那他应该就是被这份安然的宠溺而吸引。

貌似于神却带着私心的眷顾。

如果他是神,那么他就是信徒,甘于在神明的眷顾中沉溺。


锁骨

八木的锁骨很明显,嵌在瘦弱的身体上不像是与生俱来的身体的一部分,倒像是后天有一把尖锐的刀子,在这个部分狠狠的刻出了两道痕迹。

这个突兀的部分明显的不自然,但仍旧透着几分美感。绿谷喜欢在上面吮吸出红色的痕迹,于是让八木好长一段时间没敢穿露锁骨的上衣。

绿谷总是觉得他的老师身上有一种纤弱的美,也因此每一次在亲吻和触碰他时小心翼翼,生怕把这种美感破坏或是折损,这不自然的锁骨也包括其中。

绿谷在有意识的保护他,八木能感受到,但他无法释怀于这种保护。

这会让他觉得自己过于脆弱了,但他在这种粘腻的保护中懒于挣脱,最终深陷于其中。

这是个双方心照不宣的陷阱,只会陷的更深,一生无法脱身。





八木以往高强度训练所留下的腹肌现在倒还是没有松弛下来,但到底因为受伤瘦了很多,以往夸张的肌肉忽然坍塌下来了,外表看不太出来,但并不能遮挡住这具皮囊的衰弱。

绿谷清楚只要手上稍加力气他简直就能把八木全身的骨头摸个遍,这感觉挺糟糕的,像是把一个人从外部到内里全部都抱在了怀里,稍不小心就会让他粉身碎骨,化为一堆毫无意义的尘埃。

更何况还有腰部那朵如鲜花般盛开的伤疤,哪怕愈合依旧让人看的触目惊心,狰狞的盘踞在八木的腰间,绿谷有时觉得它像是要吞噬掉这具瘦弱的身躯一般。

他偏爱在做爱时舔吻八木的肋骨和腰间的伤疤,听八木那隐忍的喘息,看着那具精瘦的身躯淋上一层水光。

他以俯视视角看到这一切,总会一种奇怪的满足感,似乎是自己囚禁了神明一般,这种感觉随着时间增长并没有消失而是逐渐增长,然后在绿谷的心中扎根了。

信徒反而独占了神明,让人诧异的事实。




八木的手很粗糙,十指上都有薄茧和伤痕,绿谷的手上伤痕居多,密密麻麻的布满了整只手,他们都已经很熟悉自己和对方手上的伤疤,掌心的纹路,或是对方更喜欢单纯的牵手还是十指相扣。

他们度过了很多岁月,无论是金戈铁马,还是细水长流,虽然最终换得的只有一个能一起牵手堂堂正正走在路上的结果,但他们甘之如饴。

双方手心的温度隔着一层皮肤,但仿佛是两个灵魂在牵手拥抱,并无皮囊的干涉。内心对彼此的炙热,不用述说,彼此都心照不宣。

从时时刻刻的戒备,外界的流言蜚语让人抬不起头,再到如今已经同居,可以在临睡前交换一个吻,可以提早起来面对恋人的脸幸福的发一会儿呆,可以一块儿出门采购,一起吃饭………幸福的细节实在太多太多,简直到了数不过来的地步。

可能这是无数普通人习以为常的生活,可是这毕竟是他们在无数个日夜梦寐以求的生活。

对他们来说这样已经足够,再别无所求。



评论(6)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