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

我,终极,刀子。

是个关注的人比自己粉丝还多的小垃圾。

lofter主小英雄出欧,偶尔瞎写点其他的。

请务必考虑好了再关注我,关注了请尽力不要取关,我的老心受不了掉粉不断。

杂食党,虽然我吃的杂但是我产的一点都不杂【有什么好骄傲的

平时都是周更。

扩列的话戳这里:1619785673

蓝河总喜欢嘴里咬着些东西,要不然不习惯似的,因为他最容易买到的也就是货物摊上那种廉价的糖,所以就总是吃着,口袋里也放一大堆,倒出来足以吃上好久。

因为他又不是有烟瘾的,平时也没什么不良嗜好,嘴唇软的像个姑娘,嘴里含着糖说话也糊糊涂涂的,刚刚睡醒一样。

王不留行就喜欢轻轻在他唇上印上一下,他知道蓝河脸皮薄,于是每次冷不丁亲上一下之后还特意舔舔嘴唇看着他,以一种暧昧的语气道:“很甜,多谢款待……”

平时王不留行总是一副正经的样子,所以开玩笑的时候格外引人瞩目———谁知道是为了一个小小的分区会长呢。

每每逼的蓝河面上通红,作势要拿剑砍他才为止;要是偶然钻牛角尖惹到蓝河真是羞愤到要和他单独打一场了也无妨,他知道蓝河是面冷心热的,躲过开头几次攻击,找个破绽搂到腰亲上一会儿就安生了。

蓝河不是记仇的,这种时候也没勇气再打了,红了脸嘟囔几句就过去了。

他们日常总是这样平淡的细水长流,伴随着王不留行有点坏心的笑和蓝河忿忿不平的嘟囔。

与此同时,小会长吃糖是出了名的,王不留行有时候看他从衣服袋子里变戏法儿般掏出一大堆薄荷糖、橘子糖、草莓糖就会啧啧称奇,在藏零嘴这方面,蓝河还真是比他还像魔术师了。

虽然荣耀大陆的虚拟人物不太可能生病,但王不留行还是有点怕蓝河吃糖吃出问题,于是就用草药弄出了一大堆稀奇古怪的糖,送给了蓝河吃。

蓝河不是很明白王不留行的用意,但还是缓慢的开始接受这份特别的礼物。

一开始上口还有点奇怪,但吃到后来反而有点上瘾了,再加上草药糖也吃不坏,蓝河更迷吃糖了。

尤其是王不留行的糖,其他的口味再吃反而寡淡无味了。

王不留行看他整天还是优游自在的兜着一大堆糖到处跑,打本都不释手,还真有点哭笑不得。

这一天的傍晚。

蓝河摇头晃脑的咬着嘴里的软糖,看荣耀大陆那轮缓缓落下去的人造太阳,靠着王不留行数离荣耀大陆的夜晚还有多久———这都是有数据安排的,有细心的账号卡还特意算了时间点、踩点看落日和日升。

夕阳的光给他的长发渡上一层光晕,王不留行觉得自己甚至可以数清楚蓝河睫毛的数量。蓝河鼓着嘴吃糖的样子总能让他看呆,这个时候的蓝河少了平时的干练,倒有几分天真———毕竟他还是个普通的、能称之为少年的人物。

王不留行听他数着数着,忽然一把抱住他,狠狠的亲了下去。

唇齿相缠,那一天的糖是枇杷味的,不算很甜,但总有种淡淡的香气缠绕着………

“多谢款待。”王不留行笑了笑,揉了把气急败坏的蓝河。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