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

同人淡圈,只吃不产,原创亲妈。

扩列的话戳这里:1619785673

肌肤饥渴症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莫名其妙的疾病。

八木努力用面前的报纸遮住自己的视线,但这无济于事,他仍旧会无意中看向书房里忙碌的绿谷,然后那心里一阵阵的渴望就翻江倒海的涌上来,占据了他的一整颗心。

渴望拥抱,渴望注视,渴望亲吻…………

莫名的开始渴望绿谷的关注和亲近,渴望绿谷用那种少年的朝气占据他的整个身心。

早就麻木了的知觉,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复苏的呢。

宛如早已枯死许久的老树干燥的表层突然冒出一支新的枝桠。

one for all比起力量倒是更像一种诅咒,他身边除了那几位知道他身份的人之外,都必须隐瞒,只是单一的以“欧鲁迈特”或“八木俊典”的身份接触,他像是带着两张面具的能剧演员,不断的交互、努力遮掩任何一点错误。

对绿谷的感情是附加在对于不必隐瞒的轻松下不知不觉成长起来的。

英雄不应该对某个人赋予格外的感情,这一点他们都很早都知道,而其中尤其是“欧鲁迈特”不能如此,其中的危险不能设想。

想要毁灭“和平的象征”的人太多了,黑暗中的敌人第一个下手的必定是八木和八木身边的人。

这种感情明明是会让普通人为之欣喜和感动的,可唯独对八木是一种灾祸。

很像童话里小王子星球上的猴面包树,应该趁它还幼小快些除去,可八木不知道该怎么办。

于是这种危险的感情在八木的心里——这颗小小的星球逐渐长大,伸展出了根脉与枝桠,生长出了最后的结果,虽然还算是好的结果,他们成为了恋人,甚至还居住在一起了,但接踵而至的依恋让八木措手不及。

他发现他是真的离不开这个少年还有些青涩的感情和保护了。

“肌肤饥渴症”,已经可以被称为正式的精神疾病,所产生原因是渴望受到关注的心情太过沉重而病变———听起来完全不是他会患上的疾病,可偏偏是他。

绿谷从书房出来了,他端了杯水,向八木点点头,开始翻看他带出来的几本笔记,碎碎念着将那几本早就翻的破败不堪的本子划分上新的线条和图案。

他很努力,这一点八木知道,可绿谷毕竟还没有长成,和他的关系一旦暴露,出现的论意压力和敌人的窥视,这个少年真的能够承受吗?

八木使劲摇摇头,想把这个想法压下去,他伸手想拿回那杯水,却刚好触碰到绿谷的指尖。

完了。

一瞬间所有的感情翻涌而出,八木僵硬的靠在椅背上,牢牢掐着自己的手心,把所有的力气用来遏制自己不扑上去抱住绿谷。

他开始控制不住的在心里描摹绿谷身上的每一个线条,然后回忆以往绿谷和他每一个平凡无奇的互动。

绿谷注意到了他的异常,转过身问他:“怎么了………?”

求你了,别靠过来,八木发着抖想,他不希望给绿谷添麻烦,这样下去一定会演变到绿谷发现他得了这种奇怪的病症,八木简直不敢想象绿谷会怎么想。

本来他应该回答没事,然后自己躲起来等这种想象彻底消失,但事与愿违,他伸手,然后紧紧抱住了绿谷。

八木颤抖的更厉害了,他能感觉到他的神色一定更加僵硬了,但是他想不到任何掩饰的话或者是动作,八木脑子里都是一团乱麻,此时此刻他唯一能做到的就是僵持着这个动作,然后等绿谷开口,像是等待死刑下达的旨意。

但是绿谷似乎是误会了,只是回抱住他,然后说:“没事………是想起什么了?不管怎么样我都在,没事………”

一霎那所有的想法都消失了。

八木说不出话,只是更紧的和绿谷相拥。

患上肌肤饥渴症的不知道第几天,这种莫名其妙的病症莫名其妙的痊愈了。

一切都是这样突如其来。

评论(12)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