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

很难找到下家的底层写手,目前是ram rick受中心

扩列的话戳这里:1619785673

我做过一个梦。

梦里什么都没有,一片漆黑,然而并不是那种淡泊的黑,很浓厚的裹成一团,像是前段时间很流行的一种可塑橡皮泥,沉闷的咕哝着,包裹着、吞噬着所有一切的一切。

我觉得我很像古代被活埋的俘虏,孤独无助的被埋在一个什么都没有、强迫性的遮掩掉了你所有感官的地方———我什么都听不到、也看不到。

这一团黑暗强硬的挤压着我的全身,我能够听到骨头被挤压所发出的吱呀声、还有关节活动起来发出的咔吧咔吧的声音,我觉得自己浑身的脂肪和骨髓都被那一团黑暗吸收掉了,变成了那黑暗的一部分。

奇怪的是并没有撕心裂肺的疼痛,我感到自己的肺部和心脏像是装了水的塑料袋被挤压变形、然后破裂,水从漏洞当中流出来,然后被吸收掉,继续去挤压那个已经残破的、它来自的躯体。

一点疼痛感都没有,只是窒息感,空气和水都被慢慢抽走了,我像个干瘪的稻草人,任由那团黑暗从我的躯体当中取出任何一丝生命力。

水有意识吗?如果有,那我一定感觉被背叛了,但至少我知道水分子不长脑子【或许是不长的】,所以并不觉得愤怒。

很冷很冷,并不疼,也没有对死亡的恐惧,我忽然举起一只手【如果那还能被称之为手的话】,试图发出一声支离破碎的尖叫。

我做不到。

喉咙被软软的东西堵住了,声音被吞没,其实我并没有怎么一定要表示愤怒的想法,最恐怖的只是我想我只有一个人了。

没有人,只有我一个人承受无边的黑暗和塞满全身的窒息感。

我忽然奋力挣扎起来,抓住身旁的那团软绵绵的黑暗不断的把它扯开,它又复原过去,我接着重复。

不断的不断的,忽然那团黑暗好像放弃了似的,缩成一团倒在了我脚下。

身旁都是一片光明,不再有窒息感,孤独感似乎也消失了。

我得意的朝黑暗笑了笑,说:“再见。”

黑暗忽然消失了,我身旁只有一片无边无际的白色。

什么都没有,连痛感和窒息感这些感官都没有了,我像个活着的死人。

我又大声叫起来,但这一次连黑暗都没有了,没有任何的回应。

在一片寂静当中,孤独感卷土重来,彻底吞噬了我。

我站在原地,呆呆的落下泪来,忽然有点怀念消失的黑暗。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