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

同人淡圈,只吃不产,原创亲妈。

扩列的话戳这里:1619785673

我的狗老了。

他的毛粗糙了很多,像是我叔叔下巴上那些扎人的胡子,即使不在换毛季也不断的往下掉,简直成了我抱他时的阻碍,每次放他下来,我最好一件皮大衣就变成毛大衣了;一口稀稀拉拉的黄牙再也咬不动那些塑胶玩具了;看到兔子也不会追上去了,只是懒懒的叫几声,赶远了了事。

他总是懒洋洋的躺在大门口,像条旧毛毯,就是有人踩到他的尾巴他都不吱声了,只是抬头,用一种脱离俗世的高僧一般的眼神无声的谴责你,直到你败下阵来老老实实和他道歉。

这个滑头。

我有时候会捧住他的脸,认真的和他说:“喂,你老了,老到掉牙喽。”他摇摇尾巴,然后不解的看着我。

好吧,又是这个眼神。我一如既往没能坚持多久,松开了他极有肉感的脸,又在他毛嘟嘟的耳朵上狠狠揉了下。

想想他还真不怕老,估计唯一怕的就是牙真的全掉光了,只能吃小粒狗粮,啃不上骨头了。

狗十二岁了,算人类的年龄,这个时候应该正是少年时期,我这个时候还拖着条鼻涕到处跑,或者站在街边对沿途通过的漂亮女孩儿吹口哨,但狗已经老了。

狗是条不怎么纯种的美国可卡,在他的同类中,他活的算非常长的了。

狗没有名字,就算和我一起呆了十二年也没有,狗一直就是狗,我一直这么叫他。

他刚刚到我手上的时候还是条六个月大的小狗,在那个宽敞的牧场上左顾右盼了好一会儿,寻找自己刚刚离开的母亲。终归还是小,我扔了球给他,他马上扑住了,咬着,颤颤悠悠甩着两只大耳朵,直直往我怀里扑,马上忘记了找母亲这件事。

我挠挠他的下巴说狗啊狗啊这是缘分吗等等一大堆废话,他就拿那双眼睛看着我,那个眼神多久都没变过。

我说我就要养这条了,别说五头牛,来十头牛都不能把我拉回去了。

那个卖狗的一脸为难,说什么种不纯,毛太淡,眼睛不好看,耳朵太大,本来打算扔出去当肉狗的………结果我还是买了,以纯种狗的价格。

没关系嘛,就冲这一眼,他值得。

等到我揣着这个小肉球回家以后,他突然想起了找母亲这回事,在空旷的客厅里兜兜转转了好几圈,蜷缩在角落里默默发出哭泣一般的呜呜声。

我忽然心软了,抱着它犹豫不决的想自己这样把它带过来究竟是算好事还是坏事,狗在我的怀里呜咽着,然后竟然慢慢的睡过去了。

我从来不是什么善良的人,也不会真的在意狗的感受,但我希望我的狗能够过好,仅此而已。

他似乎很久没有以前那种活力了,对我也没有以前那么热情,但我确信他还是喜欢我的,嗯,以一条老狗的方式。

他有一天也会死掉的吧,我很不乐意的决定等待这件事发生。

他老了,但我们的生活现在还在继续。

他还能吃我剩的几块稀烂的骨头,他偶尔也会追追鸽子,而我偶尔也不嫌弃他的毛,用力抱抱他。

就这样吧。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