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

同人淡圈,只吃不产,原创亲妈。

扩列的话戳这里:1619785673

“………怎么了……”

八木睁开眼睛,看到的仍旧是一片黑暗。是因为起来的太早了吗……可黑暗安然的包裹住了一些,没有一丝光线透过窗帘洒下,四周尽是一片令人不安的黑色。

八木能听到身旁绿谷均匀的呼吸声,也可以确认青年还未醒来,也不便叫醒他,于是坐起身来想去把窗帘拉开———不知道为什么,他迫切的渴望看到光。

他摸索着周围,被子、床头的支架,小心翼翼的站起身,依旧是一片黑暗,色彩似乎被晕成了一团,周围原本应该熟悉的环境也变了个样,处处都危机四伏,原本应该是墙壁的位置是一片空旷,抬起头却猛的撞上了墙壁。

八木只觉得额头一痛,眼角不自知的渗出些生理性的泪水,随即好像有温热的血液沿着额角流下来,他伸手抹去了血液,再扶着面前的墙走向了他记得窗帘所在的位置。

摸到了窗帘粗糙的布料,八木紧紧攥住了那一块儿窗帘,向边上扯开,熟悉的挂钩摩擦到挂杆的噪音在八木耳边传来。

八木能感到阳光的热量刺戳着他裸露在外的皮肤,但是仍旧是一片黑暗笼罩着他的视觉,没有一丝光亮。

阳光照射在卧室里的床上,绿谷眯了眯眼睛,看到八木站在窗前,若有所思的沉默着,刚想出口的疑问一瞬间化为了半是疑惑半是不安的呢喃:“俊典………?”

金色的发丝被阳光照耀着,半是透明半是蜜糖一半的颜色,苍白的肤色在阳光下几乎可以看清血管的纹路,血顺着额角流下,触目惊心的红色。

他虚幻的像个被新上了漆的瓷偶,蓝色的瞳孔却失去了光彩,像两颗被蒙上了一层灰的蓝色玻璃珠,镶嵌在“瓷偶”的眼眶里。

八木犹豫了一下才开口:“我好像看不到了。”




幸亏在这个时候医院还没什么人,不然英雄“Deku”拉着前No.1英雄飞奔去医院一定会成为世界级奇景。

绿谷听到八木的解释的一瞬间就清醒了,匆匆给他包扎了一下额头上的伤口就拉着他去了医院。

其实对于八木来说,这并不算什么大事,毕竟以前中个性的经验数不胜数,单单是失去视觉还不算什么事。

但是绿谷的态度让他觉得自己好像下一刻就要倒地身亡了一样,不由自主地也跟着紧张起来。

结果不是个性事件,也许是比这更严重的事。是因为以往的旧伤落下的后遗症,因为突发的状况太突然,而且也没有检测出明显的内伤或者外伤,只能暂定为暂时性失明,但是没有人清楚这个暂时性会有多久,也许是一生,也许只是几个小时。



沉默的黑暗,或者是黑暗的沉默仿佛要将所有的空气都抽走一样的,固执的凝结着,在不清楚路途长远,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听不见的情况下,八木甚至都不清楚自己是活着还是死了,只知道自己只能沿着面前这条被指引着的路走下去,但是那尽头有什么……?指引他的人也许自己也不清楚。

他听到了门被推开的声音,好像一瞬间撕裂了那几乎让他不能呼吸的压迫感。

八木觉得自己从未如此感谢听觉的存在。

再往前,沿着不再寂静的可怕的道路走下去。

视觉的消失让他的听觉反而敏感了很多,能听到很轻的风声和缓缓漾开的水声,有什么柔软的东西带着微风擦过他的耳旁,他伸出手,指尖划过一片落叶,蜷起手指却只感受到自己手心里温热的汗水。

八木愣了一会,站在原地小心翼翼的打开了手掌,这一次,一团花瓣落到了他的手中。

……这个时候最常见的花,是樱花。

花落了。

一簇簇花瓣拥簇着干枯的蕊从枝头飞落下来,失去了花萼保护的那些花瓣松散开来,从由根部开始脱落,一片片飘到行人的肩膀、头顶和手中。

“……樱花是被很多人所崇敬的花啊。”八木用指尖摩挲着花瓣光滑的表面。

“他们宁愿尽数落下也不愿在枝头枯萎,而且是在初春开的花……”绿谷抿起唇,努力从唇角勾勒出一个自然一些的笑容,同时让自己的声音轻快一些,但这很难做到。

他沮丧的闭上嘴,替八木拍掉肩头和头发间一片片的花瓣。

八木忽然笑了:“又来了啊,少年,如果不开心的话没必要勉强的,你对我说过这样的话吧?”

他眨了眨眼,轻微的颤动并没有成功的掩饰掉无神的瞳孔里的失落。

“樱花雨一定很漂亮吧,希望我们还没有错过它。”

绿谷在每一个樱花刚刚开始冒出花苞的时候总能看到八木对着那些带着疤痕和扭曲的枝条低声自语,花苞微微颤动着,好像真的能够听懂,而八木的脸庞逆着光,金发如同太阳的光芒一般耀眼,折射出清晨被雨露浸湿的阳光。

他更喜欢樱花开花的季节,哪怕那时还有春寒,也许还遗留着未融的霜雪。

这个时候开的樱花是单瓣的,香味也淡得可以忽视,不是适合赏樱的时候。

八木站在纷乱的樱花雨当中,像是补全了这樱花雨当中残缺的什么东西,时间的流逝似乎都被这一刻所迷惑,樱花飘落的似乎更慢了,飘落的花瓣,站在花瓣中的人,构成了一张一生都无法遗忘的画作。

绿谷发现自己竟然笑了,唇角不可控的抿出一个浅浅的痕迹。

…一切总会好起来的,是的。


风声、人们的谈笑声、不知从何而来的鸟鸣声似乎填补了黑暗。

是错觉吗?

八木忽然看到了黑暗中一束微弱的光,飘忽闪动着,忽然分裂成了无数的光斑,颤动着在他周围环绕起来,最后组成了一个整体。

樱花。

漫天飞舞的花瓣,还有道路两旁长满了密集的一簇簇樱花的樱花树。

天很蓝,阳光透过轻薄的云层照在南面的花朵上,花瓣彻底的张开着,明媚着。

颜色深淡不一的红色、粉色的花瓣漫天飞舞,地面上浮着一层浅浅的花瓣,风不时吹过,将花瓣拂开,露出底下一层冒着草尖的地面。

“…樱花,真的很美啊。”

蓝色的瞳孔恢复了神采,“木偶”的眼睛漆上了油彩,不再虚幻,而是真实的,可以让人触碰的心安。

绿谷惊诧了一瞬,几乎是在下一刻就释然了。

“嗯,很漂亮………”

樱花的花语,是希望和爱恋。

比任何心情都更美好的,哪怕是苦涩的也让人不忍放开的爱恋。

潘多拉魔盒中的最后一个礼物,比世间任何珠宝都要璀璨的希望。


评论(4)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