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

同人淡圈,只吃不产,原创亲妈。

扩列的话戳这里:1619785673

之前的hp设定

1.


雨天。


霍格沃茨大堂上方的乌云灰蒙蒙的,一如学生们的心情,魁地奇比赛没有因为雨天而取消,不过比赛的难度理所因当的提高了,天喰用叉子拨动着盘子里的土豆和培根,没有一点食欲。一整个下午,他都要待在人多的地方,而且还很可能要面对魁地奇比赛败北的痛苦………天喰摇了摇头,决定要努力忘记这些。


盘子里的主食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布丁和苹果馅饼,现在再去拣已经来不及了, 只能把盘子里这些东西凑合吃完。自从入学时戴上分院帽的那一刻,天喰还没有感到这么紧张过。


他还记得自己那个时候有多么绝望,面前起码坐着几百个人,分院帽迟迟不做出决定,他用帽檐遮住眼睛,努力想象自己被包裹在一个巧克力跳蛙里面,蹦跳着逃出这些目光的注视。


分院帽在问他:斯莱特林?


就这样吧,他只想快点结束,然后回到某个角落的座位上。


但是他突然想起了一个身影,他蜷缩在那个巨大的房间的角落中,努力想让自己的存在感变得再稀薄一些,而那个尚还年幼的通形向他伸出了手,说道:“你好!”是像太阳一样温暖的人,不知道为什么,待在他身边就会很安心。

天喰是这样觉得的。


通形那个时候已经被分到了格兰芬多,正坐在桌子边上表演一个不是很成功的小魔咒,把自己的鼻子变成了浅蓝色,引来一阵笑声。他看到天喰,朝他眨了眨眼,因为鼻子的缘故看起来有些滑稽,天喰情不自禁的笑了。


希望能和那个人……分在一个学院啊。


于是天喰坚定的告诉分院帽【那是他少有的一次坚定】:“我想去格兰芬多。”


他的愿望实现了。


不知不觉已经过了好几年了啊,百万果然是个很厉害的人,现在也是格兰芬多队的队长,是很重要的守球员………自己一直在追赶,但却还是觉得不能到达他的领域。


今天的比赛会不会赢啊……天喰控制不住的想象着自己失败之后对手和观众们的表情,焦虑的情绪更加强烈了。不过有百万在就肯定没有问题……一定不会有问题的,他是最好的队长啊……天喰努力把盘子里剩的食物塞进嘴里,再咽下去,他掏了掏口袋,那里有一小瓶吐真剂、一串钥匙和一瓶他随时都会带着的糖,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习惯了用糖果来缓解自己的焦虑;那瓶吐真剂是魔药课的作业,他觉得质量不是很好,就带了一部分出来想要再改良一点。


好紧张………他心不在焉的想把糖果倒一些到嘴里,却没注意到拿的是吐真剂,差点被呛出眼泪:“呜哇……这个剂量真的没有问题吗?”


他担忧的晃了晃空空的瓶子,把盖子塞上。这个时候,通形从旁边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比赛马上就开始了,你不需要去准备吗?”


天喰感觉自己的脸一下子涨红了,心脏狂跳起来,这是吐真剂的原因吗?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不知道为什么,一种模糊的情绪忽然充满了天喰的脑袋。总有种不好的感觉……要不要告诉百万误食吐真剂的事?不过下午还有比赛,如果耽误就不好了。果然还是先别说吧。如果真的有事,之后再道歉应该也不迟。


天喰张了张嘴,犹豫的开口:“我马上过去……”意料之中的情况没有发生,吐真剂好像没有发生太大的作用。天喰把空瓶子塞进口袋,想道,既然现在没有问题,那应该可以撑过魁地奇比赛。


不过刚刚通形过来的时候,有种很奇怪的感觉……


2.


赛场旁边的休息室里,扫帚已经都放好了,通形抓住其中一把站在了最前面:“准备好了吗?”房间里响起了几声回应,天喰感觉有点轻微的恶心感,可能是吐真剂的副作用,但也可能是因为自己多心,他不希望为此错过比赛。


哨音响起,天喰蹬了一下地面,扫帚飞向上空,他搜寻着场上的游走球,因为是雨天,视野之中一片灰蒙蒙的,要看清楚那些神出鬼没的球不太容易,他眯着眼睛,看到前方几个赫奇帕奇的球员正用球棒把游走球击向波动的方向,赶忙俯冲过去,用力把球棒甩向球的方向,偏了一点,没能挡下来,不过球打了个弯,没有击中波动。


没顾好方向………不过如果打中波动就糟了,她是找球手,可以很大程度上决定比赛的胜负。还有刚才那个球的力度……也不对劲,明明看着很用力却刚好偏了一点点,似乎也不是故意的……


“你今天怎么啦?它本来就不会击中我呀。那个时候看到了吗?球棒滑了一下,力气不够呢。”波动好奇的围着他绕了几圈,突然来了个骤停,赫奇帕奇的找球手慌忙向她的方向飞去,他还以为波动看到了飞贼。


“不陪你聊啦,我好像看到飞贼了……好像又消失了,真奇怪!”波动笑了起来,向对方的找球手吐了吐舌头,做了个抱歉的表情。


天喰沉默的点了点头,决定着重观察游走球的方位。不过之后的几次击打似乎都手下留情了,天喰甚至用不了多少力气就能把它挡下来,他察觉到有些不对,但现在也看不出对方的意图,只能先继续观望。百万接下了好几个鬼飞球,比分现在还僵持着,只差了三四十分,如果还要继续僵持下去双方的体力都会有很大的消耗,赫奇帕奇队的球员没有怎么利用游走球,天喰还没有感到疲惫,但对方一直都在试图投鬼飞球得分,而为了应对以及掩护波动,其他队员都已经很累了。


天喰有些迷茫,比赛已经进行到一半了,他还是没有看出对手的意图,他看向通形的方向,通形刚刚扑掉一个角度刁钻的鬼飞球,朝他这边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


奇怪的感觉…又来了。天喰低着头试图掩饰自己涨红的脸,同时赶快向旁边飞过去。


通形只看到天喰忽然匆匆飞向一旁,心里有点担心,他之前就发现天喰有点不对劲,可也说不出来是哪里不对劲,似乎是吃饭的时候开始的………他忽然发现自己一刹那间晃了神,赶紧集中精力,再次专心于比赛。比赛完之后再问问他吧,总觉得他有什么问题,应该是身体不舒服?另一边,天喰仍旧困惑于自己的情绪变化,以至于甚至差点被鬼飞球砸中。他知道自己不能一直这么恍惚着,但由于那瓶失败的吐真剂,天喰没有办法自如的控制自己的情绪。似乎只有待在百万身边会有这种感觉………果然这瓶吐真剂是有问题的,只是不知道药效什么时候消失。


这时候,天喰突然看到之前一直在闲逛的波动似乎紧张起来,忽然冲向了上空,又开始不断加速,绕过几个障碍,不时进行一个短暂的俯冲,观众席传来一片惊呼声。赫奇帕奇的找球员跟着波动左转右拐,但却始终跟不上她,天喰意识到波动已经看到了金色飞贼,显然,对方也已经发现了。


天喰抬起扫帚以加快速度,跟在波动身后,刚好击中一个游走球,他感到手腕震的发麻,果然之前都是为了节省体力没有特别用力,现在必须要使出全力了。接下来的几个游走球冲击力越来越大,天喰意识到自己不能只防御了,他用球棒击中朝他飞过来的游走球,把它击向对方的一个球员,正中那名球员的腹部,即使天喰留了力道,他还是动弹不得了。接下来应该会轻松一点……那个人是最重要的球员之一。


天喰这样想着,不由得松懈了,飞行的速度也慢了下来,此时波动正绕过格兰芬多的球门前,通形的扫帚浮在空中,他紧张的看着波动追逐那个小小的金色球体,并发出小声的惊叹。


我们这一次能赢。天喰的心里忽然升起了希望,这个时候雨也已经停了,阳光下的飞贼发出耀眼的光芒,通形的金发仿佛是要燃烧起来一般的熠熠生辉,不知道为什么,天喰突然明白了自己心中的情感是什么。


……原来是这样啊。


从来没有体会过的情绪,或者说一直以来都存在着,却不敢面对的情绪,那是——


似乎是随手掷出的泄气一般的游走球朝着球门直冲过来,波动已经离开了球门,继续追逐着那金色的影子,所以那个游走球现在的目标是………


“百万!小心!!”


两个人一直都不愿意正视的情感,以友谊来概括的那份情感是名为什么呢?


天喰朝着那个游走球扑过去,他眼睁睁的看着那一团红色直接穿过自己的手腕继续往前,他很确信自己的手腕已经断了,却感受不到丝毫的痛感,只有如坠深渊一样的恐惧和寒冷。


“障碍重……!”天喰用完好的那只手抽出魔杖,指向那只游走球,然而因为不能把握平衡,他从扫帚上坠落,径直坠向地面———他看到游走球击中了通形的肩膀,通形也从扫帚上摔了下来,但他施了一个完整的咒语,让天喰浮在了半空中,他自己则重重的摔在了草坪上,这一切好像都是慢动作,慢得让人以为可以改变……


天喰晕过去之前最后看到的,是那团金色的影子最终还是被握在了波动手中,但他此刻已经不是很在意比赛的结果了,他只想知道通形怎么了。


那种奇怪的感觉,那种陌生又熟悉的情感,是喜欢。


3.


“比赛结果怎么样?”“我们赢了。”


通形还躺在病床上,天喰坐在床边上,他的手腕伤的不算特别重,大概处理一下就好了。


“我们大概是今年伤的最重的一组魁地奇队员了,他们应该在万圣节的时候挂上我们的照片。”通形笑着说。


“嗯……”天喰心不在焉的回答,他不确定通形想不想让他回应,就在那场比赛中,他们其实已经清楚了彼此的感情。


……所以这种时候,完全说不出话啊,太尴尬了。


“我表现的怎么样?”通形转变了话题,天喰张了张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他应该把自己的想法都说出来吗?


“百万,你一直都做的很好,我始终觉得我赶不上你,就连这一次也是的,如果不是我没有反应过来……我……我很抱歉,你简直就是光,但是我……我还………”


天喰想阻止自己继续说下去,但无论如何都无法停止,这些话像是自然而然都从他的脑子里钻出来,他没有办法停止。


吐真剂终于发生了作用。


“还有……我喜欢你。”当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天喰恨不得立刻把自己藏起来,居然就这样直接说出来了……他的脸涨的通红,局促的用左手揉着袍子的边缘。


“嗯。”通形咧开嘴笑了,“我知道。”天喰觉得自己真的要再一次晕过去了。百万坐起来,身体前倾,抱了他一下:“而且我也一样。”


“我们这次可是大功臣呢,所以,其实你应该再等一会儿的……或者至少在别的地方。”通形笑着指了指门口,


“很多人想要进来探望我们呢。”


“?!!我这几天果然还是不要离开寝室了……”


“呃……恐怕不行?”


天喰环真的很后悔,今天中午去吃了那一顿午餐。


好吧,其实并没有那么后悔。

评论(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