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

同人淡圈,只吃不产,原创亲妈。

扩列的话戳这里:1619785673

百年孤独【3·2】

【3·1】见:http://zhongji464.lofter.com/post/1ebfb8a6_ee78c40e

“唔………”八木皱紧了眉头,捂住了腹部的伤口,绿谷注意到有血丝从他的嘴角渗出,忙紧张的问:“很疼吗?”

屋子被房间四周支起的器材架住了一部分,幸运的没有全部散架,支撑的砖头瓦片碎的一塌糊涂,支架也基本都断成了几节。八木被绿谷护住了身体,没受到什么冲击,只是胳膊和额头擦伤了,他感到伤口因为常规检查使用的药品还在隐隐作痛,但没有在意。

“还好……”八木揉了揉被擦出淤青的额头,抬起头,刚好对上了绿谷的眼睛。

绿谷感觉自己的心脏一瞬间坠落了下去,跃入无底的深渊。

八木离他很近,近到能看出斑驳的光从他的眼睛中折射出的痕迹。他的瞳孔是深蓝色的,此刻这宝石一般的蓝正倒映着他的身影。

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移不开视线。

绿谷涨红了脸,慌忙站起来,没敢再低头看,八木也察觉到了不对劲,局促的挪开几步,转移话题道:“啊………惠子怎么样了?”

他没什么力气,只能尝试着用手肘支撑着自己的身体看向惠子的方向,女孩显然还没有完全清醒, 挣扎着从碎片当中爬出来,蜷缩在被掀翻的床旁边发抖。

八木用手扒拉着身边的残砖碎瓦,拖动着全身向前挪了一些,但最终还是因为速度太慢而决定放弃。

他才开口想告诉惠子别害怕,就听到帐篷外传来了一阵声响,诧异的转头望向外面。

视线被帆布挡住了很大一部分,不过隐约还是能看到一些情况,绿谷半蹲着靠近帆布的边缘,小心翼翼的揭开一部分边角向外偷窥。

外面人不多,但都是陌生面孔,大部分用帽子或面具遮住半张脸,显得有些可惧。

其中几个人互相交流了些什么,马上散开来去,因为相隔较远,声音还被风声遮盖了一些,只能听到对话零星的一部分。令人庆幸的是这一部分恰好是最重要的。

尽管已经确定暂时没有危险,但绿谷的脸色还是阴晴不定,他犹豫着要不要告诉八木情况。

“果然吗……”八木看着绿谷的神色,若有所思道,“是afo吧?这么长的时间,也足够他重新回来了。”

“…嗯。”事到如今隐瞒也没有什么意义了,绿谷点了点头,回应道,“而且……他们要找的是你。”

“那就必须得逃走了。”八木压低了声音,几乎是在用气音说话,尽管这里不会有人听到,但两人还是下意识的降低了声音以防万一。

“他们要带走我应该不会是单纯因为afo想复仇之类的原因,以我的理解后果绝对比这还要严重的多。”八木低下头思考着。

“很可能是要挟,他们刚刚开始起步,资源很重要。而且您现在的身份也肯定不同于普通的俘虏,没有人会把您放在那个位置,他们能借此提出的条件太多了。”

“不太可能吧?他们一开始的架势实在吓人,连最新的巨型武器也出来了,应该不会是缺资源的………而且他潜伏的那么多年收集的资源足够了吧?”八木有些犹豫,显然对这个设想不是很相信。

“正因为这样才会缺少资源……”绿谷伸手在砖块的碎片当中翻找着什么东西,然后摸出一块巴掌大小的黑色物体,朝八木晃了晃,“这个就是证据,刚刚就注意到了,埋的不太隐蔽,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这么疏忽。”

是个组装简陋的炸弹,临时短路的开关没有被拨下去,所以根本不能爆炸,从跳动的倒计时能看出来是定时的,但不知道出了什么疏忽,竟然断开了计时,不断在二十和十九之间跳动。

八木伸手抹了抹地面上残余的火药渣,是最廉价的黑色火药,他艰难的笑了一下:“看来你是对的……如果他们想杀我,根本不会用这种东西。”

“所以现在最重要的是逃脱……他们应该不确定我们会在哪里,但是这里地方不大,整个找一遍总会找到的………”绿谷掀起帆布向外看了一眼,“最重要的是销毁这里的一些痕迹,同时吸引他们的注意力,附近最近的营地也要走几天,现在我们只能先逃走再下定论……现在营地里没什么人,就不用顾忌误伤了。”

“想到了?”八木几乎是马上接上了绿谷的话,“嗯,但首先因为我们不能什么都没有的在外面流浪个几天,这里能找到的补给有多少?出去以后可能暂时要在外面躲个几天了。”

八木支撑着自己勉强站了起来,走到原来柜子的部位抽出了里面铁质的盒子,从里面翻找出了两个打火机、一把手术刀、一瓶酒精棉和几个镊子,镊子已经锈迹斑斑,他盯着那猩红的锈迹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把那把镊子一同拿了出来。

他把那些东西递给绿谷,之后见绿谷没有阻止,就踉踉跄跄的走向了仍旧在发抖的惠子,把那件薄薄的军服从被单下面抽出来,给她披上,又替她擦了擦脸:“没事的,小家伙,现在好一点了吗?”

惠子并没有在意他的“忽然”出现,缓慢的点了点头,把脸埋在了屈起的膝盖之间,抱住了自己的肩膀。

“已经没事了,我们很快就离开这儿。”八木摸摸女孩柔软的发丝,安抚的拍了拍她的背。

绿谷看着八木,莫名的觉得有种熟悉的安全感,虽然现在的情况让人摸不着头脑,但八木始终都能想着他人的情绪,这一个熟悉的地方让他安心了很多。

他整理好搜集到的一些少的可怜的物资,无奈的把它们用柜子里存放的一条破烂不堪的旧军服包起来,把它们展示给八木看:“之后几天可能只能靠这些支撑了………应该够用了。”

他靠近那个能观察外面的口子,小心的向外瞥了一眼,幸运的是那群人还没完全分布完成,也没有人注意到废墟里这个不起眼的地方,周围大多都是破烂的帆布、砖块、碎裂的木棍,一眼看上去哪里都一样,这给他们提供了时间。

绿谷把那个短路的炸弹安放在惠子之前的床架下面,小声说道:“我们只有十几秒的时间逃到最近的遮蔽物去……从后面跑,离开以后往左边直着向前,不要回头。”

惠子不安的眨着眼,八木点点头,抱起了惠子,把军服裹紧了一点:“别出声,就当是在玩游戏……不用害怕,只是个游戏。”惠子紧张的点了点头,绿谷有些怀疑她有没有听懂。

片刻,他拨开了炸弹的开关,架起八木的一只手臂,猫着腰缓慢的由后面朝着旁边的废墟移动。

三个人的神经都处于极度的紧张,他们随时可能被发现,炸弹也随时可能引爆,20秒的时间仿佛被延长了,中途,一个戴着鸭舌帽的青年人好像注意到了这边,甚至朝这里走了过来,但随即被同伴拉了回去。八木险些被一块木板绊倒,他们将要扑倒在废墟中时惠子几乎要尖叫出声,但是被绿谷险险的捂住了嘴,没能叫出来。

他们走到大约几百米远的一棵被炸歪的矮树时,他们之前所处的那一块帆布被气浪掀了起来,火隐隐约约的冒出,一声巨响填满了所有人的耳朵,绿谷喊了一声,但是被炸弹的声音埋没了。

他们用尽一切力气向前跑去,像是那场发生在不久之前的战争中人们的表现。

不同的是,这一次,他们的目的从一开始就是逃脱。

评论(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