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

很难找到下家的底层写手,目前是ram rick受中心

扩列的话戳这里:1619785673

段子合集(2)

#一个小段子
#期末考试啦我更不动了呃
#话说动漫似乎也要更到神野之战了唔,略惆怅

“好了……”

八木正在工作,他目前能做的只有整理一些普通的文件和UA的教案,虽然本身并不擅长这类工作,但是介于他的身份,闲下来好像不是什么好主意。

目前还是很顺利的,如果忽略自己背后那个毛绒绒的脑袋。

“松开啊少年……这样很不方便。”

环绕住自己的手臂没有松开,反而更紧了一些,八木暗暗叹了口气。

“抱歉……抱歉但是……!我做不到啊……”绿谷抽了抽鼻子,在八木的背后蹭了几下,还是没有松开环着他的腰的两只手。

一直都黏着不愿意放开啊……和小孩子一样,不过其实他本来还只是孩子吧,之前那些事对于他来说,果然是太过沉重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开始这样了,应该是从这段时间敌人发动的袭击变得频繁之后,自己经历过那么多次危险啊,直到遇到绿谷以后,八木才记得起来去想。

……啊,好像的确略微有点多啊。

害怕?有多久没有真正的感受到这种情绪了,为他,一个没有了真正意义的躯壳去害怕,有意义吗?

八木偏过了头,苦笑了一下。他手上的动作没停,继续翻开那几页密密麻麻排满了文字的纸:“这么说,新的政府策略果然出现了啊。”

“嗯……”声音里带着明显的鼻音。

又哭了啊……这种情况下应该怎么办?安慰吗?但这样不会哭的更厉害吗?八木有些无措,但最终决定假装没有发现。

“把对于英雄的规定增加了一些,毕竟是非常时期。”绿谷没有回应,八木转过头,看到他仍旧把头低着,看不见脸。

“…有点热啊,你真的不愿意松手吗……”八木抓了抓已经乱的不行的头发,无奈的问。

“嗯。”这次的回答稍微坚定了一些,声音里颤抖的意味好像更重了。

“我没事……松开也没事的。”八木握住绿谷的手,慢慢的把他拉开,看到他没有反抗,就转过身看向他———意料之中的,已经连完整的句子都说不出来了,脸上也都是泪水。

“真的没事了,你看。”八木犹豫了一下,看到绿谷颤抖的更厉害了,揽过他的肩膀,轻轻的在他额头上吻了一下。

“好一点了吗?少年…………诶?!”

哭的更厉害了。

结果是,就这样被抱着哭了半个小时。

做错什么了吗?八木最后也没有想明白。

评论(2)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