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

同人淡圈,只吃不产,原创亲妈。

扩列的话戳这里:1619785673

百年孤独【4·1】

四周由空旷的棕红色土地逐渐过渡到了矮灌木丛,再然后已经看不到明显的人类生存过的痕迹,林木没过他们的头顶,草丛遮盖了脚印,仅留下了隐约的轮廓。

前不久刚刚下过一场雨,汲取了雨水的泥土很柔软,站久了就会从中陷下去,他们不得不加快了前进的速度,在林子里越走越深。

血从绿谷的小腿上不断滴下来,那条受伤的腿在他身后泥泞的地面上拖动出一条长长的痕迹,这对他们而言很不利,不过之前离开营地时没留下太多踪迹,他们也能心存侥幸了。

大约几个小时之前,他们引爆了那枚炸弹。

处于波及范围之中和之外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概念,在发觉到危险的一瞬间意识就几乎消失了,最原始的危机感占据了精神的大部分,处于被动的状态下最痛苦的感觉不在发生的时候,而在于之后。

而作为主动的一方,感觉则完全不同,在这个漫长的过程中意识占了主要地位,哪怕是再怎么恐惧,也只能保持清醒。

那是一种如同置身于冬日中冰冷的湖水一般的清醒感,所有思绪都被冻结了,只有最主要的那几根神经缓缓跳动着。

这样做是对的吗?

能够成功吗?

会发生什么?

然后,所有被冻结的那些神经都被一声巨响和扑面而来的烟雾唤醒,疯狂的跳动起来,像一条条被强行从冬眠中唤醒而丢入油锅的蛇,猖狂而带着绝望的做着最后的挣扎。

是成功了……吗?

被炸弹吸引了注意力的敌人一开始并没有注意到从营地后面绕过去的几个人,还算是顺利,但由于距离还不够远,有一块被炸飞的金属碎片歪打正着的打中了绿谷的小腿。

仅仅是一块碎片已经让肌理几乎分崩离析,尽管只伤到了皮肉,但单单是视觉和感觉上震撼力都已经能称得上惊人了。

一个洞,这是最贴切的形容,金属片穿透了小腿的皮肤,直接钻入了里层的肌肉,血液好像反应迟钝了,慢慢的一滴一滴从那个伤口中流下来。

绿谷的小腿已经无法活动了,如果强行支撑只能让金属片进入更深,甚至还可能伤到神经——那就得不偿失了。

但既然还留在营地当中的敌人都已经自顾不暇,暂时就不必要担心了。

他们刚刚跑过的路段坑坑洼洼,布满了弹痕和一半被埋在地下的弹壳,但此刻已经都是青草和泥土的腥气,血液的铁锈味和火药当中的硝烟味已经彻底消失了,风尘仆仆的从战场闯出来,然后找到了一处庇护所——这是他们当前的感觉。

折腾了几个小时,天已经快黑了,几棵低矮的树苗被踩的东倒西歪,他们随处找了个地方坐下,开始查看找到的一部分能用的物品。

“两件旧的军服、镊子、酒精棉………”八木皱着眉头翻看少得可怜的几样东西,“没有食物吗?”

“没有找到……这几天恐怕会很难熬。”绿谷摸了摸后颈,为难的说。

“说起来……你的腿还好吗?不需要处理一下?”绿谷一怔,摇摇头,“不要紧,暂时不处理也没问题。”

“……现在这个天气不处理会更严重的吧?这里面应该有绷带和纱布…”八木从衣服的口袋里面找出一卷纱布,看着绿谷,等待他作出决定。

“………麻烦你了。”绿谷脸上有点发烫,他低下头向八木的位置挪过去了一些。

因为没有别的器材,也无法更彻底的消毒,只能简单的用酒精棉擦一下那几把甚至有些生锈的手术刀和镊子。

八木低头专心的擦拭手术刀,把后端生锈的部分用撕下来的棉布包裹起来。

“会很痛……你没关系吗?没有麻药就只能这样了。”“嗯……试试吧。”

的确很痛。

手术刀直接切开原本已经薄薄的结了一层痂的伤口,镊子穿过皮肉直接取出那个金属片,感觉就像这条腿彻底被折断了一样,再加上还要割掉一部分可能坏死的肉,绿谷的脸苍白的像张纸,他死死咬着嘴唇,硬扛着整个过程中的疼痛。

“嗯……?”八木停下手头的动作,往绿谷的嘴里塞了些什么,绿谷下意识的抿抿嘴,小声的惊叹道:“……好甜?你还带着这些吗?”

“嗯,还剩一些就带上了。”八木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瓶子,皱了皱眉头担心的问绿谷,“我碰巧带了药,但这个情况我也不能确定,可能会比处理伤口更疼……”

他把绿谷的裤子卷高了一点,用蘸上药水的纱布敷在伤口的表面,钻心的疼痛让绿谷倒抽了一口凉气,紧紧咬住了下唇。

“我尽量快点………”八木的手有点抖,他偏过头不去看那个伤口,加快了包扎的速度。

等到包扎好了以后,两人都已经出了一身冷汗,绿谷扶着身边的树站起来,向前慢慢走了两步,还是迫不得已的一下子跌坐在地上:“不行,这样哪怕是移动都很困难。”

惠子一直默默的看着,这时候愣愣的问:“要是没有食物的话……怎么办?”

惠子经历过同样的情况,显然很清楚这样下去的结果,八木脸色有些难看,他左右看了看,周围显然没有能用于食用的植物,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不知道。”

“等一下,”绿谷拖动着受伤的腿挪到了泥地上较为湿润的地方,指了指那边的一棵植物,“有这个在的话应该就会有河吧?”

“的确………水生植物不会因为一场雨就冒出来,但水源可能很远………”八木忽然站起来,“能照看一下惠子吗,我去那边看看,也许能找到水源和食物。”

“最好还是不要分开……这里的地形我们还不熟悉,如果走散了就没法再找回来了。”绿谷摇摇头,“或者……一起去的话就不容易走散了?”

“嗯……我们不能在这里耗太久……”八木低下头思索着。

一起去吧。已经没有办法了。

这是最后得出的结论,但这样下去能否找到水源,他们不清楚。

但这已经是唯一的方法了。没有人会怀疑这一点。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