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

很难找到下家的底层写手,目前是ram rick受中心

扩列的话戳这里:1619785673

花の呪い

天喰环觉得自己受到了诅咒。

由于自己的个性,就算是平常,他也不会过于随便的去挑选食物,也因此总能找到合适的食材来触发个性。

比如说章鱼腕就很好利用,虽然说偶尔也会出现豆芽菜或者因为无法飞行而毫无作用的翅膀这种意外,但是大多数时候都不会出错。

不管怎么说,他还从来不知道从身体里长出一朵花的感觉。

一切都要从早上开始,他难得的失眠了一次,第二天起来时都快到中午了,而且头发还比平时更乱了,用水擦了好几遍仍旧我行我素。天喰看到镜子里的自己,竟然没来由的想到了某部廉价电影中的克鲁苏,他又想到了电影里那些同样演技拙劣的演员面对克鲁苏的神情,不禁一阵恶寒。

哪怕是在路上随便溜个弯都能看到十来个异形种的英雄社会,天喰也不想就这样出门,更何况现在已经是中午了,是一天之中人最多的时候,而饭馆和便利店又偏偏是行人最愿意光顾的地方,光是想一想大街上人的眼神,天喰就不敢迈出门口一步了。

但是由于晚起,他的胃部已经开始由于饥饿隐隐作痛,而家里只剩下几块发潮的饼干。

尽管天喰想利用这点少的可怜的食物支撑自己等到人少一些再出门,可高中毕竟还是一个成长的阶段,他一边在心里默默想着为什么自己不能保持幼儿时的食量,一边也只能无可奈何的出了门。

诅咒总是需要一定的条件来触发,像是纺织机的针、美人鱼的头发或声音、还有花。

天喰没注意到他那盒饼干里掺杂了紫罗兰的碎屑。以新口味为噱头的商品不少,不过能给人造成很大的困扰同样也很多。

进来的犯罪率一向很高,所以如果在便利店时发现店员被劫持可能也不是什么特别新鲜的事,身为准英雄挺身而出也不是什么新鲜事,甚至还可能因为这一事迹而让人气更高,但天喰宁愿那天自己没在便利店里。

袭击就发生在他刚刚拿起一盒便当的时候,他刚好站在死角范围内,敌人没有看到他。

敌人的个性不是很强,看样子也不是什么老手,但店员还是被吓得战战兢兢,眼见着那个敌人长的能拖到地上的长发逐渐逼近店员的脖子,天喰还是决定出手。

因为戴了帽子,天喰觉得自己应该不会被认出来,现在的问题就是他能不能成功的长出什么东西。

他都快不记得自己早上吃了什么了,只能指望能变出点能用的,尽量不引人注目的解决掉这次意外。

他伸出手,努力祈祷这次不要失败,然而,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他的手掌仍旧没有变成任何东西。天喰好像回到了初中时期的那一次次个性测试,过去被嘲笑的画面仿佛再次重映,他闭上眼咬牙坚持着,终于感到手上传来了一丝异样的感觉。

天喰睁开双眼,却看到手上覆满了紫罗兰的花瓣,一条由紫罗兰的花茎长成的藤蔓缠着他的手腕,他也来不及细想,就冲过去操控藤蔓卷起仍在威胁店员的敌人,敌人反应过来,拼命挣扎,用长长的头发拍打着藤蔓,然而毫无作用,天喰用藤蔓把他扔出去,撞碎了玻璃门,敌人回头瞥了一眼,就连滚带爬的逃走了。

天喰没有去追,藤蔓已经缩了回去,仍旧缠在他的手腕上,他感到有些奇怪,他可以操控这些花茎,却不能让它们消失。

“是英雄……?!”

“不,那是雄英的学生吧?我好像见到过他!”

“太厉害了,那是什么个性啊!?”

糟糕。

刚刚不小心把帽子弄掉了,天喰看着周围惊叹的人,脑子里瞬间一片空白,他尽力平复自己的心情,努力想象这些人都只是各种各样的植物和蔬菜,但看着靠过来的人,他还是不禁慢慢往后退,然后赶快转身跑开了。

明明赶跑了那个敌人,但落荒而逃的他才像个罪犯吧。天喰这样想着。

胃里的灼烧感越来越强,天喰停下来喘气,刚刚由于过度紧张,他还没有感觉到疼,这时候,由于饥饿和奔跑,他感觉自己的胃部就快被疼痛击穿了。

“好漂亮的花!”天喰下意识的要藏起那只布满花瓣的手,他花了几秒才分辨出那是熟悉的声音。

通形好奇的看着天喰手上的花瓣,问到:“你今天的早餐是花吗?我不知道花也能吃啊。”“啊……不、不是,那倒不是………”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长出这个………”天喰举起手看了看,不知道为什么,那一朵朵浅紫色的花都在微微颤动着,而四周又没有风。

通形很快就放弃追根究底了:“说起来,你难道才刚刚醒吗?”天喰一惊,通形咧嘴笑了:“是头发啊,竟然这么乱,你好像经常会这样…”

不,比起这个,更奇怪的是手上的花好像颤抖的更厉害了,为什么还会再长出来啊……这算个性失控吗?

天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花朵沿着手掌一路爬升到了小臂,几乎就要到达肘部了。

虽然暂时无法控制,但好像不怎么严重………还是先不要说出来吧。

“之前只是出来买吃的………啊。”天喰忽然想起来自己好像还没吃饭,通形挥了挥手里的袋子:“刚好买了豚骨拉面呢,一起吃吗?”

(*注:这里指的是像泡面一样的那种品牌,上次在超市买了真的好难吃啊,对新手非常不友善的豚骨拉面泡面【到底是什么啊?!)

“……在路上吗?”“好像不行啊,不过我这里有店员送的奶糖喔,你先吃一点吧?”

虽然还是很饿………

天喰撕开包装,一边往嘴里塞一边想着,自己到底什么时候能吃饭啊。

他突然感到有点奇怪,这时才发现自己手上的花变成了粉红色,五瓣轻柔的花瓣像是呼吸一样的轻颤着。

自己果然受到了诅咒吧。

那个奶糖是樱花味的。

“你的花变颜色了诶……真的没问题吗?”通形探头看了看他的手,问到。

“应该………”

问题不在这里,通形靠的太近了,天喰甚至能隐约听到他的心跳声,他感到脸上发烫,小臂上的樱花在一瞬间突然长大了一些,蔓延到了肘部以上,它们之中所有的花苞都盛开了,然后从颜色最深的那朵花开始,它们的轮廓逐渐消失了,天喰的手终于变回原来的样子。

“啊……不见了。”天喰愣愣的说,通形则叫起来:“这里好像还有一朵花!”

天喰转过头,看到通形的手心有一朵小小的樱花,还未完全盛开,在他看到那朵花的一刹那,那朵花的花瓣全部张开了,散发出一丝若有若无的香气,然后便消失了。

他们愣在原地看着那消失的花好一会儿,然后通形看了一眼手里的袋子,下定了决心:“虽然还是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不过现在还是先回去吃饭?这种拉面我还没吃过呢。”

虽然说发生了这种莫名其妙的事,通形却是完全没觉得困扰,他伸手握住了天喰的手:“竟然刚好遇到了!我买了很多拉面喔!竟然还有这种口味啊,你看这个………”


也许是错觉,天喰好像从通行的手背上看到了那朵樱花,它欢快的摆了摆花瓣,又不见了。


也许这个诅咒也不是坏事啊。

评论

热度(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