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

这儿cn阿终

是个关注的大大比自己粉丝多的小弱鸡。

lofter主全职、小英雄、阴阳师,盗笔哑舍淡圈。

杂食党,雷很少而且踩了也没关系【所以你为什么要说出来】雷all叶all耀。

开学周弧

盲(蓝河第一视角注意)

“唔…………”眼前的事物好像被调低了一个亮度,看什么都沉浸在一片模模糊糊的灰色当中。
揉了揉眼睛,还是看不清眼前的景物。自己绝对不可能一觉醒来就近视了。有些不安的想着。
挣扎着爬起来,还好,眼前的景象虽然模模糊糊的看不清楚,可是大体还不碍事。应该是最近太累了吧?近几天的事忙完就去和大春请个假,休息几天调整一下。
随便找了件衬衫套上,打开电脑开始荣耀。最近状态不太好,尽量少熬夜……这么想着,登录上了蓝桥春雪。



竭力瞪大了眼睛,可是还是看不清楚面前的屏幕,握着鼠标的手微微颤抖着,甚至做不成一个简单的操作。面前模模糊糊的游戏人物僵硬的站在那里,不知所措的样子。
不对,自己最近几天不对劲,如果只是近视不可能是这种情况……
“唔!?”一只手拍上肩膀。习惯性的伸手向后抓去,“二笔你干什么?”手抓空了,回过头,只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
“蓝桥你最近不对劲啊,我在你左边。”面前的人似乎在说着什么,却没法集中精神去听。不对,感觉不到,看不到!焦虑的竭力睁大眼睛,还是没法看清,甚至连声音也听不太清楚了。
他似乎还想说什么,却被自己布满血丝的眼睛吓坏了,犹豫着开口:“蓝桥,你没事吧?”“没………没事!!”几乎是大喊着推开了旁边人的手,跌跌撞撞地从椅子上站起来,下意识地想走开,却被地上缠绕的网线绊倒,眼前似乎又模糊了几分……



再次醒来已经是在医院的病床上,医生靠在病床边的椅子上,冷静的告诉他,他得了失感症,算是一种心理疾病,极为少见的疾病,治愈的概率很低,除非与所爱的人进行亲密的身体接触,不然就会逐渐失去所有感官,直到成为植物人。医生显然知道这种病的严重程度,就连那可笑的“身体接触”也说的十分严肃。
怔怔听完了医生的简述,直到医生离开才醒过了神,自嘲的笑笑,自己的运气还真是不好啊……这病恐怕无法治愈了吧。想想自己憧憬的人,可是网游届的教科书啊……




病房里的电视噪杂声不断的传来。自己的感官基本已经消失,只能看到电视里一点点的轮廓,音量即使开到最大也听不清楚。
除了睡眠,其他时候根本不知道该拿什么消磨时间,之所以还开着电视,只是为了让自己有一点点安心的感觉。
外面的几个人争吵着,一开始还能保持冷静,后来甚至能盖过电视的嘈杂声,断断续续的传来。
“他根本……不愿说……!!!”“……就不说……随他去吧……”
从细微的只言片语也可以知道,他们在讨论自己的事。确实很感激他们,但没有希望就是没有希望,还是不用说出来比较好。
冷着脸看着电视里的人捧着世界邀请赛的奖杯,即使只能看到模模糊糊的黑影,也可以知道他们的喜悦……
渐渐的,冰封着的脸上出现了一丝裂痕。
勾起了嘴角,释然。他这样就很好,不必为一个恶心的同性恋注意什么。即使真的有可能被接受又怎么样?他们的差距,自己是知道的。





摸索着,抓起了床边的安眠药。
终于等到机会了。医生和护士都不在,没有任何人会注意到…………没什么舍不得的,毕竟,这也是注定的啊。自己已经什么都看不到了,最后剩下的,也只有一些简单的动作了。
没有任何犹豫,吞下了手中所有的药片。味觉已经彻底麻木,感受不到药片的苦涩,只有临死前的愉悦感。好像被轻柔的水托起了身体,只想进入永久的睡眠……
远在H市的人无法想到,在这里,有一个青年为他失去了生命。

评论(28)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