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

很难找到下家的底层写手,目前是ram rick受中心

扩列的话戳这里:1619785673

祝大麦!

violet:

[cp]#本宣##预售##成都CD##我的英雄学院#传承组CP绿谷出久X欧鲁迈特#出欧# 图文合志《糖果戒指》已经进入最后准备阶段,将于本次成都CD21与大家见面!全本200p+包括了五个可爱的师徒爱情故事以及多张精美插图,作者阵容包括了 @寻欢送命  @独腿老贼鸥  @言知暖处自朝晖  @禾策  @omo  @大梨子不喝水 厉害的太太!插图卡片会随机随书附赠一张,可以选择加购选项将全套卡片收入囊中,只需要5R,不吃亏不上当~同时我们为无法到场的同好们准备的通贩,这次依旧委托靠谱可爱的@天生地梦工作室 ,预售时间为3月16日到3月30日,链接见评论区。更多内容详情请见宣图图~老规矩,帮忙转发扩散本条博文的小可爱将有机会免费获得《糖果戒指》和全套特典哦~大家加油转发留言哦~

梦与现实

#同居设
#挺好一个梗被我写差了………

绿谷做了个梦。

他梦见了年轻时候的欧鲁迈特,还是穿着那一身看着有点旧式的战斗服,带着笑容去拯救别人。

年轻的欧鲁迈特总是大笑着,好像从来没什么东西能困住他。绿谷看着他的背影,就像很久以前一样,不过这一次,好像真的离他很近。

梦里无数飞逝的片段闪过,绿谷来不及仔细观察,但潜意识好像能明白,那些都是欧鲁迈特行动时候的片段,有紧急情况下的救灾,打击贩毒者,还有一些对于市民来说很普通的帮忙………

记忆里欧鲁迈特几乎每一次行动,绿谷总会在笔记本上记录下来,没漏掉过一次。他记得太清楚了,似乎已经烙印在脑海很深的地方。

但绿谷不清楚现在是什么情况,他有些迷茫的看着那些断断续续的光影闪过,他想抓住一个片段,手却径直的穿过,在空旷的梦里漂浮起来。

那些光影闪动着散开,然后他看到了那场几乎毁掉欧鲁迈特所有的战争。

是最后的那一段时间,All for one和欧鲁迈特都已经是在硬拼,欧鲁迈特身上的战斗服已经破破烂烂,大大小小的伤口布满了全身,他还是在以一种拼命的方式坚持下去。

绿谷感觉自己必须要去帮助他。他伸出手却触及不到眼前那一片废墟,有什么东西缠住了他的手,逐渐蔓延着,绿谷拼命挣扎却挣脱不开,那黑色的东西将他拖下无尽的深渊。

眼前的画面忽然碎掉了,像一块脆弱的玻璃,一片片碎片随着绿谷落入一片黑暗中。有几片碎片划过了绿谷的脸,伤口流着血珠,绿谷却没有感受到任何疼痛。

他想他必须要去帮助欧鲁迈特,要去………救他。

黑暗包裹住了他的全身,慢慢缠紧,他眼睁睁的看着面前一星半点的光,挣扎着,想要触碰到那光…………

他醒了。

天已经亮了,窗帘被八木拉开了,阳光闪的绿谷眼睛有些疼。他眨了好几下眼,才反应过来那只是个梦。

也还好只是个梦。

绿谷努力把乱糟糟的头发弄的平整了些,起身走向客厅。

八木在客厅里,正以一个奇怪的姿势坐在椅子上,他穿着那身黄色的西服,那身西服已经很旧了,洗的几乎看不出颜色。

他对着早饭和领带较劲,自从退出英雄界以后,八木就很少穿西装了,僵硬的手指显然不能对付缠起来的领带。

绿谷走到八木旁边,有些奇怪的问:“欧鲁迈特今天有事情吗?”八木还是在和领带较劲,低着头咧咧嘴说:“政府宣传部那边有点事,我这个退休的英雄还是有点用处的。”

他说这话时似乎有点伤感,不过都被脸旁垂下的头发遮住了。

八木又拽了一个死结几下,最后放弃了,他端起旁边的寿司下定决心一样的开口:“算了,先吃饭。”

绿谷心里有些难受,他轻轻叹了口气,弯下腰轻手轻脚的把八木转过来,帮他解开脖子上那一团领结。有几个结系的很紧,绿谷就慢下来小心的解开,等到全部解开的时候,他已经满头大汗了。

绿谷又帮八木把领带系好,拍了拍西服上的褶皱,然后给了他一个很轻很轻的拥抱。

他在八木耳边低声说:“要加油啊。”

“毕竟,无论如何你也是欧鲁迈特。”

八木一瞬间有些愣神,不过很快反应过来。他从绿谷怀中抽出手拍了拍绿谷的肩膀,报以一笑:“当然。”

拥抱

#教师节贺文


我该说什么啊。

这种情况……真是太差劲了。八木紧张的攥着白色衬衫的布料,把本来就空空荡荡的衣服攥出了一层层的褶皱。绿谷坐在旁边也是慌乱的不知道说什么好,还是没有人能打破这个局面。

一切的缘由都因为今天是教师节,绿谷提出要和八木一块出去玩一趟来表达感谢……不过他们也玩不了多少东西,而且还没逛多长时间八木就已经累的气喘吁吁,不得不在公园的长椅上休息一会儿。

在散步的时候没有感觉到什么,但是当安静下来的时候,两人就找不到话题了。

毕竟在情感经历上都还是菜鸟,一个没有真正意义上谈过恋爱,另外一个则完全没有经验。

八木想了想觉得这样下去肯定不行,于是开口试图发起话题:“绿谷少年,星期三有实战演习,准备好了吗?”

我在说什么啊。八木刚刚开口就后悔了,可是他实在想不起什么话题来缓解这沉默中的尴尬了。

“啊、准备好了!我分析了一下同队的八百他们的能力,像这样………”绿谷很快接上话来,甚至掏出了随身带着的笔记本准备演说。

他说的入神,完全没有意识到这有什么奇怪的地方,甚至没有反应过来他带八木来这里的初衷。

“你还真是……勤奋啊。”八木发现自己心里除了欣慰好像还掺了什么说不清的东西,心脏有一丝若有若无的抽痛。绿谷慌张的反应过来他们出来不是为了讨论这些,下意识的捂住了嘴,含糊不清的说:“抱、抱歉!!我一时没反应过来………”

还是安静,窒息一般的安静。

一会儿功夫,微风吹过旁边的枫树,几片已经被染成红色的枫叶挣扎了几下,最后还是飘落下来,八木垂下头,弯腰拈起一片,有些落寞的说:“…………秋天来了啊。”

绿谷抬起头:“欧鲁迈特。”八木疑惑的抬头看向他,却被吻住了。

绿谷很小心,试探着触碰着他的唇,小心翼翼的搂住了八木瘦弱的身体。

八木愣住了,任面前的少年试探着尝试拥抱、亲吻。

绿谷内心像一只谨慎的刺猬,无论如何都不想张开尖刺,也逃离不开尖刺的保护和拘束,但内心还是依赖着拥抱的温度,毕竟,无论谁都是需要抱在一起取暖的。

绿谷只是在干燥的唇上快速的索取了一个吻,随即紧张的离开,慢慢的向前靠在了八木的身躯上,松弛的搂住面前瘦弱的身体,他的动作很僵硬,也很温柔,仿佛对待一样玻璃制品那样小心,生怕面前的人一下子破了碎了。

像一只刺猬一样冷静的渴求拥抱,谨慎的依赖温暖。

可是假装坚强的刺猬总会找到合适的人合适的距离去接触、去拥抱,既不会受伤也不会伤害别人。

绿谷抱着八木,将自己埋在他并不宽阔的肩膀上,喃喃低语:“欧鲁迈特………”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