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

同人淡圈,只吃不产,原创亲妈。

扩列的话戳这里:1619785673

蓝河总喜欢嘴里咬着些东西,要不然不习惯似的,因为他最容易买到的也就是货物摊上那种廉价的糖,所以就总是吃着,口袋里也放一大堆,倒出来足以吃上好久。

因为他又不是有烟瘾的,平时也没什么不良嗜好,嘴唇软的像个姑娘,嘴里含着糖说话也糊糊涂涂的,刚刚睡醒一样。

王不留行就喜欢轻轻在他唇上印上一下,他知道蓝河脸皮薄,于是每次冷不丁亲上一下之后还特意舔舔嘴唇看着他,以一种暧昧的语气道:“很甜,多谢款待……”

平时王不留行总是一副正经的样子,所以开玩笑的时候格外引人瞩目———谁知道是为了一个小小的分区会长呢。

每每逼的蓝河面上通红,作势要拿剑砍他才为止;要是偶然钻牛角尖惹到蓝河真是羞愤到要和他单独打一场了也无妨,他知道蓝河是面冷心热的,躲过开头几次攻击,找个破绽搂到腰亲上一会儿就安生了。

蓝河不是记仇的,这种时候也没勇气再打了,红了脸嘟囔几句就过去了。

他们日常总是这样平淡的细水长流,伴随着王不留行有点坏心的笑和蓝河忿忿不平的嘟囔。

与此同时,小会长吃糖是出了名的,王不留行有时候看他从衣服袋子里变戏法儿般掏出一大堆薄荷糖、橘子糖、草莓糖就会啧啧称奇,在藏零嘴这方面,蓝河还真是比他还像魔术师了。

虽然荣耀大陆的虚拟人物不太可能生病,但王不留行还是有点怕蓝河吃糖吃出问题,于是就用草药弄出了一大堆稀奇古怪的糖,送给了蓝河吃。

蓝河不是很明白王不留行的用意,但还是缓慢的开始接受这份特别的礼物。

一开始上口还有点奇怪,但吃到后来反而有点上瘾了,再加上草药糖也吃不坏,蓝河更迷吃糖了。

尤其是王不留行的糖,其他的口味再吃反而寡淡无味了。

王不留行看他整天还是优游自在的兜着一大堆糖到处跑,打本都不释手,还真有点哭笑不得。

这一天的傍晚。

蓝河摇头晃脑的咬着嘴里的软糖,看荣耀大陆那轮缓缓落下去的人造太阳,靠着王不留行数离荣耀大陆的夜晚还有多久———这都是有数据安排的,有细心的账号卡还特意算了时间点、踩点看落日和日升。

夕阳的光给他的长发渡上一层光晕,王不留行觉得自己甚至可以数清楚蓝河睫毛的数量。蓝河鼓着嘴吃糖的样子总能让他看呆,这个时候的蓝河少了平时的干练,倒有几分天真———毕竟他还是个普通的、能称之为少年的人物。

王不留行听他数着数着,忽然一把抱住他,狠狠的亲了下去。

唇齿相缠,那一天的糖是枇杷味的,不算很甜,但总有种淡淡的香气缠绕着………

“多谢款待。”王不留行笑了笑,揉了把气急败坏的蓝河。

联盟众人的学生时代

#回忆向
#巨雷,ooc,我不知道我在写什么系列
#tag懒得打全就让它随风去吧

叶修/叶秋篇

叶修在小学的时候还是和叶秋一个学校的。

但是在屡次不带红领巾还每次都记叶秋的名字这一系列行为后,成功的被教导主任叫了家长。

叶秋从那个时候就开始担心他哥还会捅下什么篓子。要知道他俩脸和出生年月日都是一样的。

于是,只有九岁大的叶秋在那一天半夜起来,把所有自己的东西都用黑色水笔写上了名字,而且在睡着的叶修脸上写上了大大的叶修两个字。

在某些方面,这对兄弟还真是很相似。

果然,叶修初中以后依然不改,在初三快毕业的那一年,偷了叶秋的身份证和行李离家出走了。

叶秋恶狠狠的啃着他哥特意给他留的煎饼果子,决定等叶修回来那天一定要第一个骂他一顿。

但真等到那一天他突然发现,虽然他哥把职业届搅的天翻地覆还在外面待了好几年才回家,但他骂不出口了。

算了算了,回来就好。

《愿天下人都能有个好弟弟》



许博远篇

许博远远在小学的时候是远近闻名的老好人。

抄作业他绝对是最优人选,要是要去打点酱油、买点吃的他也经常是最常被拜托的,一段时间里他甚至做到了背锅侠的程度。

因为身上常常扛着一堆事儿,他常常匆匆忙忙的,身上磕到的口子东一道西一道,最后终于被他母亲发现了。

许博远的母亲在公司里算个女强人,她在发现了许博远在学校里的日常生活有多窝囊以后,当即大发雷霆,喝令许博远马上就改掉自己老好人的习惯:“再有人要求你做这做那就直接打他一顿!咱们不怕叫家长!”

许博远也很懵逼啊,他觉得自己这样没什么不好的,无奈母亲逼迫,慢慢的也没有以前那种老好人性格了。

但是习惯就是习惯,在工作以后时不时会复发一下。

同事还好,总都是朋友,但他没想到还真能再遇上那么无耻的人,还是以前尊为大神的人。

在叶修的淫威下不知不觉做了五天保姆还贡献了不少公会贡献值的许博远泪流满面:妈,儿子不孝,我打不过他啊。

《老好人是种病,绝症》


黄少天篇

黄少天就算是在以前也相当啰嗦,以至于老师不知道把他的座位调到哪里。

就算是在最后面自己一个人坐也能自言自语很久的黄少天同学。

周旋三四个学期以后这位班主任很无奈的告诉黄少天:“要是有能听你把话说完的人,那绝对就是真爱了。”

多年以后的黄少天,想起这句话忽然觉得有哪里不对。


《虽然是有人听他说话了,但都是男的啊。》


周泽楷篇

周泽楷在第十二次被认为是女孩子并被告白之后,终于下定决定去剪短发。

他很无奈的看着桌上的一堆情书,不知道怎么处理。

去理发店的时候新来的小伙计盯着他差点摔了一跤崴到脚:“不是,美女你也太高了吧???”

周泽楷沉默的愣住了,沉默的不知道怎么解释,最后开口只吐出两个字:“剪短发。”

………喔不对,是三个字。

次日理了短发的周泽楷来到学校,总觉得女生们看他的目光有些不对,男生的目光则多了一丝蛋疼。

第二天,书桌里的情书多了两倍,还多了很多巧克力。

顺便一提,周泽楷当时所就读的学校男女比例是1:3。

《辛苦了,枪王大大》


王杰希篇

王杰希十一岁时曾经被巷口一个算命先生拉住,说:“哎呦,您这眼睛可是难得!算来一定将来是会大吉大利的!”

王杰希那个时候还不信这些,冷漠的拍开了他的手准备走开,忽然,算命先生指了指旁边一条狗:“它眼底有锉黑毛,定是今日有血光之灾!”

话音刚落,那条狗就摔了一跤。王杰希大为惊异,当即拜那先生为师。

你以为这样就完了吗?不你错了。

隔天算命先生就跑路了,据说是狗的主人觉得他家的狗摔断了腿是他乌鸦嘴。

王杰希忽然觉得还是不要泄露天命比较好,会遭报应的。

《封建迷信不可信啊,王队》

包荣兴篇

包子以前还是个偶尔打打架、收收保护费的小混混。

那一天他正在看星座运势,有个人来砸场子,他习惯性抄起板砖想冲上去,忽然福至心灵问了那个人一句:“你什么星座的?”

那个人愣住了,同时包子的板砖一下子砸到了他脸上:“天秤座……我靠不带偷袭的……?!”

包子冲上去就把他的手反剪到了身后:“我只是问问,又没叫你回答。”他再敲了一板砖在那人脑壳上:“而且流氓什么时候说话算话过了?”

那一天以后,再也没有人敢去砸场子了。

那一天以后,包子就把星座当成了格言。


《星座玄学,没毛病》


楚云秀篇

楚云秀第一次接触荣耀是一个暗恋她的同学介绍给她玩的。

那时候还没什么具体攻略,大家都是各玩各的,自己在游戏中摸爬滚打,那个同学虽然自己游戏技术也不高,但还是想逞逞威风,在楚云秀面前露一手。

但是楚云秀出乎意料的很有天赋,没玩几次就上手了,反而是那个同学经常被围困,让楚云秀来替他解围。

一解就是好几年,于是这位同学非常感激,最终和楚云秀拜了把子。

拜了把子。

了把子。

把子。

子。

《似乎明白了什么》


苏沐橙篇

苏沐橙小时候最大的愿望就是有一座姜饼房。

她很少能吃到糖,所以很希望能一次吃个够。

但是叶修和苏沐秋的钱只能堪堪维持生计,还要给她交学费,根本不够买这些其他的东西。

所以每年圣诞节苏沐橙都会盯着橱窗里的姜饼房很久很久,解解眼馋。

苏沐秋心疼妹妹,每次都说等得了冠军拿到了奖金,第一个给她买一座很大很大的姜饼房。

但是还没有等到他们拿到冠军,苏沐秋就走了,叶修又是向来记不清楚这些事的,的确给苏沐橙买了一个蛋糕尝尝,但不是姜饼房。

后来苏沐橙自己买了一个很大的姜饼房,带到了苏沐秋的墓前面。

她对着叶修的目光坦然的说:“别把扫墓看得太严重嘛,就是我们来看看他,他来看看我们。”

“其实哥哥当年也很想要这种姜饼屋,我看到过他也经常盯着看呢。”

“哥哥也是小孩子啊,只是我那个时候还没有发现而已,再给他一次当小孩子的机会吧。”

她在墓前笑的很开心,好像真的又看到苏沐秋了。

地缚灵【叶蓝】

#能看见鬼魂的幼儿园老师
#鬼魂叶x幼儿园老师蓝

已经快到傍晚了,许博远把几个新来的小孩子安顿在院子里才得以脱了身,他精疲力尽的靠进办公室里的椅子,端起桌子上的水杯,回头看了背后的鬼魂一眼:“你还不能走啊?”

那鬼懒懒散散的飘在许博远身后,透明的手小心的耷拉在椅背上,仰身想往前靠靠,却控制不住的向前陷下去,险些一头扎进许博远背上。他也没在意,猛一蹦哒勉勉强强飘到、不对,应该算蹦到许博远桌子上:“没呢,牵缚哪那么容易解除。”

许博远本来已经把杯子凑到嘴边准备喝了,一看面前忽然出现了一张脸,吓的把水都喷了出来。他捂着嘴咳嗽了好一会儿才缓过劲儿来,根本没听到那鬼说了什么。他缓过来,就撑着办公桌直起身去敲鬼的脑袋:“叶修!!我说都是成年人了别这么幼稚好吗……”

只不过碰巧遇到这个地缚灵想帮个忙而已……现在距离还不能超过十米,太麻烦了。许博远烦躁的想着。

他的手没控制好力度,径直穿过叶修的脑袋,直愣愣的杵在那里,遮去了叶修半张脸。许博远意识到这画面实在太诡异,迅速的把手收了回来。

“我去看看那几个新来的孩子怎么样了……”许博远瞥了叶修一眼,匆匆走了出去。

小院子里几个大班的小孩子正排队玩着滑梯,倒是一派和谐;更小一点的孩子就跟着院子里看护的女老师玩游戏。

许博远靠在门口,旁边叶修也跟着飘了过来凑热闹。院子里一个孩子正往滑梯上爬,一抬头看见许博远立刻顾不上玩滑梯了,拼命挥手喊:“许老师!”结果没有注意脚下,摔倒在了地上。

还好滑梯不高,那孩子只是不小心磕到了额头,他撇撇嘴,一下子大哭起来。旁边实习的看护老师一脸的不知所措,跑过去手忙脚乱竟然不知道该干什么。

许博远慌忙从门口奔过去哄那孩子,他从口袋里掏了几下拿出几个美工课上叠的千纸鹤,在那孩子面前晃了几下,哄的那孩子安静下来后,轻轻把纸鹤放进了那孩子手中。

那孩子望着手里的千纸鹤,脸上的泪痕都顾不得擦就笑了起来。许博远替他擦了眼泪,终于松了一口气。

他走到那实习老师面前,细细交代了带小孩子的要领,那女孩子才大学毕业不久,频频点头就差星星眼了。

叶修还飘在门旁边,他看着说得正上兴头的许博远,心内不知为何有些惆怅。

许博远似乎反应过来,匆匆给谈话收了个尾,走到叶修旁边示意他和自己一起去整理东西。

“哎,小许你还挺尽职的。”叶修靠着物种优势伸手揉了揉许博远的头发,不过仍然直穿过许博远的脑袋去,没有碰到。

“那当然。”许博远把桌子上的文件夹一股脑塞进包里,没忘记回了叶修一句。

“没烟了,回头给我烧点?”叶修说了句意见,低头可怜兮兮的看着还在整理书本的许博远,许博远没忍住笑出声,笑着挥了挥手:“滚你的,你的烟一直都要我赞助吗?”

“算了算了……”

夕阳的光芒顺着爬山虎爬上窗户,洒进了办公室里。朦朦胧胧的笼罩着整个房间。

关于天使和恶魔的真正区别【叶皓蓝】(5)

#叶皓蓝注意避雷
#ooc预警
#蓝溪阁代表天堂的一部分势力,呼啸代表地狱的一部分势力,设定偏西方。
嘉世代表天庭的一部分势力,后因为一些原因被打击,势力不如从前。霸图代表阴界的一部分势力,与前嘉世为敌对关系。整体设定偏东方

刘皓跨坐在叶修身上,紧紧揪着他的领子,脸上的表情甚至有点狰狞:“你是道士?不对,肯定是在低级道士之上的职业!!!”

叶修被勒的有点喘不上气,他示意刘皓松开手,开口:“我家祖上好像是什么道士,当年离家出走之前和老爷子学了点东西自卫………”

刘皓的手还是揪着叶修的领子,虽然动作轻了很多;他有些不敢相信:刚才抓住他的恶鬼至少也要有几百年的怨气了,而且肯定是针对他的,叶修一张符那鬼就嚎起来了,这人的背景肯定不简单…………

蓝河还是没喘过气来,他扶着膝盖在一旁边缓边听着,忽然好像想起了什么,直起身子说:“的确………曾经有位姓叶的天师在杭州创了世家,这符咒像他的手笔。”

“本来我以为叶氏现在只有叶秋一个后辈。这是曾经嘉世的管束范围,近来这地方空缺人手,竟然不知道叶氏还有另外一位天师…………”

刘皓听过这天师的名号,现在他大部分魔力被封,万一叶修“手滑”给他贴了张符,他几千年的寿命就得重来了。刘皓一下子松开手想离叶修远点,却没想到被叶修的手臂绊倒,临摔倒前又拉了旁边的蓝河一把,结果摔在了一起。

蓝河猛地被拉扯着摔倒还有些反应不过来,刚想站起来却发现现在的姿势………很尴尬。

叶修半躺在地上,蓝河的身体扑在他胸口,刚刚好面对面,差一点就能亲上的位置。刘皓则倚着他的肩膀,双手条件反射的搂着叶修的左手臂。两个小家伙都是少年体型,顶多十三四岁,这个姿势倒也不算特别难受,就是有些难堪。

这下两个人可窘迫了,叶修倒还是不慌不忙的样子,挪了挪身体试图站起来,却被两个人压的动弹不得。

叶修看着眼前的景象沉思了片刻,然后开口:“那什么,能站起来吗?”

“你们很重。”

刘皓和蓝河第一次不约而同的喊了出来:“闭嘴!”蓝河挣扎着动了动想爬起来,却用力过猛一下子撞到前面,亲上了叶修的嘴。蓝河忙向后仰,从刘皓身下抽出腿,勉勉强强坐起来扶上叶修的肩。

嘴唇一下子被牙齿撞到当然是很疼的,叶修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摸着渗出血丝的嘴唇直喊疼。

蓝河怔怔的舔了舔嘴唇上的血丝,忽然反应过来,脸瞬间红的像充了血,他脑子里一团乱麻一时没抑制住身后的翅膀,白色的羽翼瞬间填满了整个空间。刘皓看到白色的羽毛落下忙乱划拉几下缩到了鬼屋的边角,现在的他就连几片天使的羽毛都不敢碰。

翅膀占地很大,幸而他们慌乱中跑到了鬼屋后台,没人发现。

叶修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倒也就不慌张了,他调侃:“小兄弟那么多年的初吻被哥夺了啊,哥会负责的。”

蓝河脸上一红,连丢了七个滚字过去:“滚滚滚滚滚滚滚!!!”

他心内平静下来,觉得这一失事没什么,朋友间的调侃也没错。

只是脸为什么会这么红呢……

鬼与盗墓者【伞瓶邪教注意】



盗墓者自失忆以后一直在墓里浑浑噩噩的找寻着自己的身世。

他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能做的就是紧跟着那些细碎的线索妄图找到自己的身世。他什么都不记得了,只知道自己姓张,要寻找自己的身世。

他到了很多地方,都只能找到一点点的痕迹,像雨后被阳光晒干的雨迹,但是仔细一看又找不到了。他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存在过,或许仅仅是个虚影。

盗墓者开始累了。

夜晚,他睡在一处公园里的长椅上,勉强的蜷缩起来,像一只猫。

半梦半醒间,他看到一个身影散发着柔和的白光走向他,盗墓者一向很警觉,他手一撑长椅一下子坐起来看向那个身影。

那个少年模样倒是清秀,样子不过十六七岁,可明显是漂浮在空中,身体是半透明的。他看到自己被发现明显的愣了下,随即开口:“你…………看得到我?”

盗墓者仍旧警觉的看着少年,少年有些尴尬的笑了:“对了。我………是个鬼。”他在空中慢悠悠的转了个圈:“这儿很少有人来,我看到你在长椅上睡着了,好奇就来看看。”盗墓者遇到的奇事不少,鬼魂也不是第一次见,就是从没看到过这般温和的鬼魂。

那少年接着说:“睡吧,我………不会伤害你的。”盗墓者看着眼前少年的笑容,不知为何平静下来,再看了看他,便抱着臂在长椅上坐着睡着了。

第二天盗墓者醒来,发现少年还守在他身边,一直漂浮在原地的位置。盗墓者有些诧异,那少年飘到他身边,也坐到长椅上,他蜷缩着身子,双臂紧紧抱着腿,他说死了挺久,没人能看到他,鬼也是会寂寞的。他问能不能跟着盗墓者一起走,盗墓者看着他落寞的神情,默许了。

从此这鬼魂就一直跟着他,就连在墓里也始终在他身边。盗墓者没觉得这和平时有什么不同,不过是身旁多了个说话的鬼。

听鬼魂自己说,他是车祸死掉的。盗墓者还发现他莫名对杭州有些留恋,就想着带他一起去杭州。

盗墓者一生见过的人不少,没有几个真心对他好的,这个鬼对他好,他就会全心报答他。毕竟,谁的心不是肉长的?

鬼魂听到他这极少见的主动提议,犹豫了下还是同意了。鬼魂在路上告诉盗墓者,其实他那时候有些害怕回去,害怕看到一切物是人非。

在杭州盗墓者很意外的找到了自己身份的线索,还有………鬼魂的墓。他看到了这一直都笑着的鬼魂难得冷下了脸,失神的盯着公墓里朴素的石碑,上面简单的写了三个字“苏沐秋”。

他看到了一个漂亮的女孩来扫墓,带来一束束不同的鲜花,鬼魂在女孩身前飘着,一句一句回答女孩的话,就算她看不到他。然后他看着鬼魂守着墓前的花,直到所有的花苞盛开,所有的花朵枯萎。

有一天盗墓者找到了一个有关自己身世的墓,他来到鬼魂的墓前问他这次要不要和他一起去,鬼魂第一次拒绝了。

盗墓者就自己离开了,回来的时候背着一把刀,和以前一样在墓中弄的伤痕累累,这一次那墓碑前再没了鬼魂的身影。

盗墓者没再看到那个鬼魂,善于观察的他却不知道,他从一开始就没看到鬼魂每一秒都在渐渐苍白、渐渐模糊。

直到消失。

关于天使和恶魔的真正区别(4)

#傻子作者终于想起了这篇连载
#依旧是叶皓蓝避雷预警
#今天的作者也在放飞自我

答应过刘皓和蓝河,叶修也不好再反悔,所以在这个周末他们还是去了游乐场。

刘皓为了“不吓到愚蠢的凡人”还是把翅膀收起来了,蓝河挺高兴的,一早上用叶修给买的材料做了挺多点心塞进叶修借给他的旧书包,背上就去叫叶修起床。

于是在七点半,叶修遭受了黑暗势力和光明势力同时的叫起床。他只能在两个小家伙的凝视下匆匆洗漱好带他们去游乐场。

啊,真像被真正的小孩子催着啊。

叶修家里真没小孩子的衣服,于是蓝河和刘皓只能勉强穿着长到大腿的衣服,还有被剪短的旧裤子。

蓝河还好,刘皓前面嘴硬留着翅膀,这下魔力消耗太多,只能保持幼童的状态,所以他的衣服大部分都被剪去了,看起来像穿着一条滑稽的长袍。

叶修看着刘皓,沉默了一会一个打横就把他抱着出门了,至少这样不会太引人注目。不过刘皓不是很配合,一路上没少赏叶修白眼。

这么一路上磕磕绊绊总算是到了游乐场,叶修就这么拖家带口的进去了。【buni

因为两个小家伙现在的形态很多项目都玩不了,叶修一个宅男又不想动,所以他们三个种族不同的家伙就排排坐在游乐场的长椅上一人一个冰激凌舔着。

叶修有些惊异的发现蓝河身上泛着淡淡地白光,刘皓的身上则缠绕着不起眼的黑烟,看上去和平时没什么不同,但是神情明显的有些呆滞。

蓝河忽然颤了颤身体,一副大梦初醒的样子,看到身旁的刘皓还是那副样子,想了想和叶修说:“去鬼屋吧?这样恶魔先生恢复的比较快!据说那家鬼屋很有名的…………”

叶修苦着脸看着这俩小祖宗把他拽进了鬼屋,他实在是不想动了。

这鬼屋布置的满简朴,但是到处都是蜘蛛网,房子里也有几个黑洞洞的豁口,仿佛有几双眼睛正往外看。前方先来的人不断发出尖叫,刘皓身上的黑气浓厚了不少,几分钟后就变成了少年的模样。

叶修有气无力的在前面带路,刘皓看着鬼屋里的布置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以前地狱的事,就落在了后面。

忽然从鬼屋角落里蹦出来一只鬼,长长的丧服破破烂烂,眼睛已经没有了,全身都是血。刘皓毕竟是生存在地狱里的,默默在心里吐槽了下这鬼的样貌就想离开,没想到那鬼一把抓住了他的肩膀,这鬼的力气奇大,刘皓挣扎不开,忽然惊恐的感受到自己身上的魔力正在被抽走。

按理说按照刘皓的身份普通的小鬼还奈何不了他,可现在他的魔力几乎都没有了,只能勉强支撑着自己,连挣扎都做不到了。

前面的蓝河和叶修忽然发现后面出了状况,忙赶过来,就看到刘皓已经被掐住了脖子,呼吸困难。

蓝河脑子一热就直接冲了上去,拽着那鬼的衣服让它松手,可现在的蓝河跟刘皓半斤八两,被鬼咬伤了手腕。

蓝河狼狈的退下来,正准备找个时机把刘皓带走,忽然看到叶修不知从哪里抽出一张黄色的符纸粘到了鬼的额头上,鬼马上松了手,脸上的神色变得狰狞,痛苦的嘶吼着。

叶修一把抱起刘皓拽着蓝河就往外跑,狼狈的逃出了鬼屋。叶修就直接抱着刘皓躲到了游乐场的一处阴暗地。

他们三个或多或少都有些负伤,蓝河的手腕被咬伤了,还在流血;刘皓脖子上的手印还留着;只有叶修只是因为奔跑的速度太快而有些气喘。

刘皓还坐在叶修腿上,没意识到这姿势有多暧昧,他忽然抓住叶修的领子问他:“你是道士??或者更加高级的东西!?”

关于天使和恶魔的真正区别【叶皓蓝】(3)

#叶皓蓝注意避雷。
#作者已经放弃治疗系列。




寄宿在叶修家的第二天。

睡到自然醒的叶修看到面前客房里两个大眼瞪小眼的人,觉得自己今天起床的方式可能不太对。

少年体型的蓝河正强行往幼童体型的刘皓嘴里塞东西吃,刘皓一边瞪着蓝河一边试图把旁边的粥糊蓝河一脸,背后缩小的翅膀还一扇一扇的。

两个小家伙的衣服都没变,松松垮垮的穿在身上倒也不至于掉下来。

叶修一脸懵逼的看着纠缠成一团的天使和恶魔,觉得他可能是睡迷糊了,应该再清醒一下。

蓝河似乎听到了叶修制造出的动静,抬头朝他一笑:“叶修你醒了啊?”顺手把勺子里的花菜塞刘皓嘴里。

叶修觉得他需要抽根烟缓缓,但是他发现家里已经没有烟。

所以他只能依旧假装淡定的问蓝河:“又发生什么了?”“节省体力啊!”蓝河一脸理所当然的回答他,结果伺机报复的刘皓把一碗粥糊到了他衣服上。

蓝河伸手抽了张放在床头柜的纸巾,擦了擦衣服,继续说下去:“神力和魔力都是有消耗的,消耗太大就会变成小孩子的样子…………我们通过吸取人间的正能量或者负能量补充力量————恶魔先生花菜是有营养的请您把它吃下去、!”

于是一大一小两个小家伙继续纠缠在一起,刘皓依然拒绝吃花菜,蓝河也依然执着着不能浪费食物。

让叶修觉得诧异的是,他竟然觉得这场景………有点萌?对于一个杜绝熊孩子体质的人来说,还真是很意外啊。

然后他就看着两个小家伙纠结了十来分钟,最后终于妥协的刘皓一脸不爽的坐在床上嚼着花菜,看样子很像只扁脸的加菲猫。蓝河则拿了几包纸巾,试图把自己的衣服彻底弄干。

他怎么觉得气氛有点尴尬呢???

蓝河应该也是感觉到了屋子里尴尬的气氛,突然一脸认真地抬头看向叶修:“周末去游乐园怎么样?”叶修看他的样子,艰难的问了一句:“为什么………?”

蓝河掰着手指数:“游乐场有很多的正能量啊、鬼屋也可以让魔鬼先生补充魔力啊…………”刘皓这时反应过来,看了一眼叶修又马上把头低下去,当然没能藏住眼底的期待。

蓝河数到最后抛出了必杀技:“可以的话我会给你做点心之类的报酬———!”

嘛,最后叶修再两双亮晶晶的眼睛以及点心的诱惑下答应了。虽然他并不是很想出去。

关于天使与恶魔的真正区别【叶皓蓝】(2)

#叶皓+叶蓝注意避雷
#100%ooc

1、

叶修本着自己在小学勉勉强强学过的医学知识给蓝河的腿上了绷带,还好天使的体质好,蓝河只是受了些皮外伤。

蓝河不好意思地说了声谢谢,叶修闲下来了,就看看依旧蔫蔫趴在沙发上的刘皓,搓了搓下巴,觉得他可能捡了个植物人回来。

他蹲下来戳了戳刘皓的脸,自言自语道:“嗯,没动作,该不会真的瘫了吧?”

于是刘皓炸了:“谁瘫了啊???老子还好好的!!!”叶修吓了一跳,差点一屁股坐地上。

他挣扎了几下站起来看着坐在床上一脸乖巧的蓝河还有躺在沙发上生无可恋的刘皓,又看了看他俩快把房间填满的翅膀严肃的问了一句:“你们到底算什么种族?”

蓝河看着躺在沙发上的刘皓,小心的往后退了退,回答:“我是个天使………他应该是恶魔。”叶修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25年的世界观崩塌了,他抽了根烟压压惊,在烟雾缭绕的房间里问蓝河:“所以………天使和恶魔真的存在?”

蓝河认真的给他解释了这个世界的世界观,包括存在的意义。

叶修艰难的消化了这些信息,想了想问:“那你们能把翅膀收起来不?我房间放不下了。”

蓝河乖巧的收起了翅膀,背后洁白的翅膀一点点消失,最后成为了背后的一对翅膀状的纹身。之前一直被无视的刘皓不爽的支撑起身子,对叶修比了个中指:“我就不收怎么了?”

叶修叹了口气,想,果然还是天使好啊……


2、

给两个人安排在另一间小小的客房,叶修打开客厅里电脑玩起了游戏,一盘打完还随便扫了眼自己开的网店。

忽然身后传来声音:“今天不是周末,你不去工作吗?”叶修一回头看到捧着饭碗的蓝河一边吃一边看着他的电脑屏幕。

“我就靠这个吃饭,打理打理网店什么的………”叶修顿了顿,问蓝河,“对了,你这些东西从哪里找来的啊?”

蓝河瞥了他一眼,指了指旁边的冰箱,叶修才想起来,自己前几天心血来潮买了菜,结果还是只能让那些菜自己发霉了。

叶修用眼角余光看见刘皓在客厅里的沙发上坐着,一点都不客气的大口吃着蓝河做的菜;再看一眼往自己狭小的电脑桌上堆菜的蓝河,叹口气再次觉得果然还是天使好。

叶修拿过蓝河递的筷子问他:“天使了解人间的情况吗……?小保姆你好像对人间很熟悉的样子。”

蓝河还来不及吐槽保姆这个称号,刘皓就插嘴说:“哎呦,叶哥你还真以为我们什么都不懂?”他翻了个白眼,背后那对黑色的翅膀得意的扇啊扇啊。

叶修没回答,径直把一口菜塞进嘴里。他愣了下,然后严肃的问蓝河:“蓝啊,你们应该还找不到住处,先在我这儿住下吧?”

没想到蓝河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谢谢!我正愁找不到地方住!”叶修本来就是当自己找了个保姆,没想到蓝河反应那么大,只能高深莫测的笑了笑,做出一副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表情。

啊,天使真好骗。

关于天使和恶魔的真正区别【叶皓蓝】

#叶皓+叶蓝注意,我会分开写的,小伙伴们可以根据标签自然取粮。

#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1、叶蓝篇

蓝河是个天使。

作为一个认真工作乐于助人的好天使,蓝河很不满意天堂那些肮脏的py交易。于是他毅然下定决心,下凡去看看人间那些善良的一面,再让天堂成为一个善与美的世界。

可是他忘记天使的翅膀只能在天堂用了,于是他去人间的路上,翅膀突然失力,啪唧一下摔在了人间的地上。

嗯,也就是从十几米的天上摔下来的吧。

蓝河无奈的揉了揉摔疼的脸,发现自己站不起来了。虽然天使的体质比一般人好一点,但是他还是摔伤了腿。

这时走过来一个一脸嘲讽叼着烟的青年,他惊讶的看着耷拉着翅膀蔫蔫的蓝河,思考了一下,然后本着助人为乐的精神把蓝河拖回了家。

………蓝河好像不算人喔?

于是叶姓青年捡回来一只天使。

2、叶皓篇

刘皓是个恶魔。

他是地狱里的副恶魔长,他觉得自己很快就可以接替恶魔长成为地狱之王统领整个世界,干翻天堂占领人间登上魔生巅峰咩哈哈哈哈,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可是刘皓同学,做恶魔,是要低调的。

在第N+1次迟到早退后,恶魔长终于发飙了,他直接把刘皓扔到了人间,美名其曰,历练。

但是刘皓没有气馁!他打算从人间重新攻占整个世界!

但是当刘皓准备出招干翻人间的时候:“草泥马老子魔力呢???”

于是被恶魔长夺去魔力的恶魔刘皓蔫不拉几的趴在地上,觉得魔生忽然失去了希望时,一位叶姓青年走了过来,本着为虎作伥,呸,助魔为乐的精神再次把刘皓扛回了家。

于是叶姓青年又捡到了一只恶魔。


叶修没有想到,这两个小家伙会把他的生活搅的乱七八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