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

很难找到下家的底层写手,目前是ram rick受中心

扩列的话戳这里:1619785673

文字【医生喻x病人蓝】【上】

长发的医生温和的笑了笑,在局促不安的许博远面前坐下。

女孩子………?啊,精神科有女医生还是相当少见的呢………

医生伸手挽了挽长发,过长的白色外套悉悉索索的在椅子旁边散开,一缕金色的阳光洒在她的脸上,许博远看的有些发愣。

“您的病状?”直到喻文州开口问他,他才反应过来。

等等,这声音,是男的?许博远甩甩头让自己冷静下来,开始陈述自己的症状。

“………您知道我是一名作家,最近我开始出现了一种很严重的症状,看到一段文字后会自然的想象出那种幻象,如果看到普普通通的名字也会想出一种幻象………”

“而且,真的太逼真了!我现在整晚都睡不着,梦里交杂着白天看到的景象……”

喻文州又是笑了笑,在随身的笔记本上记录下些什么,回答他:

“很多作家都会出现这种症状,可能是对于自己的作品或对文学本身的执念太深产生了幻想。”

“您可以试试适当的休息一下,不用每时每刻扑在自己的写作上。”

许博远皱了皱眉,这种回答他听到过太多的医生说过了,他深吸一口气,局促的绞了绞手,开口:“我试过,不管用。”

喻文州认真的看了看他,随后伸手向他递过一张名片:“我个人认为,这种“疾病”还是很了不起的,接下来你先当我是在和你闲聊。”

“你看看我的名字?”

许博远如释重负的接过卡片,看了看,他不过愣了一下,随即马上就做出了反应:“你的名字……是在黑夜里,一片黑色的湖倒映出夜里的明月,月光慢慢洒下,好像渗透了整个湖;湖里有几条鲤鱼,不时跳跃着,它们是银色的………湖旁有一片小树林,风吹过树叶发出轻微的飒飒声………”

许博远微微阖着眼睛,好像沉浸在一个梦中,喻文州一手把自己的脑袋撑着,听许博远把整个景象描摹出来。

许博远讲述完了,猛的睁开眼睛,一下子清醒过来。

喻文州一副了然的表情,眯着眼睛伸长胳膊隔着书桌拍了拍许博远的脑袋。

“首先我想告诉你,你真的是个很厉害的作家;然后,我大致知道你的病因了。”

“我看过你的档案,你没比我小个几岁,年轻人嘛,不用总是一副压抑的样子。”

结发【王蓝】


王不留行按照外貌和技能设定来说应该算偏西风文化的卡,但是他意外的很喜欢东方文化。一部分是因为蓝河的渲染,还有一些是因为他自己就喜欢这种古老、复杂的文化。

而且他对于这种喜欢有时候有些微的固执。

比方说有一次王不留行拿着一本不知道从哪里找出来的流水账古籍一本正经地对蓝河说:“蓝河,来结发!”当时蓝河正在喝茶,听了他说的话直接一口茶喷了出来,又被茶呛住,咳嗽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

魔术师难得的固执,蓝河给他解释了半天也拗不过他,不情愿的拿了根红绳子过来举行“仪式”。

王不留行的发型本来就是干净利落的短发,蓝河用指尖小心翼翼捻着他的发梢试了好一会儿也没能把绳子系上去。蓝河看了看王不留行,有些泄气的说:“太麻烦了,别系了吧?”

但是王不留行还是固执的不肯罢休,自己捻了额边一缕较长的发丝,竟然还真绑上了。

浅蓝色的短发系上深蓝的长发,意外的有些好看,不过红色的“月老线”就显得多余了,蓝河愣愣的看了好一会才移开视线,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几分震撼。

王不留行看着蓝河笑了笑,伸手牵过相连的发丝放在唇边落下一吻。

他拂上蓝河微红的脸颊半是调侃半是认真的开口:

“头发系上就有了一辈子的关系,那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搞事!搞事!

从前有个蓝雨庙,有个方丈不得了。

每个和尚听他指导,都盼望联盟更美好。

心脏话痨真奇妙,一把光剑一个光牢,

一个出错就会失败。

我有一个好战术,就约定在一起,

去寻找荣耀的秘密。

一旦看到白斩鸡,特别是蘸酱的,

我知道我无能为力。

吧啦啦蓝雨庙,光阵一出现,

就展开荣耀的一战,

吧啦啦蓝雨庙,光剑一挥出,

会实现最高的荣耀。

有了队友帮助,我的力量变强,

战败流言蜚语,我们也会努力,

就算战术多么奇妙,夺得荣耀的胜利,

比不上队友的重要。

有荣耀世界才美丽,

一次副本一起努力,一种战术一次奇迹,

为蓝雨送上了胜利。

糖【叶蓝】

许博远小时候特别喜欢吃糖,险些吃坏了牙口。

后来年龄渐渐大了,也懂事了,就自然没了吃糖的心思。当然,他没想到还会有重拾这个爱好的机会。

“咔哒,啪啦………”

此时许博远端端正正坐在电脑桌前,一双手灵巧的在键盘上敲打,boss已经快要红血了,耳机里不断的传来打斗的声响,他有些紧张,指挥牧师团加紧注意力,提高了手速。

忽然门口传来钥匙转动的声音,许博远还戴着耳机,没听到门口的动静。

叶修拎着几个塑料袋从门口踏进来,丝毫不见外的直接把塑料袋往许博远家的桌子上一扔,就直接瘫在了沙发上,顺手掐了烟剥了颗糖丢进嘴里。

叶修歇了没一会就待不住了,张望了下没看到许博远就径直走向卧室————许博远把电脑放在那。

叶修还是挺了解许博远的,这人挺敬业,干一行爱一行,没事就开着小号跟蓝溪阁抢boss去。

那边许博远正打boss呢,最后一击把残血的boss弄死了,瞬间放松下来,移开椅子才站起身就看到叶修在他身后。

“叶神……?你怎……”

话没说出口被叶修一个吻堵住了嘴,许博远本来坐的久了腿有些麻,这下手忙脚乱差点没一下子摔倒,也亏得叶修扶住了。

这个吻持续的绵绵长长,叶修身上带着些烟味儿,被更强烈的薄荷味盖住———那块还没吃完的糖是薄荷味儿的。

直到许博远反应过来推开了叶修,这个吻才结束。

他脸上有些红,晕晕乎乎擦了擦脸,下意识吐出一句话,却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说了些什么:

“这糖一点也不甜………”

文手挑战。

挑战人:终极
原作:全职高手
角色:蓝河【第一人称注意】【卡拟】



自己原有的文风:
挑眉露出不解神色,踏足下石质梯阶,一抹蓝色如淡墨于雪白画卷晕开,如微风迅速移到那人面前。

指尖抚上发梢,轻轻捻动疑惑看向面前人,看那人受惊转即露出一抹了然微笑,光剑抹上人面庞划开,一抹血珠滚落出于温阳中折射血色光芒,似是威胁。抬眸扫一眼那人惊恐神色,轻抿薄唇,音色温润如玉却是吐出悚然话语:

“谁告诉你蓝溪阁的人可以随意践踏?”



黑暗文风:
掖了掖身上破旧斗笠,握紧藏在斗笠下的刀子。

一步步走近小巷,鞋子慢慢敲打着地面,不紧不慢的发出声音在狭窄而空旷的小巷中回荡。

猎物。

看到前方依稀人影嘴角划出诡异的弧度,迅即冲上前去,斗笠在风中散开,发梢泛着白色的蓝色发丝松散开,微笑着听风声在耳边。

看那人疑惑回头,摇摇晃晃举起手中利刃直接刺向他的心脏,一瞬间,空气仿佛凝固了。

黑色蔓延过整个视角,好像无声的劣质黑白碟片。

过了几秒,血液汹涌自心脏溅出,他死死捂着胸口,耳边传来他无声的尖叫,浑浑噩噩再次在他胸口上用力补上一刀。愣愣看着他挣扎几下倒在了地上,望向半空的脸上凝聚着不甘和仇恨。

可是已经晚了。

血液溅在面颊,听得懂鬼魂磔磔的笑声和悲戚的嚎哭,神志逐步恢复清醒。

血、血………到处都是血……………




KUSO:
安静抿了一口手里的茶,听着周围小茶馆里嘈杂的讨论声烦躁的甩了甩脑袋。

直接一脚蹬在木质桌子上把茶杯甩旁边npc脸上,再一剑插桌子上。

“君莫笑君莫笑他怎么不上天呢?!?怎么不和太阳肩并肩呢???”



翻译腔:

少有的神采奕奕,看着几位十区会长那好像看到上帝被AK47扫射了一样的表情调侃道:

“哦亲爱的伙计们,你们看上去像吃了三年的仰望星空!”




【妈耶……写不好这个】





#王蓝99日(19/99)
荣耀大陆有家很有名的甜品店,蓝河总是跑去吃。就算带团晚了也要挣扎一下跑去看看还有没有。

他其实也不是很喜欢吃甜的东西,很多甜品店又贵,平时宁愿窝被窝里睡觉挨饿也不愿挣扎着爬起来出去吃。

但是夏天实在太热了,当然要吃点冰的。

那家甜品店别的不好,就是冰的糖水特别好,薄荷的清香混在冰水里,夏天喝特别解渴。于是每次去都得抢,甜品店门口就专门空了个竞技场,谁能到达前几百位谁就可以喝到。

荣耀大陆高手不少,几百个位置根本不算多,连蓝河这种普通玩家里的高手都得碰碰运气才能抢到位置。

这天蓝河拉着王不留行一起去,甜品店在下午开门,正午的阳光把竞技场洒满了,许多人在前面排队,熙熙攘攘挤的人难受,又是热,没多久身上出了一身汗。

终于前面的人少了,蓝河擦擦脸上的汗,走上擂台。

刚开始运气不错,大多都是来碰运气的普通玩家,甚至还有不怎么懂规则的萌新小白,蓝河知道时间不多,也没心软,不顾自己法力每轮都直接发大招弄死对面。

没想到过了十几轮,一道花花绿绿的身影靠着螺旋机翼飞上来,蓝河一瞥,内心叫苦不迭,这不是君莫笑是谁?为什么大神也要来凑这个热闹啊?!

君莫笑的能力自然不是盖的,没几下蓝河就被挑下了竞技场,垂头丧气坐旁边等王不留行出来。时间一点点消磨殆尽,到了黄昏,阳光开始减弱,蓝河早已睡着了。

王不留行从店里走出来,手里拿着两份冰水,看着蓝河一副乖乖的样子坐在竞技场旁边的椅子上睡的安稳,轻轻把他移动到自己肩膀上让他靠着。

太阳已经落下了大半,蓝河醒过来,看着自己竟靠着王不留行,还没来得及反应,王不留行就拍拍他脑袋把冰水塞他手上,笑笑开口:

“放的久,没那么冰了。”

“对不起。”

#王蓝99日(14/99)
蓝河有次和王不留行一起去吃砂锅。

说是一起吃其实是王不留行做完,蓝河和他一起吃,毕竟蓝河的技能点一点都没点在厨艺上,做出的东西虽然外貌还看得过去,但绝对称不上好吃。

蓝河到底是个东方的剑客,吃什么都习惯用筷子,偏偏使惯了剑的手太粗糙,不甚灵活,筷子使得不好。砂锅肯定是用筷子,王不留行也是习惯惯着蓝河,提前给他备好了碗筷,就恨不得帮他盛了。

砂锅里多是海鲜,滑是滑,于是王不留行就看着小剑客拿筷子夹啊夹啊硬是没吃上一块。小剑客赌气放弃了海鲜,努力去和过滤更难夹的豆腐过招,夹了好几次还是没吃上。王不留行全过程都盯着,以至于自己的筷子一直干放着,一点没动过。

小剑客到底还是放弃了和砂锅的斗争,抬头看看王不留行请求援助,王不留行看着他谴责的眼神笑出了声,伸手拿过一旁的勺子帮他盛进碗里。

“傻子。”

#王蓝99日(11/99)
蓝河喜欢小动物,而且喜欢的方向有些偏。

毛茸茸的类似猫之类的喜欢当然是平常的,不过喜欢蛇和蝎子倒是没什么同好。

荣耀大陆上蝎子类的都是小怪,不能带回去养起来。蓝河打蜘蛛洞穴的时候内心也有点遗憾,因为他觉得其实蜘蛛领主挺好看的。

为了避免蓝河跑出去抓条蛇带回来玩,王不留行给他弄了个跟宠,是只白色的布偶猫。

于是时常就会看到他抱着只猫在院子里乘凉,本来猫也是能帮助攻击的,不过天天被抱在怀里也是被宠坏了。

两人后来都变成了地地道道的猫奴,不过偶尔…………

蓝河还是会带点奇怪的小动物回来。爱好嘛。

从前有座山【叶蓝】

从前有座山,山里没有庙也没有和尚,只有一片郁郁葱葱的森林,一只老兔子在温暖的兔子洞里给一群小兔子讲睡前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只叫蓝河的兔子。为什么叫蓝河呢?因为他的耳朵尖是蓝色的,蓝的像森林深处那条小河。

蓝河一岁多,是普普通通的一只兔子,他自己一个人独来独往,从来没想到找一个伴。

直到有一天,他发现一只很小很小的狐狸,才刚刚断奶不久,藏在一堆叶子里奶声奶气的哭着。

蓝河本来应该离开,毕竟狐狸是兔子的天敌,多死了一只狐狸对他来说反而是好事。可是小狐狸那细细长长的哭声牵着他的耳朵,绊住了他的脚,他再怎么试也无法离开了。

蓝河心软了,想想这毕竟是个生命,就拖拽着小狐狸藏进了自己的洞穴里,感受到洞穴里柔软,温暖的泥土,小狐狸把本就细长的狐狸眼笑成了一条缝,蓝河看着小狐狸的样子,内心好像有一处抽动。

他有些气愤的想:明明是只狐狸还笑得那么好看!

不过还是惴惴不安的把小狐狸安顿在自己的家里了。

蓝河试着给小狐狸喂干草,胡萝卜,小狐狸看着他期待的眼神勉强咽下去,不过片刻又咳嗽着吐了出来。

蓝河有些失望,显然,食肉动物就是食肉动物,可是,他从哪里给小狐狸找吃的呢?兔子本身就是在食物链底端的啊,难道让他吃掉自己?蓝河抑制住这不靠谱的想法,看着小狐狸的眼神,他的心又软了。

于是蓝河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洞穴,决定碰碰运气给小狐狸找些吃的,说不定有鸟蛋之类的。

森林里危机四伏,蓝河躲躲藏藏走了一路,什么都没有遇到,中途还差点被野狗抓到吃掉,他只能垂头丧气的回到家里。

洞穴里没有小狐狸的身影,蓝河着了急,寻寻觅觅才在洞穴远处的一簇草丛中发现了嘴里叼着一张土拨鼠幼崽的小狐狸。

小狐狸显然没注意到草丛里的蓝河,贪婪的撕扯着嘴里的猎物,血溅了一脸都没有发觉。蓝河被眼前的情景吓了一跳,连连后退,却没注意脚边的树根,绊了一跤。

小狐狸发现了蓝河,放开嘴里的猎物跑向蓝河,蓝河吓得半死,只记得把自己蜷缩成一团抵御最后的攻击。心里不住的懊恼:就不该带一只狐狸回来!

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传来,相反,一阵温热凑上蓝河的耳朵。小狐狸仔细的舔着蓝河的耳朵,把脑袋上的血液蹭到了蓝河身上。

蓝河懵了,瞪着眼睛看着小狐狸把自己的毛发全部蹭上血液,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迅速的挣脱开,小狐狸无辜的看着他,歪了歪脑袋。

于是小狐狸就连滚带爬的把高他一头的蓝河拱回了兔子窝。

蓝河本来以为自己捡了只狐狸幼崽,养大了让他去自力更生就好,没想到狐狸已经有了自理能力,还赖在他的兔子窝里不走。狐狸长得挺快,过了一年多到了成年期,高高大大比蓝河高个两个头,还挤在小小的兔子窝里不肯走。

狐狸说自己没有名字,蓝河就给他取了个名字叫叶修,这是蓝河唯一算得上“养”了这只狐狸的地方。

“叶修你还赖在我窝里不走!?你都成年了不出去挖个洞打算一辈子窝兔子洞吗???”

淡灰色的兔子吵嚷着在红色狐狸的长尾巴蹦来蹦去,狐狸叼着片烟叶嚼着,乐呵呵的也不反驳。

叶修经常出去捕食,他答应了蓝河只吃些野鸡、牛蛙之类的。虽然每次回来叶修都把身上清理的干干净净,没有一丝血迹,完全看不出他吃了什么东西,可蓝河相信叶修不会撒谎。

好景不长。

冬季的饥荒来临了,一兔一狐已经一星期没吃到像样的东西了,饥饿蒙蔽了他们的感官,只是无目的的在雪地中行走。

但是叶修听出了点不同的东西,他听到了猎人和猎犬的脚步,如果他们一起跑开肯定有一个要牺牲,而且蓝河心软,如果他故意放水肯定会扑上来要和猎人同归于尽………

叶修看着前面慢慢移动的兔子,狠了狠心,露出狰狞的样子扑了上去。

蓝河从来没有想到叶修会真的攻击他,他能感受到狐狸的尖牙磨蹭着他脆弱的喉管。蓝河愣了片刻就反应过来,拼命挣扎,后腿蹬上叶修的肩膀,叶修的牙划破了蓝河的脸,不过他还是挣脱了。

他没有想到如果叶修不放水他怎么能挣脱。

蓝河没命的跑了很远,忽然听到身后一声枪响,看到浑身是血的狐狸被猎人拎走,瞬间明白过来。

他最后看到叶修留恋的看了他一眼。

蓝河拼命的跑拼命的跑,可是到达那里时叶修已经被猎人带走了,只剩下一摊血迹,已经被雪掩埋的差不多了…………”

大部分的小兔子已经不解风情的睡着了,只有一只最小的兔子好奇的问耳朵尖有一抹蓝的老兔子:“蓝团长,后来怎么样了?”

蓝河疲惫的笑了笑,用前爪拍了拍小兔子的头回答:

“后来?后来他们再也没有相见………”

匆匆那年【叶蓝】

许博远和叶修分手了。

是在一个夏天的晚上,H市不怎么热,许博远约了叶修出来,于是在熙熙攘攘的夜市上,叶修看到小青年傻乎乎拿着两个快融化的冰淇淋冲他笑。

就这么手挽着手舔着快融化的冰淇淋慢慢的在夜市里闲逛,许博远把最后一口冰激凌吃进嘴里,感受着它慢慢融化,想了想松开叶修的手,抬头看着他开口:“我们分手吧。”

叶修一向的懒散表情有那么一瞬间的冻结,差点把手里的冰激凌扔掉;不过很快他就恢复了平时的那副表情,很平静的问了一句:“为什么?”

许博远指指叶修手里快吃完的冰激凌说:“叶神,你看,我觉得爱情就像食物啊什么的,再怎么喜欢,吃很多还是会渐渐厌倦的,最后就什么感情都不剩了。”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低着头掩饰自己眼里的留恋。

他说谎了。

许博远努力抑制自己心里莫名的烦躁,低声朝叶修说了声再见就匆匆跑开了。


叶修能看出他在说谎,也想过挽留,但是最终还是放弃了。

叶修在荣耀里所向披靡,可对感情有种莫名的恐惧,害怕失去,更害怕得而复失;


许博远为这一次的鲁莽想了很久,他之前有对叶修开过玩笑,说:如果你的粉丝知道我和你在一起,可不会用口水淹死我?

但是他内心没在开玩笑,他知道自己和叶修的距离,叶修以前对于他是星星一样的距离。可就算星星愿意待在你身边一会儿,最后还是会回到天上的。

叶修是光,他顶多算黑暗里的一只小虫子。光曾经接近过他,可他最终还是要潜入黑暗。

离开一个人很容易,可是忘记他很难,许博远把留有叶修痕迹的所有东西都从自己身边清除,辞退了职业玩家的工作,开始作为一名普通公司职员到处奔波。

在忙碌中,有时许博远觉得自己成功做到忘记叶修了;可一闲下来,叶修的身影还是会在眼前影影约约闪现。


但是两个人做梦也没有想到还能相见。

那是在叶修退役后一两年。电子竞技的新陈代谢很快,曾经的斗神还是被人遗忘了,现在叶修也不过是个普通人。

许博远碰巧撞见他的一次相亲,是在咖啡馆里。

叶修性子本来就直,不擅长哄女孩子,对面的女孩不过和他说了几句话,就推辞匆匆离开了。

许博远本该离开,却愣在原地,一直看到那女孩离开,叶修依旧安然的神情,心里忽然感到一阵抽痛,忽然掉进了以往的回忆中。

叶修在第十区和他讨价还价;叶修维护他和绕岸pk;和叶修约会,结果两个人都紧张的说不出话………

回忆被叶修的声音打断:“哟,小蓝?别愣着进来聊聊呗?”

许博远有些慌乱,呆楞了片刻还是走进了咖啡馆里。叶修依旧用自己那副懒散的表情掩饰住内心的感情,点了些吃的开始和许博远闲聊。

而许博远的心情乱七八糟,脑子里只有一团乱麻,几乎是无意识的坐到叶修旁边。



他已经不记得自己和叶修聊了什么,也不记得自己是怎么离开的,只记得自己以“一个朋友”的身份把自己所有的感情都掩藏起来了,而叶修也拐开了所有超过朋友的话题。

许博远直到回家的路上才缓过神来,也不知道自己该哭还是该笑。

他一直无法找到形容自己当时心情的词语,直到他听到几年前那首很流行的匆匆那年。

后来很多朋友有问过他他为什么总是喜欢放这首歌,许博远只是笑笑说:做个留念。

他们再也没能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