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

很难找到下家的底层写手,目前是ram rick受中心

扩列的话戳这里:1619785673

联盟众人的学生时代

#回忆向
#巨雷,ooc,我不知道我在写什么系列
#tag懒得打全就让它随风去吧

叶修/叶秋篇

叶修在小学的时候还是和叶秋一个学校的。

但是在屡次不带红领巾还每次都记叶秋的名字这一系列行为后,成功的被教导主任叫了家长。

叶秋从那个时候就开始担心他哥还会捅下什么篓子。要知道他俩脸和出生年月日都是一样的。

于是,只有九岁大的叶秋在那一天半夜起来,把所有自己的东西都用黑色水笔写上了名字,而且在睡着的叶修脸上写上了大大的叶修两个字。

在某些方面,这对兄弟还真是很相似。

果然,叶修初中以后依然不改,在初三快毕业的那一年,偷了叶秋的身份证和行李离家出走了。

叶秋恶狠狠的啃着他哥特意给他留的煎饼果子,决定等叶修回来那天一定要第一个骂他一顿。

但真等到那一天他突然发现,虽然他哥把职业届搅的天翻地覆还在外面待了好几年才回家,但他骂不出口了。

算了算了,回来就好。

《愿天下人都能有个好弟弟》



许博远篇

许博远远在小学的时候是远近闻名的老好人。

抄作业他绝对是最优人选,要是要去打点酱油、买点吃的他也经常是最常被拜托的,一段时间里他甚至做到了背锅侠的程度。

因为身上常常扛着一堆事儿,他常常匆匆忙忙的,身上磕到的口子东一道西一道,最后终于被他母亲发现了。

许博远的母亲在公司里算个女强人,她在发现了许博远在学校里的日常生活有多窝囊以后,当即大发雷霆,喝令许博远马上就改掉自己老好人的习惯:“再有人要求你做这做那就直接打他一顿!咱们不怕叫家长!”

许博远也很懵逼啊,他觉得自己这样没什么不好的,无奈母亲逼迫,慢慢的也没有以前那种老好人性格了。

但是习惯就是习惯,在工作以后时不时会复发一下。

同事还好,总都是朋友,但他没想到还真能再遇上那么无耻的人,还是以前尊为大神的人。

在叶修的淫威下不知不觉做了五天保姆还贡献了不少公会贡献值的许博远泪流满面:妈,儿子不孝,我打不过他啊。

《老好人是种病,绝症》


黄少天篇

黄少天就算是在以前也相当啰嗦,以至于老师不知道把他的座位调到哪里。

就算是在最后面自己一个人坐也能自言自语很久的黄少天同学。

周旋三四个学期以后这位班主任很无奈的告诉黄少天:“要是有能听你把话说完的人,那绝对就是真爱了。”

多年以后的黄少天,想起这句话忽然觉得有哪里不对。


《虽然是有人听他说话了,但都是男的啊。》


周泽楷篇

周泽楷在第十二次被认为是女孩子并被告白之后,终于下定决定去剪短发。

他很无奈的看着桌上的一堆情书,不知道怎么处理。

去理发店的时候新来的小伙计盯着他差点摔了一跤崴到脚:“不是,美女你也太高了吧???”

周泽楷沉默的愣住了,沉默的不知道怎么解释,最后开口只吐出两个字:“剪短发。”

………喔不对,是三个字。

次日理了短发的周泽楷来到学校,总觉得女生们看他的目光有些不对,男生的目光则多了一丝蛋疼。

第二天,书桌里的情书多了两倍,还多了很多巧克力。

顺便一提,周泽楷当时所就读的学校男女比例是1:3。

《辛苦了,枪王大大》


王杰希篇

王杰希十一岁时曾经被巷口一个算命先生拉住,说:“哎呦,您这眼睛可是难得!算来一定将来是会大吉大利的!”

王杰希那个时候还不信这些,冷漠的拍开了他的手准备走开,忽然,算命先生指了指旁边一条狗:“它眼底有锉黑毛,定是今日有血光之灾!”

话音刚落,那条狗就摔了一跤。王杰希大为惊异,当即拜那先生为师。

你以为这样就完了吗?不你错了。

隔天算命先生就跑路了,据说是狗的主人觉得他家的狗摔断了腿是他乌鸦嘴。

王杰希忽然觉得还是不要泄露天命比较好,会遭报应的。

《封建迷信不可信啊,王队》

包荣兴篇

包子以前还是个偶尔打打架、收收保护费的小混混。

那一天他正在看星座运势,有个人来砸场子,他习惯性抄起板砖想冲上去,忽然福至心灵问了那个人一句:“你什么星座的?”

那个人愣住了,同时包子的板砖一下子砸到了他脸上:“天秤座……我靠不带偷袭的……?!”

包子冲上去就把他的手反剪到了身后:“我只是问问,又没叫你回答。”他再敲了一板砖在那人脑壳上:“而且流氓什么时候说话算话过了?”

那一天以后,再也没有人敢去砸场子了。

那一天以后,包子就把星座当成了格言。


《星座玄学,没毛病》


楚云秀篇

楚云秀第一次接触荣耀是一个暗恋她的同学介绍给她玩的。

那时候还没什么具体攻略,大家都是各玩各的,自己在游戏中摸爬滚打,那个同学虽然自己游戏技术也不高,但还是想逞逞威风,在楚云秀面前露一手。

但是楚云秀出乎意料的很有天赋,没玩几次就上手了,反而是那个同学经常被围困,让楚云秀来替他解围。

一解就是好几年,于是这位同学非常感激,最终和楚云秀拜了把子。

拜了把子。

了把子。

把子。

子。

《似乎明白了什么》


苏沐橙篇

苏沐橙小时候最大的愿望就是有一座姜饼房。

她很少能吃到糖,所以很希望能一次吃个够。

但是叶修和苏沐秋的钱只能堪堪维持生计,还要给她交学费,根本不够买这些其他的东西。

所以每年圣诞节苏沐橙都会盯着橱窗里的姜饼房很久很久,解解眼馋。

苏沐秋心疼妹妹,每次都说等得了冠军拿到了奖金,第一个给她买一座很大很大的姜饼房。

但是还没有等到他们拿到冠军,苏沐秋就走了,叶修又是向来记不清楚这些事的,的确给苏沐橙买了一个蛋糕尝尝,但不是姜饼房。

后来苏沐橙自己买了一个很大的姜饼房,带到了苏沐秋的墓前面。

她对着叶修的目光坦然的说:“别把扫墓看得太严重嘛,就是我们来看看他,他来看看我们。”

“其实哥哥当年也很想要这种姜饼屋,我看到过他也经常盯着看呢。”

“哥哥也是小孩子啊,只是我那个时候还没有发现而已,再给他一次当小孩子的机会吧。”

她在墓前笑的很开心,好像真的又看到苏沐秋了。

地缚灵【叶蓝】

#能看见鬼魂的幼儿园老师
#鬼魂叶x幼儿园老师蓝

已经快到傍晚了,许博远把几个新来的小孩子安顿在院子里才得以脱了身,他精疲力尽的靠进办公室里的椅子,端起桌子上的水杯,回头看了背后的鬼魂一眼:“你还不能走啊?”

那鬼懒懒散散的飘在许博远身后,透明的手小心的耷拉在椅背上,仰身想往前靠靠,却控制不住的向前陷下去,险些一头扎进许博远背上。他也没在意,猛一蹦哒勉勉强强飘到、不对,应该算蹦到许博远桌子上:“没呢,牵缚哪那么容易解除。”

许博远本来已经把杯子凑到嘴边准备喝了,一看面前忽然出现了一张脸,吓的把水都喷了出来。他捂着嘴咳嗽了好一会儿才缓过劲儿来,根本没听到那鬼说了什么。他缓过来,就撑着办公桌直起身去敲鬼的脑袋:“叶修!!我说都是成年人了别这么幼稚好吗……”

只不过碰巧遇到这个地缚灵想帮个忙而已……现在距离还不能超过十米,太麻烦了。许博远烦躁的想着。

他的手没控制好力度,径直穿过叶修的脑袋,直愣愣的杵在那里,遮去了叶修半张脸。许博远意识到这画面实在太诡异,迅速的把手收了回来。

“我去看看那几个新来的孩子怎么样了……”许博远瞥了叶修一眼,匆匆走了出去。

小院子里几个大班的小孩子正排队玩着滑梯,倒是一派和谐;更小一点的孩子就跟着院子里看护的女老师玩游戏。

许博远靠在门口,旁边叶修也跟着飘了过来凑热闹。院子里一个孩子正往滑梯上爬,一抬头看见许博远立刻顾不上玩滑梯了,拼命挥手喊:“许老师!”结果没有注意脚下,摔倒在了地上。

还好滑梯不高,那孩子只是不小心磕到了额头,他撇撇嘴,一下子大哭起来。旁边实习的看护老师一脸的不知所措,跑过去手忙脚乱竟然不知道该干什么。

许博远慌忙从门口奔过去哄那孩子,他从口袋里掏了几下拿出几个美工课上叠的千纸鹤,在那孩子面前晃了几下,哄的那孩子安静下来后,轻轻把纸鹤放进了那孩子手中。

那孩子望着手里的千纸鹤,脸上的泪痕都顾不得擦就笑了起来。许博远替他擦了眼泪,终于松了一口气。

他走到那实习老师面前,细细交代了带小孩子的要领,那女孩子才大学毕业不久,频频点头就差星星眼了。

叶修还飘在门旁边,他看着说得正上兴头的许博远,心内不知为何有些惆怅。

许博远似乎反应过来,匆匆给谈话收了个尾,走到叶修旁边示意他和自己一起去整理东西。

“哎,小许你还挺尽职的。”叶修靠着物种优势伸手揉了揉许博远的头发,不过仍然直穿过许博远的脑袋去,没有碰到。

“那当然。”许博远把桌子上的文件夹一股脑塞进包里,没忘记回了叶修一句。

“没烟了,回头给我烧点?”叶修说了句意见,低头可怜兮兮的看着还在整理书本的许博远,许博远没忍住笑出声,笑着挥了挥手:“滚你的,你的烟一直都要我赞助吗?”

“算了算了……”

夕阳的光芒顺着爬山虎爬上窗户,洒进了办公室里。朦朦胧胧的笼罩着整个房间。

关于天使和恶魔的真正区别【叶皓蓝】(5)

#叶皓蓝注意避雷
#ooc预警
#蓝溪阁代表天堂的一部分势力,呼啸代表地狱的一部分势力,设定偏西方。
嘉世代表天庭的一部分势力,后因为一些原因被打击,势力不如从前。霸图代表阴界的一部分势力,与前嘉世为敌对关系。整体设定偏东方

刘皓跨坐在叶修身上,紧紧揪着他的领子,脸上的表情甚至有点狰狞:“你是道士?不对,肯定是在低级道士之上的职业!!!”

叶修被勒的有点喘不上气,他示意刘皓松开手,开口:“我家祖上好像是什么道士,当年离家出走之前和老爷子学了点东西自卫………”

刘皓的手还是揪着叶修的领子,虽然动作轻了很多;他有些不敢相信:刚才抓住他的恶鬼至少也要有几百年的怨气了,而且肯定是针对他的,叶修一张符那鬼就嚎起来了,这人的背景肯定不简单…………

蓝河还是没喘过气来,他扶着膝盖在一旁边缓边听着,忽然好像想起了什么,直起身子说:“的确………曾经有位姓叶的天师在杭州创了世家,这符咒像他的手笔。”

“本来我以为叶氏现在只有叶秋一个后辈。这是曾经嘉世的管束范围,近来这地方空缺人手,竟然不知道叶氏还有另外一位天师…………”

刘皓听过这天师的名号,现在他大部分魔力被封,万一叶修“手滑”给他贴了张符,他几千年的寿命就得重来了。刘皓一下子松开手想离叶修远点,却没想到被叶修的手臂绊倒,临摔倒前又拉了旁边的蓝河一把,结果摔在了一起。

蓝河猛地被拉扯着摔倒还有些反应不过来,刚想站起来却发现现在的姿势………很尴尬。

叶修半躺在地上,蓝河的身体扑在他胸口,刚刚好面对面,差一点就能亲上的位置。刘皓则倚着他的肩膀,双手条件反射的搂着叶修的左手臂。两个小家伙都是少年体型,顶多十三四岁,这个姿势倒也不算特别难受,就是有些难堪。

这下两个人可窘迫了,叶修倒还是不慌不忙的样子,挪了挪身体试图站起来,却被两个人压的动弹不得。

叶修看着眼前的景象沉思了片刻,然后开口:“那什么,能站起来吗?”

“你们很重。”

刘皓和蓝河第一次不约而同的喊了出来:“闭嘴!”蓝河挣扎着动了动想爬起来,却用力过猛一下子撞到前面,亲上了叶修的嘴。蓝河忙向后仰,从刘皓身下抽出腿,勉勉强强坐起来扶上叶修的肩。

嘴唇一下子被牙齿撞到当然是很疼的,叶修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摸着渗出血丝的嘴唇直喊疼。

蓝河怔怔的舔了舔嘴唇上的血丝,忽然反应过来,脸瞬间红的像充了血,他脑子里一团乱麻一时没抑制住身后的翅膀,白色的羽翼瞬间填满了整个空间。刘皓看到白色的羽毛落下忙乱划拉几下缩到了鬼屋的边角,现在的他就连几片天使的羽毛都不敢碰。

翅膀占地很大,幸而他们慌乱中跑到了鬼屋后台,没人发现。

叶修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倒也就不慌张了,他调侃:“小兄弟那么多年的初吻被哥夺了啊,哥会负责的。”

蓝河脸上一红,连丢了七个滚字过去:“滚滚滚滚滚滚滚!!!”

他心内平静下来,觉得这一失事没什么,朋友间的调侃也没错。

只是脸为什么会这么红呢……

糖【叶蓝】

许博远小时候特别喜欢吃糖,险些吃坏了牙口。

后来年龄渐渐大了,也懂事了,就自然没了吃糖的心思。当然,他没想到还会有重拾这个爱好的机会。

“咔哒,啪啦………”

此时许博远端端正正坐在电脑桌前,一双手灵巧的在键盘上敲打,boss已经快要红血了,耳机里不断的传来打斗的声响,他有些紧张,指挥牧师团加紧注意力,提高了手速。

忽然门口传来钥匙转动的声音,许博远还戴着耳机,没听到门口的动静。

叶修拎着几个塑料袋从门口踏进来,丝毫不见外的直接把塑料袋往许博远家的桌子上一扔,就直接瘫在了沙发上,顺手掐了烟剥了颗糖丢进嘴里。

叶修歇了没一会就待不住了,张望了下没看到许博远就径直走向卧室————许博远把电脑放在那。

叶修还是挺了解许博远的,这人挺敬业,干一行爱一行,没事就开着小号跟蓝溪阁抢boss去。

那边许博远正打boss呢,最后一击把残血的boss弄死了,瞬间放松下来,移开椅子才站起身就看到叶修在他身后。

“叶神……?你怎……”

话没说出口被叶修一个吻堵住了嘴,许博远本来坐的久了腿有些麻,这下手忙脚乱差点没一下子摔倒,也亏得叶修扶住了。

这个吻持续的绵绵长长,叶修身上带着些烟味儿,被更强烈的薄荷味盖住———那块还没吃完的糖是薄荷味儿的。

直到许博远反应过来推开了叶修,这个吻才结束。

他脸上有些红,晕晕乎乎擦了擦脸,下意识吐出一句话,却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说了些什么:

“这糖一点也不甜………”

从前有座山【叶蓝】

从前有座山,山里没有庙也没有和尚,只有一片郁郁葱葱的森林,一只老兔子在温暖的兔子洞里给一群小兔子讲睡前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只叫蓝河的兔子。为什么叫蓝河呢?因为他的耳朵尖是蓝色的,蓝的像森林深处那条小河。

蓝河一岁多,是普普通通的一只兔子,他自己一个人独来独往,从来没想到找一个伴。

直到有一天,他发现一只很小很小的狐狸,才刚刚断奶不久,藏在一堆叶子里奶声奶气的哭着。

蓝河本来应该离开,毕竟狐狸是兔子的天敌,多死了一只狐狸对他来说反而是好事。可是小狐狸那细细长长的哭声牵着他的耳朵,绊住了他的脚,他再怎么试也无法离开了。

蓝河心软了,想想这毕竟是个生命,就拖拽着小狐狸藏进了自己的洞穴里,感受到洞穴里柔软,温暖的泥土,小狐狸把本就细长的狐狸眼笑成了一条缝,蓝河看着小狐狸的样子,内心好像有一处抽动。

他有些气愤的想:明明是只狐狸还笑得那么好看!

不过还是惴惴不安的把小狐狸安顿在自己的家里了。

蓝河试着给小狐狸喂干草,胡萝卜,小狐狸看着他期待的眼神勉强咽下去,不过片刻又咳嗽着吐了出来。

蓝河有些失望,显然,食肉动物就是食肉动物,可是,他从哪里给小狐狸找吃的呢?兔子本身就是在食物链底端的啊,难道让他吃掉自己?蓝河抑制住这不靠谱的想法,看着小狐狸的眼神,他的心又软了。

于是蓝河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洞穴,决定碰碰运气给小狐狸找些吃的,说不定有鸟蛋之类的。

森林里危机四伏,蓝河躲躲藏藏走了一路,什么都没有遇到,中途还差点被野狗抓到吃掉,他只能垂头丧气的回到家里。

洞穴里没有小狐狸的身影,蓝河着了急,寻寻觅觅才在洞穴远处的一簇草丛中发现了嘴里叼着一张土拨鼠幼崽的小狐狸。

小狐狸显然没注意到草丛里的蓝河,贪婪的撕扯着嘴里的猎物,血溅了一脸都没有发觉。蓝河被眼前的情景吓了一跳,连连后退,却没注意脚边的树根,绊了一跤。

小狐狸发现了蓝河,放开嘴里的猎物跑向蓝河,蓝河吓得半死,只记得把自己蜷缩成一团抵御最后的攻击。心里不住的懊恼:就不该带一只狐狸回来!

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传来,相反,一阵温热凑上蓝河的耳朵。小狐狸仔细的舔着蓝河的耳朵,把脑袋上的血液蹭到了蓝河身上。

蓝河懵了,瞪着眼睛看着小狐狸把自己的毛发全部蹭上血液,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迅速的挣脱开,小狐狸无辜的看着他,歪了歪脑袋。

于是小狐狸就连滚带爬的把高他一头的蓝河拱回了兔子窝。

蓝河本来以为自己捡了只狐狸幼崽,养大了让他去自力更生就好,没想到狐狸已经有了自理能力,还赖在他的兔子窝里不走。狐狸长得挺快,过了一年多到了成年期,高高大大比蓝河高个两个头,还挤在小小的兔子窝里不肯走。

狐狸说自己没有名字,蓝河就给他取了个名字叫叶修,这是蓝河唯一算得上“养”了这只狐狸的地方。

“叶修你还赖在我窝里不走!?你都成年了不出去挖个洞打算一辈子窝兔子洞吗???”

淡灰色的兔子吵嚷着在红色狐狸的长尾巴蹦来蹦去,狐狸叼着片烟叶嚼着,乐呵呵的也不反驳。

叶修经常出去捕食,他答应了蓝河只吃些野鸡、牛蛙之类的。虽然每次回来叶修都把身上清理的干干净净,没有一丝血迹,完全看不出他吃了什么东西,可蓝河相信叶修不会撒谎。

好景不长。

冬季的饥荒来临了,一兔一狐已经一星期没吃到像样的东西了,饥饿蒙蔽了他们的感官,只是无目的的在雪地中行走。

但是叶修听出了点不同的东西,他听到了猎人和猎犬的脚步,如果他们一起跑开肯定有一个要牺牲,而且蓝河心软,如果他故意放水肯定会扑上来要和猎人同归于尽………

叶修看着前面慢慢移动的兔子,狠了狠心,露出狰狞的样子扑了上去。

蓝河从来没有想到叶修会真的攻击他,他能感受到狐狸的尖牙磨蹭着他脆弱的喉管。蓝河愣了片刻就反应过来,拼命挣扎,后腿蹬上叶修的肩膀,叶修的牙划破了蓝河的脸,不过他还是挣脱了。

他没有想到如果叶修不放水他怎么能挣脱。

蓝河没命的跑了很远,忽然听到身后一声枪响,看到浑身是血的狐狸被猎人拎走,瞬间明白过来。

他最后看到叶修留恋的看了他一眼。

蓝河拼命的跑拼命的跑,可是到达那里时叶修已经被猎人带走了,只剩下一摊血迹,已经被雪掩埋的差不多了…………”

大部分的小兔子已经不解风情的睡着了,只有一只最小的兔子好奇的问耳朵尖有一抹蓝的老兔子:“蓝团长,后来怎么样了?”

蓝河疲惫的笑了笑,用前爪拍了拍小兔子的头回答:

“后来?后来他们再也没有相见………”

匆匆那年【叶蓝】

许博远和叶修分手了。

是在一个夏天的晚上,H市不怎么热,许博远约了叶修出来,于是在熙熙攘攘的夜市上,叶修看到小青年傻乎乎拿着两个快融化的冰淇淋冲他笑。

就这么手挽着手舔着快融化的冰淇淋慢慢的在夜市里闲逛,许博远把最后一口冰激凌吃进嘴里,感受着它慢慢融化,想了想松开叶修的手,抬头看着他开口:“我们分手吧。”

叶修一向的懒散表情有那么一瞬间的冻结,差点把手里的冰激凌扔掉;不过很快他就恢复了平时的那副表情,很平静的问了一句:“为什么?”

许博远指指叶修手里快吃完的冰激凌说:“叶神,你看,我觉得爱情就像食物啊什么的,再怎么喜欢,吃很多还是会渐渐厌倦的,最后就什么感情都不剩了。”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低着头掩饰自己眼里的留恋。

他说谎了。

许博远努力抑制自己心里莫名的烦躁,低声朝叶修说了声再见就匆匆跑开了。


叶修能看出他在说谎,也想过挽留,但是最终还是放弃了。

叶修在荣耀里所向披靡,可对感情有种莫名的恐惧,害怕失去,更害怕得而复失;


许博远为这一次的鲁莽想了很久,他之前有对叶修开过玩笑,说:如果你的粉丝知道我和你在一起,可不会用口水淹死我?

但是他内心没在开玩笑,他知道自己和叶修的距离,叶修以前对于他是星星一样的距离。可就算星星愿意待在你身边一会儿,最后还是会回到天上的。

叶修是光,他顶多算黑暗里的一只小虫子。光曾经接近过他,可他最终还是要潜入黑暗。

离开一个人很容易,可是忘记他很难,许博远把留有叶修痕迹的所有东西都从自己身边清除,辞退了职业玩家的工作,开始作为一名普通公司职员到处奔波。

在忙碌中,有时许博远觉得自己成功做到忘记叶修了;可一闲下来,叶修的身影还是会在眼前影影约约闪现。


但是两个人做梦也没有想到还能相见。

那是在叶修退役后一两年。电子竞技的新陈代谢很快,曾经的斗神还是被人遗忘了,现在叶修也不过是个普通人。

许博远碰巧撞见他的一次相亲,是在咖啡馆里。

叶修性子本来就直,不擅长哄女孩子,对面的女孩不过和他说了几句话,就推辞匆匆离开了。

许博远本该离开,却愣在原地,一直看到那女孩离开,叶修依旧安然的神情,心里忽然感到一阵抽痛,忽然掉进了以往的回忆中。

叶修在第十区和他讨价还价;叶修维护他和绕岸pk;和叶修约会,结果两个人都紧张的说不出话………

回忆被叶修的声音打断:“哟,小蓝?别愣着进来聊聊呗?”

许博远有些慌乱,呆楞了片刻还是走进了咖啡馆里。叶修依旧用自己那副懒散的表情掩饰住内心的感情,点了些吃的开始和许博远闲聊。

而许博远的心情乱七八糟,脑子里只有一团乱麻,几乎是无意识的坐到叶修旁边。



他已经不记得自己和叶修聊了什么,也不记得自己是怎么离开的,只记得自己以“一个朋友”的身份把自己所有的感情都掩藏起来了,而叶修也拐开了所有超过朋友的话题。

许博远直到回家的路上才缓过神来,也不知道自己该哭还是该笑。

他一直无法找到形容自己当时心情的词语,直到他听到几年前那首很流行的匆匆那年。

后来很多朋友有问过他他为什么总是喜欢放这首歌,许博远只是笑笑说:做个留念。

他们再也没能相见。

…………画这么丑我是多不要脸才能打上tag 的。

p1p2绝色蓝河
p3p4叶蓝情头
都是性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