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

很难找到下家的底层写手,目前是ram rick受中心

扩列的话戳这里:1619785673

英雄

#一个非常小的小短篇,只是想表达一下我心中的出欧。

很久以前,当八木还不是和平的象征,还不是英雄欧鲁迈特的时候,他还是会不知所措的。

那个时候他还只是一个在雄英求学的学生,甚至在那之前还是“无个性”。

当他气喘吁吁的完成严格的两位师傅布置的超额训练时,当他不得不熬夜去整理自己的学习资料的时候,他会是对未来迷茫的,甚至质疑自己的理想的————那时候他还只是一个普通人,有资格去喊痛喊累。

那个时候他向往的是成为英雄,并非虚无缥缈的愿望,而是脚踏实地的理想。在这个过程中当然会累,甚至有想要放弃的一瞬间。

他也曾无数次的消沉过,并非像表面的无谓。但他在一次次的打击中反省,最终他坚持下来了。

于是他成为了英雄欧鲁迈特,和平的象征。

当他第一次出现在人们面前的时候,真正作为英雄“欧鲁迈特”的时候,其实他心中是一片空白的,他也会紧张。

但他挥舞着拳头,告诉世界,我在这里,所以从此不会有事了。

以后,当他是英雄的时候,他不能再有茫然的时候了,不能再有想要放弃的时候了。

因为他是最棒的英雄,是和平的象征,如果他迷茫了,如果他想要退却了,那剩下的大家该怎么办?能怎么办?

所以他无论在什么时候都坚定的露出笑容去拯救别人,就算在面对危险的挑战。

其实他还是会累的,但这种累只能深深藏在心里。

他也害怕死去,他和任何一个普通的人都一样,甚至于长期与黑暗斗争,导致他比其他人更了解黑暗,对于后者的恐惧也就愈加深厚。

可是他不能表现出来他会累,他在害怕,他必须时时刻刻都像个英雄。

他开始渐渐的麻木了,对于疼痛和死亡的恐惧也渐渐麻木了,他只知道自己要坚持,坚持到迎接下一个继承者的时候。

后来,当八木遇到绿谷的时候,他终于被允许有了迷茫和疑问的机会。

他可以抱着一本《笨蛋也能做好老师》研究许久,最后因为自己的一次失格而挫败的倒回床上。

他在教学时犯的小错误也会被这个少年包容————其实在很多地方,绿谷也是他的老师。

当他看到那个无个性的少年执意去拯救他人;当他看到那个少年在沙滩上咆哮,一向看上去软弱无能的少年那时却像只守护着领地的雄狮…………

他想他从绿谷身上找回了什么。

同时,他也能拥有真正意义上的“生活”了。

他在和绿谷一次普通的约会紧张的像个笨蛋,不敢说一句话,在亲吻的时候,青涩的互相索取温暖,像两只瑟瑟发抖的刺猬一样,浅尝辄止。

他和绿谷一起吃午饭的时候会不自觉地盯着对方看很久,顾不上咀嚼嘴里的食物,然后又因为对方的注意而脸红心跳。

他会开始既为绿谷的进步高兴,又隐隐失落,开始忐忑不安的期待绿谷能说出那句:“已经没事了。”

绿谷应该算是给予了八木第二次生命吧。

所以他们已经在彼此的生命中烙下了深深的痕迹,再也分隔不开。

拥抱

#教师节贺文


我该说什么啊。

这种情况……真是太差劲了。八木紧张的攥着白色衬衫的布料,把本来就空空荡荡的衣服攥出了一层层的褶皱。绿谷坐在旁边也是慌乱的不知道说什么好,还是没有人能打破这个局面。

一切的缘由都因为今天是教师节,绿谷提出要和八木一块出去玩一趟来表达感谢……不过他们也玩不了多少东西,而且还没逛多长时间八木就已经累的气喘吁吁,不得不在公园的长椅上休息一会儿。

在散步的时候没有感觉到什么,但是当安静下来的时候,两人就找不到话题了。

毕竟在情感经历上都还是菜鸟,一个没有真正意义上谈过恋爱,另外一个则完全没有经验。

八木想了想觉得这样下去肯定不行,于是开口试图发起话题:“绿谷少年,星期三有实战演习,准备好了吗?”

我在说什么啊。八木刚刚开口就后悔了,可是他实在想不起什么话题来缓解这沉默中的尴尬了。

“啊、准备好了!我分析了一下同队的八百他们的能力,像这样………”绿谷很快接上话来,甚至掏出了随身带着的笔记本准备演说。

他说的入神,完全没有意识到这有什么奇怪的地方,甚至没有反应过来他带八木来这里的初衷。

“你还真是……勤奋啊。”八木发现自己心里除了欣慰好像还掺了什么说不清的东西,心脏有一丝若有若无的抽痛。绿谷慌张的反应过来他们出来不是为了讨论这些,下意识的捂住了嘴,含糊不清的说:“抱、抱歉!!我一时没反应过来………”

还是安静,窒息一般的安静。

一会儿功夫,微风吹过旁边的枫树,几片已经被染成红色的枫叶挣扎了几下,最后还是飘落下来,八木垂下头,弯腰拈起一片,有些落寞的说:“…………秋天来了啊。”

绿谷抬起头:“欧鲁迈特。”八木疑惑的抬头看向他,却被吻住了。

绿谷很小心,试探着触碰着他的唇,小心翼翼的搂住了八木瘦弱的身体。

八木愣住了,任面前的少年试探着尝试拥抱、亲吻。

绿谷内心像一只谨慎的刺猬,无论如何都不想张开尖刺,也逃离不开尖刺的保护和拘束,但内心还是依赖着拥抱的温度,毕竟,无论谁都是需要抱在一起取暖的。

绿谷只是在干燥的唇上快速的索取了一个吻,随即紧张的离开,慢慢的向前靠在了八木的身躯上,松弛的搂住面前瘦弱的身体,他的动作很僵硬,也很温柔,仿佛对待一样玻璃制品那样小心,生怕面前的人一下子破了碎了。

像一只刺猬一样冷静的渴求拥抱,谨慎的依赖温暖。

可是假装坚强的刺猬总会找到合适的人合适的距离去接触、去拥抱,既不会受伤也不会伤害别人。

绿谷抱着八木,将自己埋在他并不宽阔的肩膀上,喃喃低语:“欧鲁迈特………”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