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

很难找到下家的底层写手,目前是ram rick受中心

扩列的话戳这里:1619785673

结发【王蓝】


王不留行按照外貌和技能设定来说应该算偏西风文化的卡,但是他意外的很喜欢东方文化。一部分是因为蓝河的渲染,还有一些是因为他自己就喜欢这种古老、复杂的文化。

而且他对于这种喜欢有时候有些微的固执。

比方说有一次王不留行拿着一本不知道从哪里找出来的流水账古籍一本正经地对蓝河说:“蓝河,来结发!”当时蓝河正在喝茶,听了他说的话直接一口茶喷了出来,又被茶呛住,咳嗽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

魔术师难得的固执,蓝河给他解释了半天也拗不过他,不情愿的拿了根红绳子过来举行“仪式”。

王不留行的发型本来就是干净利落的短发,蓝河用指尖小心翼翼捻着他的发梢试了好一会儿也没能把绳子系上去。蓝河看了看王不留行,有些泄气的说:“太麻烦了,别系了吧?”

但是王不留行还是固执的不肯罢休,自己捻了额边一缕较长的发丝,竟然还真绑上了。

浅蓝色的短发系上深蓝的长发,意外的有些好看,不过红色的“月老线”就显得多余了,蓝河愣愣的看了好一会才移开视线,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几分震撼。

王不留行看着蓝河笑了笑,伸手牵过相连的发丝放在唇边落下一吻。

他拂上蓝河微红的脸颊半是调侃半是认真的开口:

“头发系上就有了一辈子的关系,那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王蓝99日(19/99)
荣耀大陆有家很有名的甜品店,蓝河总是跑去吃。就算带团晚了也要挣扎一下跑去看看还有没有。

他其实也不是很喜欢吃甜的东西,很多甜品店又贵,平时宁愿窝被窝里睡觉挨饿也不愿挣扎着爬起来出去吃。

但是夏天实在太热了,当然要吃点冰的。

那家甜品店别的不好,就是冰的糖水特别好,薄荷的清香混在冰水里,夏天喝特别解渴。于是每次去都得抢,甜品店门口就专门空了个竞技场,谁能到达前几百位谁就可以喝到。

荣耀大陆高手不少,几百个位置根本不算多,连蓝河这种普通玩家里的高手都得碰碰运气才能抢到位置。

这天蓝河拉着王不留行一起去,甜品店在下午开门,正午的阳光把竞技场洒满了,许多人在前面排队,熙熙攘攘挤的人难受,又是热,没多久身上出了一身汗。

终于前面的人少了,蓝河擦擦脸上的汗,走上擂台。

刚开始运气不错,大多都是来碰运气的普通玩家,甚至还有不怎么懂规则的萌新小白,蓝河知道时间不多,也没心软,不顾自己法力每轮都直接发大招弄死对面。

没想到过了十几轮,一道花花绿绿的身影靠着螺旋机翼飞上来,蓝河一瞥,内心叫苦不迭,这不是君莫笑是谁?为什么大神也要来凑这个热闹啊?!

君莫笑的能力自然不是盖的,没几下蓝河就被挑下了竞技场,垂头丧气坐旁边等王不留行出来。时间一点点消磨殆尽,到了黄昏,阳光开始减弱,蓝河早已睡着了。

王不留行从店里走出来,手里拿着两份冰水,看着蓝河一副乖乖的样子坐在竞技场旁边的椅子上睡的安稳,轻轻把他移动到自己肩膀上让他靠着。

太阳已经落下了大半,蓝河醒过来,看着自己竟靠着王不留行,还没来得及反应,王不留行就拍拍他脑袋把冰水塞他手上,笑笑开口:

“放的久,没那么冰了。”

“对不起。”

#王蓝99日(14/99)
蓝河有次和王不留行一起去吃砂锅。

说是一起吃其实是王不留行做完,蓝河和他一起吃,毕竟蓝河的技能点一点都没点在厨艺上,做出的东西虽然外貌还看得过去,但绝对称不上好吃。

蓝河到底是个东方的剑客,吃什么都习惯用筷子,偏偏使惯了剑的手太粗糙,不甚灵活,筷子使得不好。砂锅肯定是用筷子,王不留行也是习惯惯着蓝河,提前给他备好了碗筷,就恨不得帮他盛了。

砂锅里多是海鲜,滑是滑,于是王不留行就看着小剑客拿筷子夹啊夹啊硬是没吃上一块。小剑客赌气放弃了海鲜,努力去和过滤更难夹的豆腐过招,夹了好几次还是没吃上。王不留行全过程都盯着,以至于自己的筷子一直干放着,一点没动过。

小剑客到底还是放弃了和砂锅的斗争,抬头看看王不留行请求援助,王不留行看着他谴责的眼神笑出了声,伸手拿过一旁的勺子帮他盛进碗里。

“傻子。”

#王蓝99日(11/99)
蓝河喜欢小动物,而且喜欢的方向有些偏。

毛茸茸的类似猫之类的喜欢当然是平常的,不过喜欢蛇和蝎子倒是没什么同好。

荣耀大陆上蝎子类的都是小怪,不能带回去养起来。蓝河打蜘蛛洞穴的时候内心也有点遗憾,因为他觉得其实蜘蛛领主挺好看的。

为了避免蓝河跑出去抓条蛇带回来玩,王不留行给他弄了个跟宠,是只白色的布偶猫。

于是时常就会看到他抱着只猫在院子里乘凉,本来猫也是能帮助攻击的,不过天天被抱在怀里也是被宠坏了。

两人后来都变成了地地道道的猫奴,不过偶尔…………

蓝河还是会带点奇怪的小动物回来。爱好嘛。

#王蓝99日(10/99)
其实蓝河有个很奇怪的习惯,就是绝对不吃别人剩下的东西,剩菜剩饭什么的就算是自己吃剩下的也绝对不会留着下次。

假期习惯了赖会床,常常起来都到午饭时间了。迷迷糊糊洗漱完,发现桌上只有吃剩的一些菜,王不留行估计又是出去指导中草堂的下属们去了,也没来得及做新菜。

饿的胃有些疼,看着桌子上剩的不多的菜还是坚定的走回房间捧起昨天没看完的书看下去。虽然还饿着,但至少能转移一下注意力。

看完了三四章起来给自己倒点水喝,不善厨艺家里又没材料,还是只能饿的不行。

偶然抬头看到床头柜上放着碗粥,还压着条字条。

仔细查看果然是王不留行留下的,心里几分暖意透出…………

#王蓝99日(8/99)
其实蓝河怕黑,因为作为一张账号卡,在没有进入十区的时候一直被关在柜子里,只能被迫感受着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听不到。

但是迫于自己的身份,他一直都没有说出来。毕竟如果他怕黑这事被说出去,可就成了一大污点。

所以每到晚上,他都只能蜷缩在被子里,努力逼迫自己忘掉被关押在一片黑暗中的时候。睡着之后也会做噩梦,梦到自己被一只大手撕碎,然后消失。

后来喜欢上王不留行就不一样了,两个人共居住在一座房子里,就算空无一人也可以知道,王不留行会回来,什么都不用怕。

晚上的时候就很少一个人睡了,黑暗好像也没那么可怕了。

偶然的一次,王不留行有事出去,晚上自己一个人睡还是有些害怕,颤抖着睡着,梦中自己又被关押在柜子里,喘不上气,感觉自己在一片寂静中不断消失。

忽然有一双手伸过来,轻轻的把自己带出了梦境,睡眼朦胧的看了看,王不留行半夜赶回来,正抱着自己,好像也困的不行了。

疲惫的咧开嘴笑笑,重新回到睡梦中,不过这次是做了个好梦…………

#王蓝99日(7/99)
蓝河睡相不好,这事除了他也只有王不留行知道。

睡的深了以后会蹬被子,然后习惯性抱住身边的东西往上面蹭,还会在床上翻过来翻过去,经常醒过来头发乱七八糟都炸起来了。

蓝河早上醒过来,经常起来发现自己要么被他护着,差一点就从床上滚下来;要么是蜷缩在他身上,也不知道这么把他压着他怎么受得了。

王不留行倒是不嫌弃,晚上偶然起来会帮蓝河把被子盖好,然后继续躺下来睡,他倒是能安安静静睡到天明也没动过。

看着面前人少见熟睡的样子,伸手揉了揉他的脸,轻声开口:“早安,魔术师先生。”

#王蓝99日(3/99)
“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看着前方人决断身影,下意识伸手做最后一丝挽留,想起什么最终还是垂下,苦笑,停步站在原地。

“蓝溪阁和中草堂本就是故敌,你的身份从来就高于我。这种感情终究是没有结果的。”你想说的话,我替你说出来了。

站在原地看着魔术师越走越远,最后只留下隐隐约约的一抹绿色,好像随意涂抹的水墨画。记忆里好像第一次见面就是这种感觉,好像偶然抬头看到了蓝空中的星星,那么闪烁那么明朗,可再怎么挽留,也触碰不到高挂在天空的星星,星星终会在天明之时消失,而欣赏星星的湖也终归要投身于自己的生活。

或许第一次见面,就拟定了我们的结局。

时间终会磨砺去什么东西的。比如曾经深厚的感情,比如一些决心。其实我们在很久以前已经累了,只是希望不让对方失望。



第一次尝试酒的味道,辛辣中伴随着苦涩,可是这是唯一能够解忧的东西。好好醉上一会,醉眼中最后还是会忘记烦恼的根源。

我不能沉醉于什么东西,累了,倦了,还是应该坚持下去,这就是宿命。

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指尖轻轻的划过白瓷的杯子,清酒本就是烈酒,又喝了不少,现在…………算是醉了吧?

不用想都知道,自己现在肯定脸色惨白。耳边都是各种奇怪的声音,眼前的东西模糊不清,好像整个世界都颠倒了。奇怪的是感觉自己的脑子还很清醒,对于魔术师的记忆开始一点点闪现,最深处的感情都被挖掘了出来,嘴里无意识的开始碎碎念,听不到自己的声音,却只能听到琐碎的耳鸣声。

好吵…………安静点。

冰冷的液体划过脸颊,落下在石桌上,头发随便的散开,乱七八糟的搭在肩膀上,趴在桌子上不停的念叨着,对于所有的烦躁和焦虑都倾吐了出来,不管有没有人倾听。

潜意识里还是知道,以后再不会有人在自己喝醉的时候把自己带回家里了…………

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王蓝99日(4/99)
别看王不留行战场上一副认真严肃的样子,其实私下里也是个喜欢哼哼歌做做吃的,再加上蓝河也是吃货,又不喜欢出门,被身份限制平时不能表现出来,但是少有机会两个人都呆在家里的时候,就喜欢一起做点吃的之类的。

最近荣耀更新了几个小细节,补充生命的饮料多了一种—————奶茶。王不留行本来平时就喜欢做点小甜点,发现做出奶茶口味的不同对耐久或者生命还会有细微的不同,就以此为借口天天宅在家里DIY奶茶。

刚开始没学过配料之类的,他也不懂怎么弄,随便选几种草药混一块儿,黑糊糊的让人看不下去,他自己把自己当小白鼠,蓝河也替他分担一些,搞得有段时间我们看到奶茶都想吐。

后来熟练了就好多了。

蓝河有时候坐在石凳上看他一点点研磨草药,混合,各种颜色在水里缓缓漫开,看的食欲也上来了。

不仅是奶茶的成品好看,他也好看。骨节分明的手特别白,在各种颜色的药粉中更显得白暂。

蓝河看着他这么一点点调配好一杯奶茶,忽然抬起头来笑笑,把杯子递给蓝河:“尝尝?”蓝河看着他这么笑有点恍神,如梦初醒忙接着杯子,没仔细看就凑到嘴边。

一点点清凉的薄荷味慢慢在嘴里蔓延开,最后化成淡绿色的时光……

王蓝99日(2/99)【蓝河第一视角注意】


最近荣耀大陆实在是热得受不了了,冰霜森林里面又人满为患,前几次真的受不了去看看,一进去就得看着人山人海,五颜六色的脑袋此起彼伏,吓到直接退出了副本。

只能在公会院子的风口处乘凉,剑客衣服本来不算轻薄,被汗水浸湿黏在身上,黏糊糊的有些难受。只能不断摇着扇子,手腕都酸了还不能停下。

头发也不能散着,扎起来马尾却搭在脖子上,一甩一甩,几缕头发还黏在后颈上,还是热得难受。

假期了王不留行也闲,一头短发看的我眼热,账号卡的头发又是系统给的,死活剪不了。还是扑过去让他帮我把头发扎起来,他接过头绳也没说什么,直接撸袖子上阵。

没扎过头发,他下手重,刚开始还蛮疼的,后来懂了窍门梳理起来也舒服,就开始眯着眼睛昏昏欲睡……………

最后扎好了,他给我把马尾挽成一个圈,硬生生扎成一个团子头。

然而一开始,我还没反应过来,就顶着这个发型去带团了。

得,这黑历史怕是记下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