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

很难找到下家的底层写手,目前是ram rick受中心

扩列的话戳这里:1619785673


蓝河识水性,王不留行就不成。

也许是在天上呆的多了,下了地就少了几分踏实,王不留行在水中扑腾几下还可以,时间长了就坚持不了了。

夏休期最后几天卡们集体去千波湖避暑,一众卡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在湖里乱的像一锅馄饨。

蓝河试图拽了王不留行下水,结果他说自己不识水性,老老实实告诉了蓝河,蓝河倒是没想到这茬,摊摊手继续在千波湖里潇洒了。

蓝河胡乱逛了几圈从水底浮上来,看王不留行在岸边看着湖中卡们四处游弋乱成一团,自己却只能老老实实待在岸边,蓝河觉得他这样子也挺可怜,于是心中一动忽然有了主意。

蓝河随手丢了马褂在岸边教王不留行帮着保管,脱了靴子又把裤子边角卷起来,暗地里偷摸着笑笑,径直游向湖底。他睁大眼睛艰难的辨认着上面王不留行的位置,朝那边游去。

于是蓝河忽的从湖底窜出,溅起一朵白色的水花,几点水滴溅出来湿了岸边泥土。他手一撑像条鱼一样轻快的溜上了岸,也不顾自己身上还湿着就搂上王不留行的肩膀,在他脸上留下一个湿漉漉的吻。

蓝河的衣服黏在身上,马尾的发带早不知掉在哪里,这样子意外的好看。王不留行还愣着,蓝河朝他挥挥手又钻进了湖里。

他沉入水中,悄悄捂住胸口庆幸还好没被逮到,不然他这薄脸皮可保不住了。


蓝溪阁的小姑娘都喜欢抹点胭脂涂些白粉,毕竟姑娘到底都是爱美的。

为了图个稀奇,几个姑娘买了新的胭脂水粉拉了蓝河来化妆,说是帮忙,其实就是让蓝河做个模特。这几位都是和蓝河关系好的,他看她们期待神情不忍拒绝,刚答应就被拉了坐在红木梳妆台前。蓝河看着镜子,身后几位姑娘以袖掩口吃吃笑着,面上各有几分韵味,看着这几位古灵精怪的姑娘,蓝河心中却隐隐有些不安。

知月小心地沾了水粉就往蓝河脸上轻拍,蓝河本来肤色偏白,这一抹更是白的透明,似乎看得到底下的血管,水粉渐渐晕开也没有开始那么不自然,旁边两个姑娘一人一手拈了些胭脂托在掌心,抹匀了沾些拍一点在蓝河脸颊边上。

蓝河半阖着眼睛望镜子里瞥,只能说姑娘的确是有点功底,看上去比平常多了些许轻快,倒遮了眉眼间捩气。姑娘拿眉笔描了眉,蓝河眉本来淡,现在被描的深了又是细长,底下刚刚巧巧望下一弯,的确是好看。眼角被画了淡淡的水红色,透露出些媚态。

这样子乍一看是好看,只是很有些女子气。蓝河只当姑娘们胡闹,干脆闭了眼睛眼不见心不烦,任姑娘在脸上画。恍惚中似乎感觉到为首的姑娘挽起了自己的长发,只是希望她别再使什么坏了。

蓝河睡醒后才知觉自己身边已没有其他人,王不留行倒是站在身旁,轻声问:“醒了?”

他立刻发觉了镜子里自己挽着长发插着簪子,还画着女子的妆容,也没惊讶,挑眉啧了一声,懒懒望旁边一依,享受魔术师的拥吻:“又是计划好的?”

王不留行没回答,只是揉乱了他挽起的一头长发:“你什么样子都好看。”


又是这样啊。

战矛尖端反射出惨白的光芒,从身后刺入。鲜血淋漓染了蓝色的衣服,张口吐出几丝血迹,顺着面颊蜿蜒而下。蓝色的发丝随着微风拂动了几下,随即粘在面颊上,鲜血、汗迹混合在一起,蒙了眼帘,所见之处皆为一片血红。

又要死了。这是………第几次了呢?蓝河无力的被战矛高高举起又用力甩在地上,鲜血直流搅合了沙土,他的意识渐渐模糊,这么挣扎着思考着。

蓝河努力张口断断续续地说道:“果然………无论死多少次还是………很疼啊………”战矛狠狠戳中心脏,蓝河的瞳孔猛然缩小,身体颤抖了一下,眼前开始发黑。他无力的趴在地上,将自己蜷缩起来。他的身体不断变浅,慢慢的消失,最后变成了无数散发着淡淡光芒的数据,飘向了复活点。

不过片刻蓝河的身体便复原了,没缺胳膊少腿,就掉了根发带,一头蓝色发丝散开也挺好看。他刚踏出复活点的十字架就看到旁边等他的王不留行。

那个霎那蓝河眼角一红,说不感动是假的,但是这么直接哭出来也太丢人了。他忙低着头疾跑几步靠到王不留行肩膀上,僵硬的说:“别动,让我靠一会儿………”王不留行温热的体温让蓝河的眼泪一下子掉了出来,晕在了王不留行肩膀上,他匆匆忙忙擦掉眼角的余泪,双手紧紧的抱住王不留行的肩膀。

王不留行也没拆穿,抚摸着蓝河背上的蓝色长发,温柔的和他说话:

“没事的,我在。”

蓝河继续把头埋在王不留行肩膀上,闷闷地回了句:“嗯。”

“有什么要紧事可以找我,我会帮你的。”

“嗯。”

忽然王不留行扯开蓝河的手,搂着他的肩膀,认真的看着他的眼睛继续说下去:“以后别逞强,你受伤了我会心疼的。”

王不留行和他靠的很近,蓝河脸颊两侧晕开红晕,低下头避开王不留行的目光:“………嗯。”

曾想时间定格此刻。


蓝河刚来十区那会儿经常被不熟悉的人认作女孩子。

长发加上偏古风的长袍还有一张算得上漂亮的脸,就算有时候澄清了误会也还是会被骚扰。

往往这时候一剑挑开就行了,蓝河也习惯了,看到骚扰的先解释,解释不行就没有什么不是pk解决不了的。

这次又是被骚扰,那人是个别的青训营来的卡,正转到蓝溪阁,一腔热血正没得发泄,看到蓝河就往上扑,到处找蓝河麻烦。

蓝河找到他澄清了一下,说自己不是女性,希望他可以不要再这样,结果对面愣了一下竟回答是男的他也可以,于是仍旧天天找蓝河麻烦。

蓝河被烦的不行发了条pk申请就打算去竞技场解决问题,没耐心再这么耗下去。

蓝河本来觉得以自己对荣耀的经验解决个初期的小鬼还是没问题的,没想到他仗着爆手速和装备差距直接把蓝河摁在地下打,没几下蓝河就挂了。

那个人还来骚扰,说他赢了那这事能不能成,蓝河烦的不行又不能打他一顿解气,解释他又不听,结果在野外练级刷装备时被杀了好几次。

蓝河忍气吞声什么都没说,但是王不留行看他那样子和蓝溪阁的人一聊就明白了。

后来过了好几天,那人忽然就不来骚扰了,看到蓝河还往后躲,蓝河很奇怪,结果王不留行回了他一句:“带了几个闲着的追杀了他几次,告诉他蓝河这人有主了而已。”

论忽然被撩了怎么破。


王不留行和蓝河初遇其实是在酒楼。

蓝河看不惯公会里几人嚣张跋扈样子,又不能一个个叫着去pk或者洗白自己,只能跑来酒楼消愁;王不留行是中草堂没事,他刚好来蓝溪阁于人交涉,事情办完也是无聊,又没地方去,随便找了家酒楼打算吃完回去。

王不留行看蓝河少年狂妄心性也是觉得可爱,知道蓝河不知他身份就稍微挑逗了几句。

蓝河不会喝酒,又是少年心性,性子特别倔,王不留行稍微挑逗了几句蓝河就急了,要了好几壶酒愣是要和王不留行拼酒。

他们一边喝酒一边聊,没想到竟然发现彼此的世界观惊奇的一致,蓝河特别高兴,光剑一挥就要和这难得的“大哥”拜把子,吓坏了好几个酒楼的客人。

王不留行还当蓝河是小孩子,和稀泥却没和成,蓝河不禁酒,已经醉了,砸了店家的桌子椅子还嚷嚷着和王不留行pk,他一个小家伙怎么打得过魔术师?结果是惨败了。

王不留行看酒楼上一片狼籍叹口气,替蓝河付了钱硬是把醉醺醺的蓝河送回到了蓝溪阁中心。

蓝河醒了因为宿醉后的断片没记住什么,也就当自己这一趟什么都没干,王不留行却是把这小剑客记在了心上。

这也许算缘分吧。


今天蓝河带蓝溪阁一群萌新去打本,意料之外遇到了没事干帮着带中草堂萌新的王不留行。

于是打副本的过程就是两个明显压着等级的指挥边喝茶边时不时指挥两句,聊着天看一群小白在低级副本里摸爬滚打。

这副本难度不算特别高,硬爆手速也能压过去,放开手这些新人也能好好得到锻炼,于是两个人也就心安理得偷懒,喝茶聊天好是得意。

那几队小白忙着打本了,没精力去观察两个忙里偷闲还聊天喝茶的指挥。

中草堂和蓝溪阁本来不对付,一会不见俩小白掐起来了,蓝河赶紧跑去劝架,仗着自己等级高经验也多一手拉开一个,也不怕在混乱中被攻击,反正掉不了多少血。

结果中草堂那个萌新估计不服自己被蓝溪阁的指挥指手画脚,一激动冷不丁放了个大招,这招有击退效果,蓝河看到攻击过来愣是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被打中了。

血掉了没多少,倒是不要紧,只是蓝河站立不稳就要向后倒去,突然王不留行一下子就把蓝河搂住了。

现在姿势挺尴尬,蓝河脸刚好对着王不留行,再凑近点就要亲上了。

结果附近的新人都不打副本了,连着起哄喊在一起,两个掐架的萌新也一副计划通的表情………

感情你们几个小兔崽子一开始就知道啊???

【王蓝】无题


蓝河身体不算好,偏偏又喜欢作死吃些冰的东西。

夏天太热蓝河这次又耐不住性子,无视了王不留行的劝告吃了些冰的,结果不出所料,生病了。

蓝河蔫蔫的窝在被子里捂汗,连抬头都抬不起来。王不留行试图给他喂药,结果蓝河一下子把自己缩被子里,死活不喝。

他脑袋发烧烧的晕晕乎乎的就闹起了小孩子性情,钻开被子几步窜过去抱着王不留行脖子不肯撒手,结果王不留行就是去端水做饭也得让蓝河粘着,当然是极其不方便的。

蓝河懒得动手王不留行就一勺一勺给他喂水喂饭,跟照顾小孩子一样,蓝河的脸热的红扑扑的,一脸迷糊的超王不留行笑,扒在他身上要亲亲要抱抱。王不留行觉得他这样子可爱的紧,只是清醒了肯定要觉得尴尬了。

蓝河不肯吃药王不留行就硬喂,喂了还不行给用糖诱惑,威逼利诱之下总算是让蓝河愿意捂汗愿意喝药了。折腾好半天可算让蓝河睡着了,蓝河紧紧缩在被子里像只小仓鼠。

缩着睡的人总没安全感,王不留行给蓝河掖好被子,蓝河呢喃了几声又晕晕乎乎睡过去了。

王不留行笑着看看蓝河,亲了亲他的额头,趴在床边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下午两个人都睡得很沉,阳光这么洒在发丝上,面颊上,看起来倒是安静。

故事【王蓝】


两个人喜欢听故事。

野图boss有几个会讲故事的,boss没刷新又没事的时候就带几个同样喜欢听故事的萌新扎堆儿去听,乍一看还以为要闹事。

王不留行和蓝河都是不怕累的,一次听个几个小时也还是精神,小白耐不住,是不是有几个不耐烦跑去组团刷本,打得乱七八糟回来还要牧师给治疗,一般听故事听到晚上都睡着了。

这次是听世界树守护者维奇讲,倚在蓝色的树边上听,有几个调皮的萌新跑到树的枝桠上,维奇讲的正入神,才发现就举着根树枝装模作样的赶那几个小家伙下来,王不留行看着,到后来那几个小家伙还是不肯下来,他骑上扫把三下五除二把那几个小白一个个扒拉着抱下来。

等到天色渐暗,月亮浮上草坪这个时候,一般小家伙们就困了,一个个点着头像小鸡啄米,调皮的几个前面跑来跑去早就累了,这时候就睡的很香,其余的也是迷迷糊糊,快睡着了。蓝河抱起比较小的放腿上,让他先睡着。

这时候就不好意思再待着听故事了,王不留行朝维奇点点头留下点他需要的日用品,维奇笑着和东倒西歪的小家伙们说再见,小家伙们揉着眼睛跟着两个离开的人各回各家。

路上两个人难免腻腻歪歪,反正这时候小家伙们早困成一团了。最后把这些难带的小东西都侍弄好,两个人回家才能好好睡一觉。

#王蓝99日(38/99)
两个人有时候特别小孩子气。

荣耀的限时活动出了个花仙子的秘境,虽然被吐槽玛丽苏题材好久但是公会年纪比较小的都很开心,两个人带团也去刷点材料。

基本材料刷够了,推boss过程中被撒了一头花瓣,两人看boss倒了就相视一笑,带团开始玩起“花仗”来,副本里的花多是被采起来甩到别人身上。

于是花园被弄得乱七八糟,几团人看着彼此身上花花绿绿暗笑

还真像那什么花仙子。

#王蓝99日(28/99)
王不留行少见孩子气的一面显然在蓝河面前全部都暴露了。

比如现在他正一边一脸严肃的喝着自己做的奶茶一边很淡定的在地形图上写写画画,为下一场比赛提前做准备。

蓝河看着他费力的画着,伸长右手企图把所有的地形圈过来,一边还不忘喝几口左手稳稳端着的奶茶,一整个过程蓝河脸上的表情都是冷漠的。

更难得的是他居然还没把奶茶洒了。

蓝河一直一动不动的盯着王不留行,他显然也有些察觉,转过身朝蓝河笑笑,顺手把他喝过的杯子递过去。

喝过的。

蓝河把自己的整张脸一下子拍在桌子上,艰难的回答了一句

“不好意思仁兄。”

“我们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