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

很难找到下家的底层写手,目前是ram rick受中心

扩列的话戳这里:1619785673

洗手间里面的一条毛巾烂掉了。

在刷皮鞋的时候想挑一条比较旧的毛巾,结果发现了这条毛巾,已经有一半都糊成了一团,绒线好像是被溶解掉了一样,上面那个白色的小熊图标的眼睛已经彻底没法挽救了,红色的底色也渗透到了熊的身上,看着还有点恶心。

我还不知道原来毛巾也会烂掉的,真是麻烦啊,那条毛巾究竟是什么材质呢?竟然会破成这样,质量真差。

家里的三条毛巾都已经不能用了,蓝色那条太脏了,白色那条总是有一股臭味,这条最小的毛巾也已经烂掉了,看来真是得尽快把房子租出去,把这几条毛巾处理掉才行啊。

我把帘子掀开,审视了一下浴缸和墙壁,上面棕色的污渍太扎眼了,应该也要处理一下,话说那里面的垃圾也得弄干净……好麻烦啊,完全不想动。

这个时候听到了奇怪的响动,余光好像看到了一个小孩子在镜子里,我有点害怕,不过可能是因为我有好几天都没上床睡觉的原因,我工作太忙了。

但果然还是有点怕。

嗯,还有厨房和卧室,之前就觉得这里怪怪的,还是看一看吧。

厨房的冰箱里还有吃剩下的肉,因为是自己切的也不是很在意细节,弄的很大块,之前的男友就吐槽过自己做饭的时候很不讲究,不过他现在和我分手了,就搬去别的地方了,竟然因为这种原因抛弃我,唉。不过我现在很忙,就更不讲究了,再想想吃这种肉可能会生病,下次还是煮透再吃吧。

是前一任住客留的东西,有时候会怀疑会不会过保质期,不过这种东西也不能写上保质期吧,我都买不起这种红肉,吃出毛病也没有办法,凑合凑合吧。

卧室倒是还可以,就是床上很乱,被单也没有洗,我把它们扔到洗衣机里去,又去看了看几个首饰盒。一些没有卖掉的首饰拿醋擦一擦也可以戴的,偶尔也要勤快一点啊,这些可是很值钱的,我现在可穷了,就靠这些以前的东西撑撑门面。

查看首饰的时候仿佛听到了女人的说话声和笑声。我头好晕啊,待会就该休息了。

鞋柜…垃圾桶…衣柜……不是很脏,不用整理了。

上一任的住客真是完全不讲究,不过可能也有我的错,不应该弄的这么脏的。今天下午就把房子收拾一下吧,听说要来看房子的是个大学生,也不知道会什么时候来。

话说啊,这房子自从我搬进来以后就觉得很奇怪,阴森森的,也总有人说看我好像有点不对劲,脸色也不好。果然是不对劲吧,可不要是什么都市怪谈之类的……我一个女人还是会害怕啊。

现在去浴室擦擦浴缸、把墙漆一下吧?那些霉点弄不掉诶……还是用白漆漆一层吧。

有一些垃圾太大块了,就用抽屉里的小榔头敲瘪了再装到垃圾袋里去,这样就方便多了。之前住的人居然把垃圾扔在浴缸里,他们可真是太不讲究了。

漆可能不够,到时候再翻翻抽屉看看有没有钱吧。我把垃圾装进垃圾袋,把之前一个碎掉的盆栽里面的土也全都倒进去,我大概不会再养了吧,这种小孩子气的东西。

那个小孩子的幻觉又来了,我觉得眼睛也花了,但还是得把东西处理掉。

把脏东西全部堆在门口,我已经满头大汗了。思考了一会儿,我决定去换一件衣服。

衣柜里竟然还留着那个家伙的衣服,他明明已经离开我了,回头去扔掉吧。

衣柜里有一件衣服不是我看到过的,是一条很漂亮的裙子,可能是以前的住户留下来的,为什么以前没有发现呢?我决定穿上试一试,竟然完全合身,我可记得那个女人的身材瘦的不得了,难道我瘦了吗?

我去洗手间打算照照镜子,却发现镜子里有一张小孩子的脸。

咦。

那个小女孩,一边笑,一边流泪。

我赶忙要离开洗手间,却发现门被锁上了。小女孩笑的越发瘆人了,镜子里又出现了一张男人的脸和一张女人的脸。我疯狂的砸那面镜子,想让那些影像消失,那面镜子碎了。我大口喘着气,瘫坐在地上。

等我发现有些不对劲的时候,玻璃已经爬到了我的身上,我身上都是玻璃碎片,全身都是血,我感觉到刺骨的疼痛,我在地上翻滚,但却无能为力。

所有的镜片里面都有脸,小孩的、男人的、女人的…………








“你不去看之前说好的公寓吗?”

“别提了,那个户主是杀人犯,杀了原来住在那的三口人之后就疯了,后来不知道怎么的死在家里……”



凝视

我爱上了一位睡美人。

她从哪里来?我不清楚。她为何来?我同样不清楚,她只是那样突兀的,在一个傍晚闯入了我的生命,那一个孤立的小世界。

笔在白纸上拖拽留下痕迹,我任由自己写下有关她的一切。

一开始是纸和笔,再后来,那些事就只是印在我的记忆里了。

我记录这一切,为你,我的玫瑰,我的小奇迹。

我厌恶傍晚和夕阳,你知道,它们的颜色看上去像是将要干涸的血迹,但为了你,我的爱人,我会尝试去喜欢它们。

那是你落下的那一天,你从橙红的天空降落,在我的面前出现,我们仅仅隔着一层落地窗,你有一双红色的翅膀,很美。

你的眼睛,那是什么颜色?太阳的颜色应该就是你的眼睛的颜色,我无力去描绘那双眼睛,它们如果再一次睁开,应该是夜晚的颜色,黑色的,眼角朝上勾起,你在笑吗?

你穿着白色的连衣裙,你轻的像是一根飘下的羽毛,我的天使。你的皮肤很柔软,还带着一些雨水的气味。

我呆住了。我好像足足等待了一生那么长才想起来把你,从天堂来的客人,抱进来。

你一直在睡觉,从触碰到我的那一刻就开始进入梦乡,如果我吻你一下,你会醒来吗,就像睡美人?

我想吻你的脸颊,如果你能够醒来的话,你会同意吗?不,不需要语言,我的公主,静默是你一贯的态度,但只要这样,我相信你的声音堪比天籁,可是我们之间不需要语言,用眼睛来传达吧,我能看到,我会以最深切的爱意注视着你的。

你从天上坠落,我的爱人,而我将拥抱你,将你留在人间。

你有一个独属于自己的房间,你的摇篮里有花朵,睡莲和百合,你最适合的颜色就是白色,相信我。

听说天堂是白色的,一切的一切都是干净的白色,从脚底下扎个点用圆规画个圈,无论半径有多长都是白色的。

但是那些棉花一样的云上面的人都是有颜色的,就像你,我黑发的天使,黑白是世界上最基本的颜色,我厌恶那太过空旷的白,但你是不一样的,黑色的头发真明显啊,你会在天堂等我吗?我一定能看到你,在那一片白当中唯一一个小小的黑点。

我会上天堂吗?如果我死去的话,你应当在那里,我能看到你的,再一次,如果我不能去的话,我的爱人,在天堂好好的看看白色的云和五颜六色的翅膀吧,也许你能看到我,在夜里,我从来不在白天出去,你能记住吗?你记性一定很好,是的,你一定非常完美。

我想亲吻你,这样你就会知道我来过,我和你絮絮叨叨的说了那么多,我的爱人,你的脑海里一定会留下我的痕迹,那个痕迹会有颜色吗?我希望它是黑色的,就像你的头发的颜色。

你被花朵环绕,黑色的长发漂浮着,嘴唇的颜色淡的几近透明,你会感到冷吗?

多希望你能睁开眼睛,回应我那没有根据的爱意啊,哪怕只是以轻微的颤动来回答我的问题,我会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一直在尝试着,用我所有的意识去思考你在想什么。

我是个什么都没有的家伙,像只到处寻找壳的寄居蟹,展示出爪子上的海葵,然后杀死宿主,抢走那只壳。但你是一个小奇迹,一颗落在壳里的星星,我不会再离开了,因为你,小奇迹。

……………

天堂会寻找坠落的天使,所以有人在找你,他们想要带你回到那个白色空旷的地方,但你不可能回去了,你的翅膀脱落了,而我将你藏起来,藏到没有人会找到你的地方。

我越来越少出门了,门外的似乎并不是人,是鬼魂或者恶魔,谁知道呢。他们的眼睛总是跟着我,看着我,我犯了错,亲爱的,我把你从你应该去的地方带走了,他们不会原谅我的,但我离不开你,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你的皮肤越来越苍白了,柔软的躯体也逐渐僵硬起来了,你像是在结茧,只是那茧包裹着的不是毛虫,而是被拔去翅膀的蝴蝶。你不会等到破茧成蝶的那一天了,是我拔去了你的翅膀,我犯了错。

我的爱人,你仍旧会离开我,我能感受到,你的眼睛和他们的同样都在盯着我,你想要告诉我什么?我承认我的错,但我不会忏悔,因为我爱你,这盲目的爱遮蔽了一切的情绪。

你的头发不再生长了。

这是崩溃的开端。以前我总会按时的修理你的长发,它们长得很快,我修去它们,然后将它们细细的梳好,我喜欢给你扎头发,无论怎样你都很美。

但它们不再生长了,甚至开始逐根的脱落。

你的躯体开始破裂了,像摔坏的娃娃。

你的曲线依旧美丽,我甚至闭上眼也能描绘出你身体的每一个细节,但它们开始改变了。

我开始注意到我的壳已经破裂的不成样子了。衣服也好、食物也好、一切都堆砌的乱七八糟,红色和白色的痕迹遍布了整个房间,只有你的身边是干净的、圣洁的。

我应该去换一个壳了,但这一次我不会离开,因为有你,我不会离开你的,什么都不能将我们分开。

我越来越多的梦到眼睛和嘴,它们在嗡嗡作响、嗡嗡作响………你在其中吗?你仍旧不愿意停止谴责我吗?

我的爱人,我不会与你分开,直至死亡。你在天堂,而我犯了错,那时我会见不到你,但我的灵魂、我的心始终跟随着你。

睡莲和百合,它们枯萎的速度慢下来了,你身上属于本身的一部分慢慢消逝了,你的一切都和原来不一样了。

诧异吗?没有,我爱你,不会因为任何事情改变,你开始变得更加僵硬和苍白,但我仍旧会留在你的身边。

我睡不着,我能看到那些眼睛盯着我,我开始吃药了。

药瓶是白色的,很单调,药片也一样。

……………

我近来不再出门了。

眼睛和嘴巴越来越多了,我走到哪里它们都跟着我,因为出不了门,我已经很久没有吃过东西了,你不用吃东西这一点真让人庆幸,饿的感觉很难受,你不用遭受真好。

我的壳彻底瓦解了,我只能看到肮脏的东西和一阵阵的恶臭,但你不一样,我的爱人,你一直是那样的圣洁,你是我唯一留恋的事物。

我和你都瘦极了,你身上黑色的部分已经消失了,变成了彻底的白色,那些花儿换了又换,始终都比不上你的肤色。

我总能听到有脚步声和说话声,那是错觉吗?我越来越睡不着了。

我好饿。

药吃的越来越多了,可是没有用,亲爱的,没有用,我近来很清醒,想起了很多你的事。

你坠落到我身边之前发生的一些事,似乎恍惚间看到一些,我能看到天堂吗?真稀奇。

你会跳舞,会扎起长发,踮起脚尖从屋子的一边旋转到另一边,发丝飞舞着,你真的是个天使,我亲爱的。

你也会焦躁,我还是第一次知道,在我的记忆里你永远都安然的睡着,闭着眼睛,抿着嘴。

你和几个影子争吵,声音不清楚,像是从水底升上来的气泡,缓缓的升上来,然后砰的炸开。

你在天堂跳舞,旋转、旋转、旋转……………

你从天堂、从舞台上跃下来,红色的翅膀缓缓的展开了………羽毛很模糊,像是一团火烧云,我近来竟然喜欢上看晚霞了,真难得。

有声音,很吵。

我看不清你了。

他们终于要带走你了吗?我不会让他们将我们分开。

我把剩下的药片都吃完了,我的手在抖,我数不清有多少。

让我抱抱你吧。

我踏入你的摇篮,拥抱着你瘦弱的躯体。

真冷啊……

你变化很大,是因为这儿很冷吗?

我把脸埋在你的肩膀上,我好像哭了。

泪水从你身上漏下去,一滴一滴,然后和那只花朵的摇篮融为一体。

恍惚间,好像暖和起来了。

好困。

让我和你一起走。

……………………

你第一次对我笑了,亲爱的。

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你不可能回到天堂了,我们都不会忏悔。

不需要语言,再一次看着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