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

很难找到下家的底层写手,目前是ram rick受中心

扩列的话戳这里:1619785673

座敷六星留念

第一个座敷,是自己拼出来的

养家辛苦啦,今后你也是六星的孩子了。

舍弃与离开【座敷x辉夜邪教】

#阴阳师代表玩家。
#虐座敷注意。

座敷童子被一脸欣喜的阴阳师从召唤阵中带出来,领到了阴阳寮里。

阴阳师对她很好,给她食物,让她好好休息,座敷童子很感激。

她可以用血液换来鬼火,鬼火为大妖的攻击准备的。仅凭这一点她就十分受阴阳师们喜爱,无论去哪里阴阳师总会带着她。

像我这样的小妖怪…………也是会有人喜爱的啊!

她开始还为这份重视而开心,但后来发现阴阳师每天去的地方也就是那几个,而且每次出门,她总要失掉许多血液,只是为了阴阳师的意愿。

每天她都只能拖着染血的身体,带着身旁几朵蔫蔫的鬼火回来,如果不幸没支撑住,还需要别的式神带她回来。阴阳师向来只会看她一眼,然后挥挥手让她自己去包扎伤口。

很疼,但是自己可以被人重视了,真开心啊。她每次想到嘴角都会牵起笑容,“母亲,我现在也有家了呢………”

直到阴阳师带来那个漂亮的小姑娘。

她怯怯的躲在阴阳师身后,用软绵绵的声音做自我介绍:“你好,我、我是辉夜姬………”

座敷童子以为这个小姑娘也是阴阳师养在家里当装饰的式神,毕竟以后也是同在寮里的伙伴,座敷童子伸出手向她问好,却听到阴阳师说出险些让她眩晕的话:“座敷,以后辉夜姬就代替你的位置了。”

座敷童子以为自己听错了,却听到阴阳师继续说:“你也是我们寮的元老了,现在歇歇挺好的。”

她愣了一下,然后笑了笑说:“好。”座敷童子想自己终究是个小妖怪,依然会被人抛弃的啊。

座敷童子看过辉夜姬在战斗时的样子,随随便便召唤出环境就能支援队友,远不像座敷童子那样狼狈。

她听别人说过,辉夜姬是很稀有的式神,她的能力的确名副其实。阴阳师也常笑着听别人的艳羡,做一副不在乎的样子。

座敷童子现在就只能抱着茶杯坐在庭院里喝茶,同别的式神聊聊天,她逐渐也习惯了这样的生活。

辉夜姬同座敷童子打过招呼,她是个漂亮的小姑娘,脾气也好,座敷童子觉得她代替了自己真好,她没有再希望自己回到原来的位置。

再后来?

辉夜姬要升到六星了,阴阳师看了看自己留有的东西,最终皱着眉头把五星的座敷童子拉了出来。

座敷童子知道自己要面对的是什么,她也吞噬过别的式神,但她没有拒绝。她觉得自己这样算是能真正报阴阳师的恩了。

阴暗的屋子里,座敷童子能听到辉夜姬哽咽的声音,她说:“对不起………对不起………”座敷童子笑笑,轻拂着辉夜姬的头说:“没什么对不起,这也是我们小妖怪的宿命啊………”

仪式开始了,座敷童子的身体逐渐透明、破碎,然后彻底消失,她最后好像轻声说了句什么,但辉夜姬没有听到,她的眼泪浸湿了散落的长发、华丽的衣袖,还有原本座敷童子坐着的地方…………

那儿有一个小纸人,已经破碎了,看起来再怎么挽救也补不回来了。

当我以为魂十要翻车的时候。
仨辅助撑过去了…………厉害了我的草爸爸

记那些年带过你的大佬

我是个快47级的亚洲阴阳师。

从刚开始已经过了多久我不知道,大概因为我是第一批开始玩的玩家?

刚刚开始的时候我很弱,天天被大蛇虐被麒麟虐被斗鸡的大佬虐,我连个座敷都没有,没人愿意带我。

然后我认识了花爷。

花爷比我玩的久,ID我替她保密啦。当时她等级就压我一头,看着我这个小萌新坑哧坑哧到处碰壁,于心不忍就开始带我。

我什么都不懂,还得她慢慢教,她有时候也会有不耐烦,但是很快又振作起来了。

那个时候她运气不太好,用四星的犬神和鲤鱼精带我打觉醒,我看着自己全部两星的三尾阿雪鬼黄,只能举着小旗子帮她打call。

我没有座敷,她带我打碎片,鬼王一个火球砸死了队伍她也不恼我浪费了她时间,下次百鬼还是带我死命砸座敷。

我懒的打御魂,她就组队带我打觉醒,犬神一阵阵心剑乱舞看的我眼花缭乱。

当然我还是有出头之日的。

某次普通的召唤,我只剩最后一张符了,随手扔出去决定下线,这个时候黑色的羽毛飘落了下来。

【参上,吾乃大天狗。】

我抽到大天狗了。

其实那个时候出奇的冷静,呆滞了一段时间才想起来高兴。不能形容那个时候的高兴,我立刻就把这个消息传给每一个认识的朋友。

那个时候花爷愣了下,现在想想她可能是有中孩子终于长大的感觉?她回了句“恭喜啊,我现在还没ssr呢”。



分分合合,我们等级都在一点点增长,我压根不怎么练级,所以等级差开始拉开的更大。她运气还是不怎么好,却把一开始的犬神换成了姑获鸟。

我用着一开始抽到的大天狗开始努力升级,但是还是赶不上她,我们说的话越来越少,偶然说说话也找不到共同的话题了。



很久的以后,我现在想找她聊聊天,但是她已经离开很久了。

有种整个世界只剩下我一个人的孤独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