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

这儿cn阿终

是个关注的大大比自己粉丝多的小弱鸡。

lofter主全职、小英雄、阴阳师,盗笔哑舍淡圈。

杂食党,雷很少而且踩了也没关系【所以你为什么要说出来】雷all叶all耀。

开学周弧

薄荷【叶蓝】

白色的盘子摆到了许博远面前,他漫不经心的用手指辗着半指长的叉子,把上面的甜品划成几块,叉起上面的一块点缀着薄荷叶片的部分:“我觉得再这样下去,我肯定会胖成球。”

他把薄荷小心的拨拉掉,将那一小块甜品塞进嘴里,挥舞着叉子比划了一下:“能把门堵上的那种………到时候你就可以看到一个球艰难的从门框里挤出来。”

叶修没回答,看着许博远一点点把盘子里的甜品吃光,以罕见的严肃从旁边的柜子上拿给他一个很小的瓶子和一个笔记本:“这次又是像什么味道?”

许博远偏了偏头,在笔记本上认真的写上一行字,形容了一下甜品的味道,撕下来看了看,又把边角撕下来一些,用手指慢腾腾戳进瓶子里:“我觉得你作为一个味痴已经很伟大了。”

他把那个小瓶子放进旁边柜子的隔间,那里已经有四五十个小瓶子了,标注着甜品店所有的甜品。

叶修的神色缓和过来,伸手把许博远从椅子上拉起来:“那你说的也是味痴不是糕点师啊,革命还没成功,同志你别先放弃啊。”他顿了顿,以调侃的语气说下去,“为了避免你胖成球,我们出去走走?”

许博远站起来,习惯性的用左手拍了拍腿上沾到的纸屑:“走呗。”

他们的那家小店开在湖边,虽然偏僻,但没有人后悔,因为到了傍晚这里的景色很美,他们心底其实还是挑剔的人,对于共同的爱好近乎苛刻。

湖畔没什么人,初秋的风拂动着吹起涟漪,傍晚的夕阳慢慢落下去,橙红色的光悄悄爬上了散步的人们的肩膀,两人的面颊都背着光,有青年时代的半生不熟的青涩和温腻。

他们是在大学的时候认识的,那时候他们本来就没意愿去考个好大学,许博远倒是努力过,无奈天赋欠佳;叶修在高中的时候已经完全放弃了,他知道自己反正一直考下去也没用。

他们那时候的愿望都是想当糕点师,而一个是味痴,一个完全不擅长。两人相见恨晚,就开始了长期的合作,许博远因为自己的天赋问题帮叶修做起了“顾问”。

后来有了具体的计划,就一起退学打算开家店。许博远家并不富裕,好不容易才凑齐了开店的本钱;叶修家很传统,当家人听到他退学的时候差点没要晕过去,当时就嚷嚷着不认他了。

一路磕磕绊绊,之后终于上道了。小店生意还可以,能让他们支撑着合租一个宿舍,他们就觉得这样已经到他们梦想的阶段了。

太阳已经完全落下了,两人毕竟平常都习惯闷在家里,没走多久已经累了,他们随意选了个长椅坐下。

这天天很蓝,只有一丝丝细细长长的云雾企图遮掩月亮的光。许博远移动了一下,靠在了叶修身上。

沉默,还是沉默。

相处久了之后语言已经成为了摆设,他们不是会说甜言蜜语的人。

但是沉默之下似乎还有什么东西————接下来的拥抱仿佛理所当然。

很轻很轻的吻带着糕点的气味,像羽毛拂过脸颊………是薄荷混合着奶油的味道,不会太甜,但也不让人厌倦。

他们在宁静的河边拥吻,彼此交换着内心的感情,这时仿佛整个城市都在沉睡。

叶修松开手,低着头问许博远:“我去买烟,要给你带点什么吗?”许博远想了想:“那种四块的薄荷糖,要蓝色包装,绿色那种味道和牙膏一样………还有,我不喜欢烟味。”

叶修轻笑,伸手揉了揉许博远的头发:“行。”

评论

热度(21)